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十六章 秦香主(二)
    将秦书淮几人逼到一处墙角之后,其中一名满脸络腮胡的玄通境武者忽然示意众人停手,然后对秦书淮说道,“你是不是叫秦书淮?”

    秦书淮说道,“正是你爷爷!”

    络腮胡冷哼道,“难怪如此难缠,连我们副舵主也会死在你的手上!”

    秦书淮嗤笑道,“你说的是那个不穿衣服的老匹夫?哈哈,这种草包也能当你们副舵主,那我岂不是能当你们帮主了!”

    络腮胡眼中一寒,道,“死到临头还嘴硬!哼,听闻你小子功夫诡异至极,每每总有以弱胜强的惊人之举,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秦书淮立即点点头,“好极好极,那要不然我们单挑?”

    络腮胡一愣,脸色有点难堪。8Δ1中Δ刚才这小子的身法和剑法确实诡异无比,要是单打独斗,自己还真的未必是他对手。不过这么多弟兄看着,要是自己不敢应战,也着实有些丢脸。

    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丢脸和丢命之间哪个重要?自然是命重要!

    于是掩饰尴尬地一笑,道,“跟老子单挑?你也配!弟兄们,都给我上,杀了他赏银可有五百两呢!”

    秦书淮大笑,“怕就怕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说罢,手臂一扬掀起一道剑光,立即结果了一名按捺不住冲上来的漕帮喽啰。

    狰狞无比地吼道,“想财,拿命来换!”

    一股强大的威压弥漫开来,漕帮众人均是心头一震。秦书淮杀了大风堂堂主、副堂主甚至青乌分舵副舵主,早已在漕帮众人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现在又狰狞一吼,当真震人心魄!

    络腮胡见状,大吼一声,“愣着作甚,难不成他还三头六臂不成!”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立即鼓起勇气涌了上来。

    秦书淮一人独战两个玄通境,又要应付十几个专门对付自己的喽啰,一时险象环生。

    身边的青龙堂弟兄也一个个倒下。

    赖三儿也多处受伤,衣服被划了很多口子,鲜血渗出来,几乎将整件衣服染红。

    近乎哭喊地说道,“档头,我要死在这啦!你一定要帮我把胭脂盒带给春花儿!”

    皮狗替赖三儿挡开一剑,然后说道,“档头,你走吧!答应的事情,莫忘记!”

    确实,要说冲出去,也只有秦书淮有这个可能。

    秦书淮纵声一笑,“死?我不让你们死,你们又怎么会死?”

    说罢,忽然冲天空大吼一声,“那位看戏的,再不出来就没得看啦!”

    络腮胡哈哈一笑,道,“还有援手?老子倒要看看还有什么好手能救你,赶紧把他叫出来,让老子杀个痛快,哈哈哈!”

    话音刚落,果然有黑影从天而降!

    只是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而是四个!

    四个蒙着面的黑衣人!

    秦书淮懵逼了,四个?

    络腮胡也懵逼了,不是说好的一个吗?

    不光是他们,连这四个蒙面黑衣人都好像有点懵逼。

    只见这四人两两一组,互相警惕地看着对方,面面相觑。

    潜台词好像是,咦?你们谁啊?

    秦书淮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王承恩一直在派人跟踪自己,他是知道的,可没想到有四个这么多!这老太监派这么多人有必要么?

    不过当看到这四人互相对视时的懵逼眼神后,他又恍然大悟,原来这四个人根本不是一伙的!

    其中两个毫无疑问是王承恩的人,那另外两个是谁?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年轻的面庞。

    崇祯!

    没错,除了他还能有谁?

    看来不光王承恩对自己不放心,崇祯也对自己不放心。两人都暗中派了高手来监视自己,当然同时也是保护自己。

    这特么就尴尬了。现在两组人马碰到了一起,回头该怎么跟王承恩和崇祯解释?

    四个黑衣人彼此对视了一会,互相从眼神中现对方并没有敌意,于是都回到了正题,不约而同地冲漕帮杀去。

    四人都用剑,修为看上去远高于漕帮的那两名玄通境武者。

    战场形势很快彻底扭转了。

    四柄长剑犹如冰冷的收割机,凌厉而决绝,寒芒所至,鲜血横飞,似乎眼前的敌人不过是猫狗,他们不过机械地执行屠杀而已。

    大内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很多武侠剧中,似乎大内侍卫都不堪一击,随便一个武林高手都可以在皇宫来去自如,这纯粹是扯淡。要是真能这样,皇帝还不天天换?

    漕帮这边登时大乱,这四人修为之高远他们的意料,而且来的又是如此突然,让他们完全猝不及防!

    其中两名黑衣人直接向漕帮的两名玄通境武者扑去,两柄长剑寒光缭绕,破空之声绕耳不绝,逼得那两名玄通境武者仓皇后退,眼中满是无边的惶恐和止不住的惊愕!

    秦书淮一下子就变得轻松了,现在围攻他的都是筑基境武者,而且个个都惊慌失措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样子,杀他们根本如同切菜一般!

    长剑翻飞,身影绰绰,所过之处,血溅十步!

    江河帮这边,所有人也都精神大振,嗷嗷地怪叫着展开了反击!置之死地而后生所产生的巨大的振奋感,让他们的斗志全所未有的高昂!

    赖三儿更是一马当先,浑身像打了鸡血似的,原本黯淡的眼神瞬间又变得明亮无比。

    而皮狗脸上的横肉又猛地抽搐了起来,两只眼睛如同野兽般幽幽亮!

    这是一群真正的死士!

    漕帮的阵脚已经被冲的七零八落了,很多老油条已经边打边观察后路,随时准备脚底抹油跑路。

    没过多久,漕帮那两名玄通境的武者先后出惨叫,随即倒地抽搐,鲜血似小溪般从他们的喉咙和胸口涌出!

    漕帮完全崩溃了,剩下的帮众纷纷四散溃逃。

    四个黑衣人个个身法极快,漕帮这些筑基境修为的喽啰又如何能躲过他们的屠刀?

    黑影此起彼伏,一纵十丈,再纵二十丈,每一次起落,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倒下。

    屠杀,再屠杀!

    片刻功夫,地上已经躺满了尸体。漕帮五十多人,几乎全军覆没!

    浓重的血雾飘起,腥味刺鼻至极,然而秦书淮却现自己这次竟没有丝毫不适应。

    甚至隐隐有些快感。

    他被自己吓了一跳。莫非……杀戮真的能刺激人的感官,成为一种快gan?

    当他低下头,看到一地的青龙堂兄弟的尸之后,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也许就是江湖本来的面目!

    秦书淮身边,现在只剩下了七人。除了他和皮狗、赖三儿,还有四个甲字番的弟兄。

    见这里的漕帮已经被清干净了,秦书淮立即对黑衣人说道,“你们快去堆场那边,那边还有我们的弟兄被围!”

    四个黑衣人中有两个点了点头,然后直奔堆场而去。

    而另外两个看着那两人离开后,忽然身形一晃,长剑森然出鞘,两道寒光划过两名甲字番弟兄的喉咙。

    那两人睁大了眼,不明所以地看着黑衣人,缓缓倒下。

    秦书淮一惊,“你们……”

    话没说完,却见那两人又举剑冲皮狗和另一位甲字番弟兄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