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十四章 蹊跷的反攻
    宿醉一夜,第二天正午时分秦书淮才起来。8 1Δ Δ中文Δ网

    心里乱得很,坐在床上了好一会呆,才下床去,草草地吃了午饭。

    午饭后回到房间,想起系统里还有两枚中培元丹,便暂且抛开一切,想用练功让自己的心静下来。

    按照系统的描述,中培元丹的效用比小培元丹至少高十倍以上,但具体多少因人而异。

    吃了中培元丹,没过一会儿,果然感觉一股澎湃的气息从胃中散出来,透过血脉进入经脉,经脉中原有的真气似乎受了什么刺激,顿时如狂欢一般奔腾起来,活跃程度比吃小培元丹不知要高多少倍。于是他赶紧静下心来,按照功法的节奏呼吸吐纳,将一股股真气引导进丹田,不断提升丹田的容量。

    如此,从中午到晚上,整整修炼了三个时辰,两颗中培元丹也吃完了,耳畔却始终没有出想象中的轰鸣。

    从筑基境到玄通境的蜕变,果然艰难无比。

    到了戌时,实在累的受不了了,他只好停下来休息。点开易筋经一看,却赫然现易筋经一层的修炼度已经到了1oo了!

    眉头一皱,心道,修满一层还是不能晋级么?这么说,是还需要突破什么障碍?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外头锣声大作,这是紧急集合的信号。

    “档头,不好啦档头,漕帮反攻了!”赖三儿在外头猛喊。

    秦书淮一惊,噌地跳下床去,开门对赖三儿说道,“叫齐所有弟兄,立即演武场集合!”

    赖三儿应了一声,然后着急忙慌地跑向皮狗的房间,每当遇到这种事,他第一个先来找秦书淮,然后去找皮狗,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思维。

    秦书淮见状喊道,“不用去找皮狗了,他今晚在三道口码头驻守!你传我的令让弟兄们集合就好了!”

    赖三儿慌忙点头,然后往甲字番普通帮众的寝区跑去。

    秦书淮来到演武场的时候,邱大力已经一脸凝重地等在那里了。

    见了秦书淮,立马说道,“书淮,刚得到快报漕帮反攻了,从东边的大通码头和三山码头攻过来。这两个码头都是白虎堂的人驻守的,他们已经去了。你一会再带点弟兄过去帮忙。”

    秦书淮道,“不是说漕帮和巨鲸帮在武清和津门一带剑拔弩张了吗?怎么还有那么多兵力来反击?我要是漕帮,肯定是集中兵力先把巨鲸帮做了,到时再来打青乌镇不是简单多了?”

    邱大力道,“他娘的,谁知道!反正别管了,你先赶紧带人过去支援大通码头,一会我带人去三山码头,无论如何也要守住。这两个码头一丢,就直接打到咱的三道口码头了,那可是弟兄们的金山银山,死也不能丢。”

    这时,青龙堂的人也聚集齐了。因为很多帮众都守在码头,所以留守的只有五十来人。这五十来人平均分成两拨,分别由邱大力和秦书淮各带一拨。至于守在码头的兄弟现在也派人去报信了,到时候也会抽一部分兵力赶往东边。

    从总舵到大通码头,如果走6路的话不仅要绕还要过山路,而且江河帮也没这么多马,所以第一选择自然是走水路。

    秦书淮带着二十几人先跑到离江河帮总舵不远的上道头码头,那里早有两艘小船等候,都是尖头的快船,度相当快。

    两艘小船在经验丰富的艄公的驾驶下,很快从小河进入了京杭大运河。这个时候的京杭大运河无比繁忙,即便是大晚上,江面上还是有不少船在行驶,看得秦书淮也是一阵惊讶。

    艄公指着远处几艘挂着大红灯笼的大船说道,“今夜月色又不好,这么大的船还敢出来,怕又装着富贵人家的新鲜货,不要命地赶时间。”

    不过船上的人都处于临战前的紧张状态,谁都没当话听。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到达了大通码头,码头上果然火把点点,人影交织,喊杀声一片。

    秦书淮立即带人下了船,冲上码头一看,现白虎堂堂主成霸也在那里。

    成霸指挥着手下六七十人马,镇定自若,反击组织地紧紧有条,此时已将对方打得溃不成军了。秦书淮细细一看,心里纳闷,怎么对方只有三四十人?而且边打边退,根本没有要攻下这里的决心。

    成霸见了秦书淮,不无嘲讽地说道,“呵呵,秦档头来的真是时候啊,我们正好将那些烂鸟蛋赶走你就到了。”

    成霸明面上对青龙帮客客气气,但私底下十分讨厌青龙帮,与邱大力是死对头,这已经不是秘密了。

    秦书淮笑道,“成香主威武,自然不需要我们帮忙了。”

    漕帮那边见江河帮援军赶到,更无心恋战,呼啦一下就全部撤了。

    成霸自然也不敢追击,这大晚上的万了埋伏怎么办?反正对他来说,只要守住码头就行。

    成霸不无得意地笑道,“一群草包!”

    秦书淮隐约感觉不对,忽然想起那艄公的话,莫非那些大船是漕帮的?他们要开去哪里?细想之下,蓦地后背一凉:不对,漕帮在这里只是佯攻,他们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三道口和青乌码头!那里的堆场存放着大批的贵重物品,漕帮是想把那些东西抢回去

    没错,肯定是这样。漕帮和巨鲸帮在不远的武清、津门一带剑拔弩张,现在肯定不会和江河帮大规模用兵。他们就只是想抢走货物而已。一来可以省下赎金,二来也可以挽回点颜面,顺便杀些江河帮的人出出气!那些大船,根本是运兵和装货物用的!

    这么一想,秦书淮立即对成霸说道,“成香主,我们可能中了漕帮的计了!我来的时候,看到不少大船往青乌码头和三道口码头开去,恐怕他们要去抢那里的货物!现在我们回总舵求援来不及了,只有成香主你帮忙了!”

    成霸乜了秦书淮一眼,道,“秦档头,你不会是让我放弃咱白虎堂自己的码头,去守你们青龙帮的码头吧?而且你仅凭看到几艘大船就下了这个判断,恐怕也不能让我白虎堂的弟兄们信服吧?”

    成霸身边一个粗犷的中年汉子也说道,“没错,咱们自己这边还守不过来呢!”

    这汉子是成霸的同门师弟,白虎堂管事兼甲字番档头齐骋,也就是白虎堂的二把手。

    赖三儿这时候急的面红耳赤,跳出来骂道,“王八蛋,你们一个个都不讲义气!你们白虎堂有难,我们青龙堂不说二话的来救你们,你们呢?一群白眼狼!”

    齐骋也不甘示弱地回击道,“呸,你们来救还不是总舵的意思?青龙堂几时这么好心了?我们守自己的码头,也是总舵的意思,还错了?”

    秦书淮冲赖三儿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内心焦急,成霸如果见死不救,那么三道口和青乌码头上的七八十名弟兄肯定会被漕帮围歼,这其中还有不少甲字番的弟兄,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好班底,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损失殆尽了。更何况皮狗也在那里,这人是自己要重点培养的杀人机器,决不能让他这么轻易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