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十一章 腹黑与心黑
    秦书淮并不想杀邱大力,这点是毫无疑问的。8 1中Δ文 网

    并不是他有多高尚,仅仅因为他只是个正常人而已。作为一个正常人,谁会想着去杀对自己有恩的人?这不是腹黑不腹黑的问题,而是心黑不心黑的问题。

    可是现实的问题是,不杀邱大力,自己确实无法上位。

    这时,系统音又响起。

    “提醒宿主,对赌任务的出现,是因为宿主当前进度已经远远落后于预定进度。为加快宿主的进度,系统不得已才启动对赌机制。宿主也可以理解为这是系统对你的一次测试。宿主若是完成任务,将获得极大的提升,系统也会对你继续保持信心。若完不成任务,宿主不仅会受到惩罚,系统也会判定宿主不符合期望,从而相应的减少资源供给,比如每次完成任务的奖励会大幅缩减,请宿主务必三思而后行。另外,需要提醒宿主的是,一旦落后预定进度达到一定数值,宿主就会被直接判定终极任务失败!”

    秦书淮听完,心中又掀起一阵狂涛骇浪。

    自己这么拼命,却仍然落后于预定进度?如果这次任务失败,不仅要被废去三门武功,一朝回到解放前,而且接下来系统给的奖励还大幅缩减,那不是更赶不上进度了?这样下去,终极任务失败是必然的事情!

    所以,系统其实是想告诉自己,这个对赌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吗?

    “臭小子,才短短几天武功又增进不少,看来过不了几天我这个当师父的都打不过你了”

    邱大力乐呵呵地过来拍了拍秦书淮的肩膀,脸上满是喜悦与自豪。

    秦书淮怔怔地看了眼邱大力,说道,“师父,我……”

    邱大力打断了他,说道,“什么都不用说!师父不问你以前的出身,也不问你今后的去处,最重要的是,我邱大力曾经收过这么一个徒儿,哈哈……咳咳!”

    邱大力笑着咳出了一口血,这是他为秦书淮挡下那一环时受的伤,看起来不轻。

    不过他丝毫不以为意,脸上一片潮红,兴奋与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咳咳……师父的功夫恐怕你也是瞧不上的,今后你好好练你的功,需要什么跟师父说,师父砸锅卖铁也给你弄到!但是你小子,天赋虽好却根本不懂江湖之道,这么下去迟早要吃亏的。有空老子得好好教教你。”

    “我知道你小子迟早要走,江河帮庙太小,迟早容不下你。不过你走之前,要学的东西多着呢!咳咳......”

    “......臭小子,你听没听我说话?别小瞧了你师父,论起行走江湖,你还嫩着呢。”

    秦书淮看邱大力的眼神变得无比复杂。

    邱大力笑骂,“瞪老子干什么?别以为老子这个师父是白当的,教不了你武功,老子能教你的东西多着呢!好好学,臭小子!”

    说罢撇下愣的秦书淮,邱大力开始指挥青龙堂的弟兄们打扫起了战场。

    秦书淮看着邱大力敦厚的背影,心里像卡了一块大石头,有点窒息。

    自己......真的要踩着他的尸体上位么?

    .................................................................................................................................................................................................................................................

    青龙堂的弟兄们兴高采烈地打扫起了战场。

    先,码头上所有货物一律清点并封存,而且派人小心看护,一件都不得损坏。这些东西都是不同的雇主委托漕帮运输的,如今被江河帮劫了,按照江湖规矩,江河帮就有义务看好这些东西。当然,有义务就有权利,江河帮的权利就是等着要赎金。

    不过,这赎金不是找货物的主人要,而是找漕帮要。货物的主人将货物委托给漕帮运输,漕帮就必须保证货物的安全。一旦货物遗失、被抢,漕帮必须照价赔偿,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甚至连张契约都不需要,只要双方事先盘点清楚货物的价值即可。

    漕帮如果不想照价赔偿,那就必须得向江河帮支付赎金,将货物赎回来还给雇主。江湖规矩,不管双方有多深仇大恨,赎金就是货物总价值的一半,谁都甭讨价还价。只要一方愿意赎回来,那么另一方就必须把货还给对方,而且如果有损坏的你还得赔偿,这就叫江湖有道。任何破坏这些规矩的人,都会为整个武林所不齿,今后再想混江湖就难了。

    当然,如果漕帮咽不下这口气,还可以把货物抢回去,这也并非不可能。

    所以对于这些货物,邱大力丝毫不敢怠慢。

    当执法堂的人赶到的时候,青乌码头的战场基本已经打扫干净了。附近的三道口码头也来了信号,表示援军已到,目前一切正常。

    执法堂的人一看这边不需要帮忙了,便又急匆匆地撤出了青乌码头,往西南方向奔赴,看样子他们还有其他任务。

    邱大力命令青龙堂所有人留守原地,防止漕帮反攻。这两个码头他垂涎已久,说什么也不想让漕帮夺回去了。

    然而他的担心有些多余,因为漕帮已经无力反攻了。

    青乌镇西南郊,漕帮青乌分舵总部。

    月下,一匹快马飞驰而来,马上之人浑身鲜血,神情惶惶。

    “站住,什么人?”

    “大风堂柳三大,快去禀告舵主,江河帮全面来袭,我大风堂已经顶不住了……”

    说罢竟跌落马下。

    守卫赶紧将他扶起,然后飞快地带他进了总舵。

    不多久,一队近两百人的兵马急匆匆地出了总舵,为的是一个青衫玉冠的中年男子。

    大队极挺进,行至一处开阔的官道之中。

    官道上安静地异乎寻常,只有鸦声阵阵。

    玉冠男子做了个停止前进的手势,所有人便都停了下来。

    一个老者凑上来说道,“舵主,有些不对劲!”

    玉冠男子眉头一皱。

    就在这时,无数箭矢如马蜂一般射来!

    “嘣嘣嘣”

    弦的震动声清晰可闻,有经验的人一下就听出,这不是弓箭而是强弩!强弩在近战时威力远大于弓箭,而且射极快,一般人根本难以抵挡。

    更为关键的是,这些弩箭从四面八方射来,显然自己是身处对方包围圈之内了!

    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此起彼伏,仅对方第一轮齐射,就有二十几个漕帮帮众应声倒下!

    大惊之下,无论是马上还是步下的漕帮帮众,都纷纷趴到地上躲避。

    三轮齐射过后,漕帮伤亡五六十人。

    四周忽然又安静了下来,安静地令人窒息。

    蓦地,一阵震天的喊杀声终于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响了起来,如同一股股强大无比的洪流,以碾压一切的气势汹涌而至!

    玉冠男子定睛一看,只见对方人马之中,有两面黄色的旌旗在火把的掩映下十分显眼,其中一面上头写着“护法”,另一面则写着“执法”,顿时心中更惊。

    这是江河帮执法堂和护法堂的人马。这两个堂口向来只驻守总舵,从不参与对外战斗,如今却倾巢而出,看来江河帮当真要与漕帮决一死战!

    在江河帮普通四堂中,众所周知战力最为强悍的是青龙堂。而事实上,一直未露面的执法堂和护法堂,不仅地位远在青龙堂之上,战力也远高于青龙堂。

    可以说,执法堂和护法堂才是江河帮真正的精锐。只是他们从不参与对外的战斗,所以外界知之甚少。

    而与此同时,又有二十余名身手矫健的黑衣人蹿了出来,这些黑衣人个个身手矫健,看修为没一个低于玄通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