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十四章 玩把大的
    邱大力大喝一声,道,“仇成海,你要是拿不出证据,就休想从我青龙堂拿人!”

    仇成海道,“邱大力,你想公然对抗执法堂?”

    擦哴哴,仇成海的几个手下顿时亮出了家伙。81 中

    这边青龙堂的人一看也都急了眼,除了梁三等人,其他人也都拔出了武器,双方顿时剑拔弩张。

    看得出,青龙堂这批人对邱大力还都是忠心耿耿的。

    邱大力蔑笑道,“执法堂难不成是你说了算么?要拿我徒弟,可以。请左执法出来,他说要拿才能拿!”

    仇成海眼角一抽,眼中闪过一丝嫉恨。自己身为执法堂右执法,却只是二把手,所以邱大力才敢如此嚣张。

    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好一个齐心的青龙堂!好一个护犊的邱香主!邱大力,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小子来路不明又野心勃勃,今日你护着他,小心来日他咬你一口!”

    邱大力冷笑,“我邱大力还用不着你来教训!没什么事的话,请回吧!”

    仇成海狠狠的说道,“好!明日一早我就会将此事禀告左执法,到时候看你怎么交代!”

    说完,仇成海带着手下怒气冲冲的回去了。

    成霸好戏没看成,有些失望地说道,“这就回去啦?真没意思!”

    邱大力瞪了他一眼,道,“成霸,你还不走?等着老子请你吃宵夜吗?”

    成霸讪笑一声,“你青龙堂的宵夜我可吃不起。走咯,好戏明天也可以看。”

    待所有人都走了以后,邱大力遣散了帮众,只留下了秦书淮、梁三二人。

    将两人叫进屋子,邱大力问梁三道,“你哥说见了那人,那你有没有见到?”

    梁三摇摇头,说道,“我虽然没看到,但我哥是不会乱说的。香主,你也知道我哥向来不爱开玩笑。”

    邱大力点点头,道,“看来的确是有人冒充书淮,想栽赃嫁祸,借刀杀人!此人能轻易进入青龙堂,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杀了梁二,又能轻易逃脱,想必武功不弱。”

    梁三见邱大力给自己哥哥的死下了定性,顿时急地眼眶大红,说道,“邱香主,我和我哥跟了您少说也两三年了吧?您为何总袒护新来的这小子?您说有人栽赃嫁祸,是,也许是有人栽赃嫁祸,但这也只是一种可能!您就真的一点不怀疑这小子吗?香主,今日您相信他,明天可能就是我死,后天可能就是齐师兄死了!”

    邱大力大怒,抬手欲打梁三,却见他拧着脖子红着双眼一脸愤恨地看着自己,手便不由地停在了空中。

    “梁三,你刚刚丧兄,本香主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是做兄弟,就忌讳的就是互相猜忌!老子再跟你说一遍,书淮要想杀你们不用等到现在!现在最有可能的就是漕帮借机杀人,想让我自乱阵脚,你明白吗?”

    “可是,香主!”梁三依然不肯罢休。

    “梁三!”秦书淮厉声喝道,“你想不想找出真凶,替你哥报仇?”

    梁三咬牙切齿地看着秦书淮,道,“我自然是想!不光想报仇,我还想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秦书淮点头道,“好!我有一法可找出真凶,你可愿意冒险?”

    梁三后槽牙一咬,说道,“只要能找出我哥,我死又何惧?可是现在最大的嫌疑是你,你却要跟我说帮我找凶手,哼哼,不是很滑稽吗?”

    秦书淮无语地摇了摇头,骂道,“麻蛋的,没见过你这种冥顽不灵的东西!废话少说,你只需按照我说的去做,找不出凶手,这黑锅老子背了,怎样?”

    梁三跳了起来,说道,“好!这可是你说的!”

    邱大力瞪了秦书淮一眼,骂道,“混球,你当真有把握?这凶手又不是地上长的,你说找出来就找出来?这种事可不是说来玩的。”

    秦书淮狡黠一笑,道,“师父放心,徒儿自有妙计!不仅要找出凶手,还要玩把大的,这次咱青龙堂可要露大脸了!”

    邱大力一怔,“你说啥?不但要找出凶手,还要搞出大动静来?娘的有没有把握?”

    秦书淮呵呵一笑,“七八成的把握吧,不过赢了咱可就大了。赌不赌?”

    邱大力一拍桌子,“这么好的事,干嘛不赌?不过你小子要是胡说八道,拿弟兄们的命开玩笑,看老子不抽死你!”

    秦书淮道,“师父放心,不过,此事还需师父配合才是!”

    邱大力一愣,骂道,“娘的,打主意打到老子头上了!说吧,怎么配合?”

    第二天一早,执法堂果然又来人了,而且这次是左执法纪克带队,上来就要拿人。不过邱大力似乎已经猜到了,懒洋洋地出来,说秦书淮出去了,自己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此话一出顿时捅了马蜂窝了,执法堂一群人呼啦一下围上来,要拿邱大力,治他包庇、窝藏嫌犯之罪。邱大力也不是好惹的,召齐手下弟兄把执法堂的人给围了起来,并且大声质问没凭没据为何要抓自己徒弟。

    双方争执不下,便一起闹到了护法堂,请护法堂裁断!护法堂右护法林天远亲自过问此事,他是个精明人,问清缘由之后先罚了邱大力半年的俸禄,以惩罚他抵抗执法之罪,然后也表示此案尚有诸多疑点,不排除漕帮借刀杀人的可能,表示执法堂现在只可调查,不可拿人。末了,又限期一日要邱大力交出秦书淮配合调查。并且表示如果查明此事确实不是秦书淮所为便算了,要是确定是秦书淮所为,连邱大力也一并问罪。

    一天之间,这件事就在帮内传的沸沸扬扬,而且迅传到帮外,成了远近皆知的新闻。

    入夜,齐威和梁三喝得醉醺醺地走在街上,很快拐入了一个阴暗的小胡同。

    梁三哭得昏天暗地,大骂秦书淮,而齐威则在一看唉声叹气,连说自己离死也不远了。

    一个黑影悄然降临在他们身后,雪白的长剑在月光下出一阵幽幽的寒光。

    黑影蒙着面巾,手持长剑,悄无声息地接近两人,待离两人十步之远时,忽然脚下力,如一道幽灵般一跃而起,锋利的长剑如一道白光向梁三的脖子划去。

    忽然从侧面传来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

    黑影瞳孔一缩,暗叫不好,赶忙举剑格挡。

    “叮!”

    一枚银色的长针落地。

    梁三回头一看,顿时浑身一凉,惊得说不出话来!

    而齐威则是眼皮子猛地一抽,表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