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十二章 栽赃嫁祸
    秦书淮跪在地上,做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说道,“回王爷爷,小的之前确实学过些拳脚功夫。不过家师跟小的说,江湖险恶,不到关键时刻切不可用武,所以小的一直没跟王爷爷说,求王爷爷恕罪。”

    王承恩尖声尖气地笑道,“你什么抖哇,这孩子。会武功是好事,才十六岁就筑基境二三等的模样了,端的是一个天才,王爷爷替你高兴还来不及呢。本来啊,咱家还想着派几个高手暗中帮你,这下也不用了。好的紧,好的紧哪!”

    秦书淮又磕了一个响头,说道,“小的谢王爷爷关心。”

    “起来吧,坐着说话。”王承恩语气无比的柔和,又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递给秦书淮,道,“赶紧吃了吧。”

    秦书淮这才起身,接过解药服下,又千恩万谢了一番。

    王承恩又道,“在江河帮,可见到了帮中几个大佬?有几个人,魏怀宗护法,陈长廷副帮主,可都见过?”

    秦书淮摇摇头,道,“其他大佬都见了,却独独没见魏护法、陈副帮主,当然齐帮主和那李大梁也未曾见到。这四人一直神龙见不见尾,也不知搞什么名堂,神神秘秘的。”

    王承恩沉吟了会,说道,“这四人藏着天大的秘密,自然是不敢轻易见人的。呵呵,小书子做的很好,这么快就升到档头了。不过,这可还远远不够呢。”

    “王爷爷说的对,小的一定继续努力。”

    王承恩阴阴一笑,道,“接下去,你得升到香主才行。你可知升到香主,你最大的障碍是谁?”

    秦书淮一怔,王承恩这是要……

    果然,王承恩阴沉地说道,“只要邱大力还是香主,那你就永远只是一个档头。以他资质,要想爬到执法甚至护法的位置,咱家瞧着怎么也得十年八年。所以,最快的办法就是……你明白咱家的意思吧?”

    秦书淮看着王承恩无比阴毒的眼神,心中也是一凉。

    凭良心讲,邱大力待自己不错。自己杀了他的爱徒,他不仅没有惩罚自己,还上下打点为自己奔波开脱,这份情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可是王承恩要自己杀了邱大力……

    秦书淮自问下不了这个手。

    王承恩见秦书淮不说话,语气越的冰冷刺骨。

    “小书子,你记住了,要在这世道活下去,唯有看透利益二字!你以为他邱大力收你为徒,待你好,是真心实意的?他只不过是看你资质好,将来可以助他扬名立万罢了!所谓江湖,就是一帮为名为利之徒勾心斗角而已!你听他们讲义气、讲道义?全是狗屁!”

    “他现在已经成了你往上爬的障碍,他不死你就无法出头!记好了,做大事者切不可被一些小恩小惠迷了眼睛!听明白王爷爷的话了么?”

    秦书淮定了定思绪,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便点点头,说道,“王爷爷教训的是。不过,邱大力目前的武功在玄通境之上,小的只是筑基境,怕是杀不了他。”

    王承恩阴笑道,“这个不需要你操心。这段时间你只需要好好经营番中事务,料想江河帮和漕帮也开战在即,到时候咱家再助你立些大功,涨涨声望。待此战过去,你找个合适的时机将他骗出总舵,咱家自会找高手助你,杀一个小小的玄通境武者易如反掌。嘿嘿,只要他一死,你就是青龙堂当仁不让的香主了!”

    秦书淮知道此时多说无益,便磕头道,“是,小的听王爷爷吩咐。”

    王承恩呵呵一笑,寒气顿消,看上去一派和气。

    喝了几口茶,又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今天你去柳是书院了?”

    秦书淮一惊,这老太监还真是手眼通天,自己做什么他都知道。

    于是说道,“是的,是孙承宗让我去的。而且,我还见到了皇上!”

    崇祯虽是微服去的柳是书院,但王承恩身为他的亲信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他干脆一股脑儿地把实话都说了,也好显得自己坦诚。

    王承恩微微颔,看起来他也确实已经知道这事了。

    “皇上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让咱家也聆听聆听圣诲啊?”王承恩眯着眼睛说道。

    秦书淮自然不会把崇祯跟自己的谈话透露给王承恩。

    避重就轻地说道,“是这样的王爷爷。当初小的在饭馆吹牛,说什么大明有三患,恰巧被稚绳先生听见了。稚绳先生又转述给了皇上,估计是皇上觉着新鲜,便来见小的了。然后皇上和小的就聊大明哪三患,聊得兴起,小的又跟皇上讲外边的风土人情,不知不觉就聊了三个多时辰。皇上很高兴,说小的聊时政也不过尔尔,但是讲故事倒是有一手,要小的以后常去书院给他讲故事。”

    “就这些?”

    “就这些。”秦书淮答得无比肯定。

    王承恩点点头,说道,“很好。皇上日理万机,有个人陪他说说话也是好的。皇上苦哇…..”说到这里,眼中满是疼惜之色,“皇上既然想听你讲故事,你以后有空就多去去书院。咱家也知道你小子颇有才气,在饭馆说的那些咱家也听到了……总之,咱们做臣子的,总该为皇上多分担一点才是。”

    “是,小的明白。”

    王承恩笑道,“乖孩子。好好为王爷爷办事,为皇上办事,王爷爷少不了你的好。”说着,从怀中又掏出一张银票放到桌上,“拿着吧,去买身好衣裳,瞧你灰头土脸的样子,王爷爷看了都心疼。”

    秦书淮毫不客气地收了银票,说道,“小的谢王爷爷赏。小的一定尽心尽力为王爷爷办事。”

    从御用监出来,秦书淮立即回客栈叫醒熟睡的赖三儿,然后两人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青乌镇。到达江河帮总舵时,已经是四更天了。

    进了青龙堂大院,却现里头灯火通明,院子里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一大群里。

    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档头回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秦书淮一阵诧异,拨开人群走到院子中央,却赫然现了一具尸体!

    死的这人秦书淮认得,叫梁二。梁二的伤只有一处,那就是脖子处。

    被人一剑封喉,其手法和自己杀段玉成时一模一样!

    “姓秦的,你杀了我哥!我要你偿命!”梁二的弟弟梁三跳了出来,双目红肿,面部狰狞,似一头受了伤恶狼!

    “姓秦的,你杀了段档头还不够,一定要将我们这些老人斩尽杀绝吗?”齐威也跳了出来。

    秦书淮眉头一皱,心里大骂,特么的哪个王八蛋用的这么老套的栽赃嫁祸手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