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十章 君臣对(二)
    崇祯点点头,“你是个能说真话的人,朕也是个能听真话的皇帝。8 1中你只管说来无妨。”

    秦书淮也点头,“好,皇上您想听什么?”

    崇祯沉吟了下,道,“就从大明三患说起吧。你和稚绳先生说的大明三患,辽东、武林、文官,稚绳先生已经都转述给朕听了。朕听完彻夜未眠。此三患不光朕深有体会,连远在朝堂之外的人都看出来了……不过朕倒是以为,大明之患归根结底只有一患,那便是文官之患啊!朝官本是朕之臂膀,如今却个个挟私自重,动不动就大谈什么祖宗旧制不可破,朕想做的事件件阻力重重!”

    说到这里,崇祯苦笑着摇了摇头,又道,“魏党在时,魏党横行。如今朕亲手除了魏党,却文官横行。这帮人吵起来,可以逼朕用抽签来决定内阁成员,想想也真是滑稽……”

    秦书淮知道崇祯指的是他在崇祯元年“枚卜”选材,当时各部九卿推举了十个内阁拟任成员,并“指导”崇祯要按照老例划定前面四个进入内阁。刚刚扳倒魏忠贤的崇祯意气风,自然不肯听这帮老臣忽悠,结果君臣相争,争执来争执去,他一怒之下便决定用占卜抽签的方式选内阁成员。或许从那时起,崇祯就已经不信任朝臣,和朝臣对立了吧。

    也正是因为这种不信任,导致他不断地换内阁、换辅。无奈明末的文官都是一个鸟样,换谁都是只知程朱理学、只知朋党利益而不知兵甲、不知治国。而且明末的文官还有一怪,那就是把被皇帝打、被罢官看作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所以他们不管有没有理,都敢顶着皇帝干,不光敢顶,甚至敢骂!满朝都是这样的官员,崇祯竟毫无办法。就拿矿监来说,这是很大的一块税收来源,崇祯想加强矿监,而文官却坚决反对矿监,即便崇祯想一意孤行都没人替他去执行,最后只好逼得他放弃了矿监。

    崇祯见秦书淮一言不,便说道,“秦兄,你怎么不说话了?”

    秦书淮看着情真意切的崇祯,心情无比复杂。现在摆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做个忠臣,以自己所知道历史,给崇祯真正的建议。二是做个佞臣,诱导崇祯,加大他与大臣之间的嫌隙,从而为自己入主东厂埋下伏笔。两者都是救国救民的法子,区别在于是让崇祯干自己辅佐,还是让自己干崇祯在一旁看。

    想了许久,他觉得更相信自己。

    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保险的!

    下定决定后,他淡淡一笑,道,“皇上,草民在想,魏党时期为何文官不敢如此猖獗?”

    崇祯说道,“魏党擅政,机要部门皆是魏党,文官如何说得上话?”

    秦书淮点点头,“皇上说得对极了!这就说明,文官是制得住的。”

    崇祯皱了皱眉,有些不满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朕还要大兴厂卫么?”

    抛开锦衣卫不说,崇祯起码是不喜欢东厂的,这点历史上表现得很清楚。他有好几次要废除东厂,只是朝中文官实在无能,所以才保留了东厂。

    秦书淮自然是知道这点的。

    摇摇头,说道,“皇上,大用文官不可,大用厂卫也不可。所谓水至清则无鱼,只有文官和厂卫并用,方能相互制衡。若是两派势均力敌,那么皇上自然是这个仲裁者,您的话不就是决议了么?”

    崇祯的眼睛久久地盯在某一处,一动也不动。

    他刚刚废除了东厂干政,将东厂的主要职能转向了监视武林,打击魔教,如今又要否定之前的一切,确实左右为难。

    崇祯并不歧视宦官,他也与曹化淳、王德化、王承恩等宦官有着深厚的感情和信任,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宦官干政的后果。这些身体残缺的人,往往都对权力有着近乎变态的追求,一旦自己给了他们太多权力,怕是又会出来个魏忠贤。

    沉默许久,崇祯苦笑一声,道,“秦兄所言虽对,却似乎忘了当年的厂卫之祸啊!”

    秦书淮知道崇祯已经上套了,嘴角划过一道邪笑。

    起身从桌上拿了一个三角杯,对崇祯说道,“皇上,你看这杯子,有几个脚?”

    崇祯看了眼杯子,说道,“秦兄何意?”

    秦书淮道,“杯子需有三个脚,方能站稳。所以,皇上除了朝臣、厂卫,还需要一股势力。三股势力三足鼎立,皇上您才能稳如泰山!”

    崇祯若有所思,道,“你是说?”

    秦书淮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江河帮!”

