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十三章 执法堂
    噌噌噌,梁三、齐威等三四个段玉成之前的心腹拔出了长剑指向秦书淮。8 1中

    赖三儿一看立即冲了上来,拔剑挡在秦书淮跟前,说道,“老子看谁敢上来!”

    皮狗则是站在一旁冷冷一笑,并不言语。

    秦书淮冲赖三儿挥挥手示意他退下,然后不无讥讽地说道,“放心,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上来。”

    这时,屋里传来一声怒喝。

    “都住手!”

    邱大力一脸怒容的出了来,见到秦书淮,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才回来?不是说了让你早去早回吗?”

    秦书淮说道,“师父,我不知道帮里生如此大的变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邱大力看着地上的尸,咬牙切齿地说道,“怎么回事?老子也想知道怎么回事!有人竟然跑来咱们总舵杀人,还是在我青龙堂的大院里,他娘的简直奇耻大辱!别让老子找到那人,找到老子非拔了他的皮不可!”

    这时梁三冲上来指着秦书淮哭喊道,“姓秦的,你少装蒜了!我哥分明就是你杀的!”

    秦书淮还没开口,邱大力便一脚踹了到梁三屁股上,骂道,“别嚎啦,你个猪脑子!他要杀你哥还用等到现在?栽赃嫁祸你看不出来?”

    这在这时,人群忽然又一阵骚动。

    “执法堂的人来了!”

    执法堂,专事帮规的执行,若帮中有违反帮规之人,轻的由各堂香主自行惩戒,重的就需由执法堂出面。执法堂是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堂的存在,地位仅次于护法堂。

    “究竟怎么回事?”

    一个高瘦男子黑着脸问道。此人是执法堂的第二号人物,右执法仇成海,以执法严厉不留情面出名,江湖人称仇麻杆!

    梁三见到邱成海,似见了救星一般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连哭带嚎地说道,“仇执法,您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我哥、我哥就是被这个恶贼所杀!”

    仇成海顺着梁三所指看去,眉头顿时微微一皱。此人不就是传说中三剑杀了段玉成的那个秦姓小子么?上次因为邱大力袒护,说他杀段玉成是帮自己清理门户,这才没治他以下弑上之罪。这次怎么又是他?这个小子来历不明,又隐藏了一身的好功夫,自己早怀疑他有问题了。无论如何,都得借这次机会带他回去,好好探探他的底!

    仇成海冷哼一声,又问梁三,“你说是他,可有证据?”

    梁三说道,“今天夜里,我、我哥还有齐威兄弟我们一起吃完宵夜回来,走到青龙堂大院门口的时候,我哥说好像看到一个人,身形很像姓秦的恶贼。他又说我们小心点,毕竟我们是段档头的老部下,姓秦的很可能想斩草除根。我们当时还说他喝多了眼花,就各自回了屋。没想到不一会儿我就听到屋外有异常的响动,便赶紧出门一看,只见我哥直挺挺地躺在院子里,已经没气了!他的脖子上中了一剑,和段档头一模一样,是被人一剑封喉的!仇执法,你说这不是姓秦的干的,还能是谁干的?”

    齐威也站出来说道,“梁三说的句句属实,求仇执法为我们做主!否则我们几个,迟早死在这个恶贼的手中!”

    仇成海冷冷地看了眼秦书淮,说道,“秦书淮,今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

    秦书淮说道,“我昨天晚上就去京城了,刚刚才回来,这点邱香主知道。”

    邱大力点点头,说道,“没错,小书去京城是我批准的。”

    赖三儿也插话道,“我也去了,我也可以证明。”

    仇成海沉吟了下,说道,“你去京城做什么?”

    “去见一个老者。”

    “什么老者,姓甚名谁?家住哪?”仇成海步步紧逼。

    秦书淮冷笑,“你要去调查么?”

    仇成海道,“我身为执法堂右执法,帮中出了此等人命大事,自然要查!不但要查,还要一查到底!”

    秦书淮不无嘲讽地说道,“这人恐怕你查不了。”

    仇成海微怒,道,“如何查不了?”

    秦书淮哈哈一笑,说道,“此人乃是前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辽东经略,万历和崇祯的两代帝师孙承宗,你倒是去查一个我看看?”

    仇成海一怔,接着也是一声嗤笑,道,“就凭你?能认识此等人物?”

    秦书淮心想,别说此等人物,老子连皇上都认识,难道也要跟你汇报吗?

    轻哼一声,说道,“仇执法,我来问你,若是我要杀梁二,为何不在杀段玉成当天连他一块杀了?当时段玉成带人残杀同门,我大可以用清理门户的借口将他杀了,怕是没有什么不妥吧?其二,我要杀梁二,为何还用我的成名技?难道我对一剑封喉有瘾,还是我怕别人不知道梁二是我杀的?其三,凭我的本事,杀了这三人易如反掌,我为何只杀梁二而放过另外两个?难不成我嫌不够刺激,等着他们来指证我?所以事情其实很清楚,那就是有人要栽赃陷害于我。”

    “栽赃不栽赃,可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又有一个人挤了进来。此人脸方额头圆,眼睛微凸,长得颇为狰狞。

    邱大力指着来者说道,“成霸,我青龙堂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白虎堂来管了?”

    成霸,白虎堂香主。白虎堂和青龙堂实力相当,而且成霸的师门和邱大力的师门从前有过节,所以白虎堂和青龙堂向来水火不容,只是在陈副帮主的弹压下,两个堂才保持了表面上的和和气气。

    成霸呵呵一笑,道,“邱香主,你着什么急啊,我不过就是说句公道话而已。你新收的这位高徒有没有杀人,自有执法堂来判断。”说着,话锋一转,又道,“还有,这位秦兄弟擅自结识朝廷命官,也不太符合江湖规矩吧?传出去岂不是让武林笑话,说我们是朝廷的鹰犬?”

    秦书淮心里暗笑,擅自结识朝廷命官?你个蠢货,知不知道江河帮护法以上的都是朝廷的人?

    讥笑道,“成香主,你还真是孤陋寡闻。孙承宗早已不是朝廷命官了你不知道么?”

    成霸一怒,指着秦书淮骂道,“放肆,小小档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给老子跪下!”

    秦书淮哈哈一笑,道,“成霸,这里是青龙堂,我要跪也是给我师父跪,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教训我?”

    成霸是白虎堂香主,照道理确实管不了青龙堂的人。不过按照上下尊卑的规矩,毕竟他是香主,所以秦书淮这么跟他说话也确实不妥当然也构不成犯帮规。就好比你嘲笑一个老头确实有不敬之嫌,但只要没骂他没打他就不犯法,即便在明朝也是如此。

    邱大力与成霸向来不和,听秦书淮这么讥笑成霸倒也十分解气。不过还是瞪了眼秦书淮,说道,“小书,不得无礼!”

    仇成海喝道,“都给我闭嘴!秦书淮,你先跟我回执法堂,待我查清真相,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齐威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只要进了执法堂,他秦书淮不死也得脱层皮。执法堂的三十二般酷刑那可是声名在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