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十五章 进攻三道口
    戌时,三道口码头。81中

    三艘大船靠在码头上,排着队等待卸货。这是京城富商陈员外的货物,里头都是南方来的特产,景德镇的瓷器、湖州府的笔砚、杭州府的丝绸还有广州来的洋夷玩意儿等等,都精贵的很。

    漕帮现在的业务大了,除了可以帮客户从水上运货,上了岸之后还可以帮忙押运货物直到客户家门口,号称一条龙服务。虽然费用要多收不少,但这年头,有的是图安心省心的客户。

    码头上大约有七八十名苦力在搬运货物。不过这些都不是漕帮的人,只不过是漕帮手底下混口饭吃的苦命人。真正的漕帮帮众是不搬货的,他们大都负责安保和监工。

    “啪!”一声清脆的鞭笞声响起,一个凶神恶煞的漕帮监工狠狠地抽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苦力一下,骂道,“快点,别耽误老子功夫。”

    “啪!”又一个鞭笞声响起,不过这次没抽在身上,而是打在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苦力面前的脚下,那苦力背着重重的木箱,一惊之下登时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一个持鞭少年坐在一堆货物上面,见此乐得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用鞭子指着他说道,“张老三,听说你闺女挺漂亮的,要不嫁给我算了?姑爷我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中年苦力愤怒地看了他一眼,却只能老老实实地起来,扛起箱子继续走。

    三道口码头分东西两个部分,西面靠水是卸货码头的所在,东面则是临时堆放货物的堆场,堆场旁有几排平房,那是驻守值班的漕帮帮众吃饭睡觉的地方。

    秦书淮先带着皮狗细细侦查了一番,现码头上漕帮监工和安保的有二十来人,而堆场那边人更多,至少有四十多人。码头离堆场只有不到三百米,不管是进攻哪一头对方都可以互相支援。所以若是硬拼,恐怕损失会很大。

    这种事自己没有多少经验,于是秦书淮便问皮狗有没有好办法。

    皮狗想了想,说道,“堆场重兵把守,恐怕里头有贵重东西需要保护。所以可先攻打码头,堆场这边怕货品有失,必然不敢全力支援。等消灭码头上的人,再攻打堆场,易如反掌。”

    秦书淮点点头,表示认可皮狗的想法。不过他又想了个更加完善的法子。那就是兵分三路,一路二十人,由自己亲自带领,从码头正面袭击。现在漕帮大风堂堂主已死,副堂主又在青乌码头,料想那些人也不是自己对手。只要击溃他们,他们就必然往堆场方向跑,所以另一路可由皮狗带领,埋伏于码头和堆场中间,截断他们的退路,并实施围歼。最后一路则由乙字番的档头张青率领,埋伏于堆场附近,一旦现堆场要派人增援码头就虚张声势地佯攻,迫使堆场那边不敢轻易增援。等到歼灭码头上的人,再去攻打堆场就好办多了。

    把自己想法跟皮狗和张青说了以后,两人都表示同意。

    三组人马很快进入预定位置,只待秦书淮一声号令。

    乌云遮住了月光,夜风习习,有丝凉意从脖子钻了进来。

    月黑风高杀人夜!

    秦书淮深吸一口气,缓缓抽出游龙剑,大吼一声,“杀!”

    二十名甲字番帮众顿时应声而起,手持兵器嗷嗷地吼着冲向码头!

    码头上漕帮的人显然没料到江河帮会在这个时候进攻,顿时都慌了神!领头的一个档头模样的人猛地打了个口哨,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拿起兵器集结到了一起。而码头上的三艘大船也立即撤了缆绳,直接离开码头以防止船上的货物被劫。看得出,漕帮还是做了充分的预案的。

    两拨人马迅厮杀在了一起。正如秦书淮所料,码头上几乎全是筑基境的武者,这些人在秦书淮面前根本不堪一击。秦书淮一马当先,率先冲入对方阵中,一套七十二路追魂夺命剑舞地寒光四溢,很快杀了两个漕帮帮众,并且将对方的阵脚彻底冲乱了。对方档头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带着七八个人围住秦书淮意欲先杀了他,来个擒贼先擒王,可秦书淮本身修为就不低于他们,而且又有易筋经、踏雪无痕这样的极品功法,又如何能杀的了?秦书淮一人就牵制了对方十人的兵力,对方剩下的十人要对付二十人,其结果可想而知!短短两三分钟的功夫,漕帮这边就死了三四个,躺在地上翻滚呻吟的也有五六个。

    一看情况不妙,那名档头又吹了个口哨,然后带人立即往堆场退去!

    码头的喊杀声很快惊动了仅隔三百米的堆场里的漕帮帮众,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堆场那边很果断地派人过来支援了。而且过来的还不少,至少有二十人!

    秦书淮眉头一皱,心想难不成堆场那边漕帮的人比预想的要多?还是那里有高手镇守?

    再说负责佯攻堆场的张青,见堆场派出了二十多人去增援码头,便立即带领手下佯攻堆场。没想到对方似乎有了准备,在一个青袍男子的带领下,迅展开了反击。青袍男子手持一把巴掌宽的大刀,出刀又快又狠,大刀翻飞之下,很快有两个弟兄成了刀下亡魂。张青倒吸一口凉气,莫不是此人就是大风堂副堂主?可不是说他在青乌码头的吗?

    张青急忙让手下撤退,反正自己是佯攻,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了。然后又命人朝空中射信号弹,表示堆场这边情况有变。

    皮狗带着人埋伏在码头和堆场的中段位置,远远地看到堆场那边援军杀了过来。手下一人问他是不是阻截?皮狗很坚决地否定了这个建议。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援军从自己眼前跑过,又和那些残兵聚拢,他还是不下令。

    秦书淮看到对方一下子又变成了三十多人,又现皮狗并未带人阻截,不由眉头一皱。不过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他大吼一声,又杀入了战圈。凭借一己之力,再一次将对方阵脚冲乱!不过这次对方人数占优,秦书淮再强,在三十几人中央来回冲杀也有些吃力,有好几次都差点中了剑。

    就在这时,前方喊杀声四起,皮狗这才带着人冲杀过来。原来他是在等秦书淮先冲一次,等对方阵脚乱了之后,自己再带人冲一次,连续两次冲击之下,确保彻底冲乱敌军阵脚!

    这种手法极为专业,已经类似于行军打仗的战法了,秦书淮不禁怀疑皮狗以前是不是在军队混过?

    果然,在皮狗的冲击下,漕帮三十多人当即溃不成军,乱成一锅粥。秦书淮又趁机杀了一两个领头模样的人,终于彻底击垮了对方的士气。

    两面夹击之下,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漕帮又死了十几人,重伤十几人,剩下的再也没了抵抗之心,纷纷将武器仍在地上投降了。

    留下几个人将投降的漕帮帮众捆好,秦书淮继续带人杀向堆场。

    此时的堆场,横七竖八地躺了好几个江河帮的弟兄,看上去都已经断气了,秦书淮不由一惊,不是说好了佯攻么,怎么弄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