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十二章 陈副帮主召见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晨风微凉,一如往常的沁人心脾。

    只是今天似乎带着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那是血的腥味。

    从一大早开始,整个青乌镇都静悄悄的,再没往日的喧嚣吵闹。商户挂起了歇业的牌子,普通人家也关上了门窗,街上也没几个行人,偶尔有几个经过的也都行色匆匆。至于打渔的渔民,就更不敢出船了,自从第一个渔民看到江边漂浮着好几具尸体以后,所有渔民都老实的呆在了家里。

    虽然江湖有规矩,帮派纷争不得伤及百姓,但每每碰到这样的情况,老百姓还是不敢出门的,谁知道一出门会不会被杀红了眼的帮派人士给一并剁了?

    码头边,时不时的有独轮车推过,车上摞着的不是货物,而是一具具鲜血淋漓的尸体。这些尸体被运送到荒地,然后就像垃圾似的扔进一个大坑,草草掩埋一下就算处理了。

    街上也有送尸体的独轮车经过,不过车上的尸体都裹上了白布,显得没那么随意,那是战死的江河帮帮众。他们被推到江河帮总舵,然后由家属认领。每个家属还可以领到三十两的抚恤金。当然,没人认领的尸体,江河帮也会挑个好地方埋了,并且正儿八经地立个墓碑。

    江河帮专门派出了五十人的清理队,加班加点地清理尸体,以便尽快恢复青乌镇的秩序。帮派,或者说武林之所以能长期存在,就是因为已经形成了一系列的规矩。比如这次江河帮与漕帮的大战,已经影响了普通百姓的生活,所以江河帮有义务用最快的度消除这些影响,恢复秩序,甚至有些更讲究的门派会因此挨家挨户送粮油米面,跟百姓道歉。也正因为如此,在这个世界,江湖、帮派都有很好的群众基础,能够长期生存下去。

    昨夜一战,江河帮倾巢出动,攻下了漕帮十一个码头,占了漕帮青乌分舵所控制码头的一半。更为重要的是,漕帮青乌分舵舵主、副舵主以及包括大风堂堂主在内的三个堂主全部战死,损失兵力七成以上,可以说主力损失殆尽,在青乌镇再无与江河帮一战之力。

    所以,漕帮主动放弃了剩余的十余个码头,将剩下的帮众全部都撤出了青乌镇极其附近方圆一两百里的区域。

    至此,江河帮终于确立了其在青乌镇一带的霸主地位!

    这场大战很快将传遍武林。敢与漕帮死磕的帮派本就不多,死磕还能胜利的帮派就更少了,江河帮一时声名大噪。在江湖,名声的好处不仅是让其他门派不敢轻易动你,更在于能更轻易地获得盟友。江湖很现实,你弱谁都踩你,你强就会有弱者来投靠,有强者来结盟,当然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话说江河帮一举击溃漕帮,自然是全帮上下喜气洋洋。胜利之后,庆功宴、论功行赏自然是少不了的!

    要论功劳最大的,自然非秦书淮莫属。正是他先用计击杀了大风堂堂主运棋风,为江河帮撕开了一个突破口。在攻打漕帮最大的两个码头时,他也居功至伟,不仅独自攻下了三道口码头,杀了漕帮大风堂副堂主,还协助邱大力攻下了青乌码头,更杀了漕帮青乌分舵的副舵主沙震天。这样的功劳,即便邱大力不替他大吹特吹,也没有任何人能忽视。

    江河帮创建不久,肩负着崇祯的宏伟蓝图,自然是求贤若渴。帮中忽然出了这等人物,又怎能不惊喜交加?

    当天下午,忙活了一夜的秦书淮还窝在床上做着美梦的时候,就被邱大力一阵用力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邱大力进了门就扯着嗓子吼道,“臭小子,都什么时辰了还睡觉?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等着要见你么?这个时候不出去结交各堂大佬,你还想等什么时候?”

    秦书淮睡眼惺忪地挠了挠头皮,还没听明白怎么回事,邱大力就拿来衣服,连骂带说地要他穿上。

    等秦书淮穿好衣服,邱大力又催促道,“走走走,赶紧去御风阁,陈副帮主要见你!”

    秦书淮顿时清醒了,陈副帮主要见自己?这位神龙见不见尾的副帮主终于露面了啊!

    于是赶紧胡乱地洗漱了一把,然后在邱大力带领下,飞赶往御风阁。

    到了御风阁楼下,邱大力止步,指着石阶说道,“副帮主没有召见我,我不能上去。你自己上去,记住说话要谨慎,陈副帮主面前可不能胡咧咧。”

    秦书淮点了点头,然后上了台阶,独自进了御风阁。

    御风阁是一栋很高的阁楼,大概有五六层楼那么高,门口的侍卫将秦书淮带到了最顶层。

    顶层有一间房,推开之后,只见里头的摆设时分高雅,而且靠墙边的木柜里全是书,有点不像江湖人士的房间,倒像是个豪华的大书房。

    书房的南,坐着一个看上去十分儒雅的中年男子。男子肤色白净,双指修长,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上去涵养极好,想必这就是江河帮副帮主陈长廷了。而他的左手下方,坐着一个黑衣老者。老者蓄着山羊胡须,双目精光闪烁,脸上深深的皱纹似刀笔刻画的一般,显得十分沧桑,秦书淮猜测他应该就是左长老魏怀宗。

    这两人应该和江河帮帮主齐晋以及在幕后操控一切的李大梁一样,是朝廷的人。江河帮上下,也只有他们四人知道江河帮的朝廷背景。当然,现在自己也算一个。

    秦书淮当即作揖行礼道,“属下秦书淮,参见陈副帮主!参见魏护法!”

    陈长廷和气地一笑,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说道,“起来吧!坐!”

    秦书淮一脸受宠若惊地说道,“谢副帮主!”

    陈长廷又是一笑,道,“秦书淮,你的大名最近我可是频频听到啊。没记错的话,你入帮第一天就跟前辈打架,还把人腿给打折了。第二天就替帮里杀了巨擎二子,第六天又杀了青龙堂甲字番的档头,惹得执法堂的人暴跳如雷,要不是你师父给你上下说情,怕是早就帮规伺候了。呵呵,那时我就有耳闻了,说帮里来了个胆大妄为的狂妄少年,天不怕地不怕!没想到,你这个狂妄少年起狂来,连漕帮的副舵主都能杀,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秦书淮立即说道,“副帮主谬赞了。属下只是尽了本分,至于杀巨擎二子、杀漕帮副舵主什么的,那纯粹就是靠人多,加之我运气好而已。”

    陈长廷道,“书淮无须过谦。虽然我不在现场,不过当时什么情况,我清楚的很。有件事我很好奇,你说你师门是玉剑派,但是有人又告诉我玉剑派根本没你这个人,这倒是真叫我糊涂了!”

    陈长廷说完,依然面带微笑地看着秦书淮,看上去一团和气。

    魏怀宗则是轻轻调整了下坐姿,然后不动声色地看着秦书淮。

    秦书淮顿时后背心微微冒汗,心想究竟是谁要整自己?而且就算那人要整自己,玉剑派在淮南,他能这么快就打听到消息么?

    这事儿非同小可。自己锋芒已现,若是帮中对自己放心,那么前途不可限量,但若被认为是别有用心才加入江河帮的,恐怕绝对无法活着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