    崇祯一惊,朝廷打造江河帮是极为机密的事情,知者甚少。他虽知道秦书淮已加入江河帮,但也不过一个普通档头,不可能知道这么机密的事情。而对于孙承宗他是很信赖的,知道自己的老师绝对不可能向秦书淮透露这个机密。

    “秦兄已经知道了?”崇祯还是问道。

    秦书淮点点头,“江河帮无根无萍,短短几年却展如此之快,确是让人意外。若不是朝廷相助,草民也想不出第二个理由来了。”

    崇祯轻笑一声,“秦兄不愧为当世大才,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然而眼中却闪过一丝戒备。

    谁都不会喜欢看穿自己秘密的人,尤其是对于崇祯这种善于怀疑一切的皇帝而言。

    秦书淮知道这点。要得到崇祯的重用,必要的装逼是要有的,但是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你不能比他聪明。伴君如伴虎,历史上有的是因为太聪明而被杀的人。

    秦书淮呵呵一笑,说道,“要论大才,草民怕不如皇上。一个江河帮,上可以制约东厂,下可以渗透武林、抗衡魔教,当真是一步妙棋!此棋落地,全盘皆活!皇上不愧为当世圣主!”

    这句话的重点并非对崇祯的歌功颂德,而是秦书淮主动暴露自己的“无知”。崇祯打造江河帮的目的是渗透武林、抗衡魔教不假,可并没有制约东厂之意。江河帮本就是崇祯让东厂打造的,又如何制约东厂?

    可他必须这么说。如果自己事事都知道,事事都看得清楚,以崇祯的性格又怎么会对自己放心?

    崇祯淡淡一笑,脸色果然稍稍好看了些,然后看着秦书淮,无比恳切地说道,“秦兄,朕殚心竭虑,只图大明中兴。无奈百官掣肘,手中几无可用之人。秦兄大才,可愿助朕一臂之力?”

    秦书淮眼角一抽,心里暗道,果然来了。

    这句话在别的皇帝说来或许是真心实意,但在多疑的崇祯嘴里说出来,就绝对是陷阱!如果自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就证明自己前面说的这些都是为了自己上位做铺垫,自己的野心就暴露无遗。

    秦书淮喝了口茶,轻描淡写地摇了摇头,说道,“皇上,我鬼谷一派学的是纵横之道、鬼谋之法,此道法只可用于乱世。如今大明正逢圣主,相信盛世在望,我等的任务不过是为往圣继绝学而已,绝不会参与朝堂纷争。这也是家师遗训,断不可违逆,请皇上勿怪。”

    搬出家师遗训,强烈的表达自己不是说说而已。

    崇祯看秦书淮的眼神又有了些变化,少了些过度做作的诚恳,却多了一分渴望。

    秦书淮越是没有余地的拒绝,崇祯就越想用他。

    人性本是如此!

    此时的崇祯,手中真的无人可用。大明积弊重重,百官昏昏碌碌,他又如何不想找个可用之才?历史上,崇祯对于人才向来都是毫不吝啬的。别的不说,单说袁崇焕,当年老袁说五年平辽,他信了,给予他尚方宝剑,授予他独断专行之权,连袁杀毛文龙都可以忍,可见一斑。

    崇祯深吸一口气,说道,“秦兄错了。盛世,不是自己降临的,而是靠朕和你这等有志之士共同开创的!朕如今夜夜难眠。朝中百官昏庸,关外后金虎视,中原民变四起,武林又蠢蠢欲动,你让朕怎么睡得着?让朕怎么谈盛世?秦兄,你与朕年纪相仿,又和朕同样满腔热血,你又怎会不懂朕?”

    秦书淮看着崇祯真情流露,心中也是一震。

    崇祯,并非亡国之君啊!

    崇祯有些激动地说道,“秦兄,你说江河帮可以制约东厂,朕告诉你,不能。”

    “皇上……”

    崇祯的神情越来越复杂,继续道,“江河帮本身就出身东厂,又如何能制约?你说的三足鼎立,确实不失为权宜之计。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让朕怎么放心让东厂干政,去制约朝臣?东厂制约朝臣,那么谁来制约东厂?你说的三足鼎立,现在缺了一足,你明白么?”

    “皇上…..”

    崇祯再次打断秦书淮,说道,“江河帮是朕的重要棋子,关于全局生死,绝不容有失。可东厂确实不能再做大了!朕,不仅要用江河帮制衡武林,更要让江河帮成为朕钉在东厂的铁钉!东厂风平浪静,江河帮便是朕的眼睛,盯着东厂的一举一动!东厂若生异端,江河帮便是朕的铁拳,以雷霆万钧之势扫荡一切奸佞!”

    “而此大任,朕以为,非君莫属!”

    秦书淮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自己想要的终于来了!

    以江河帮来制约东厂,以江河帮来制约武林,那么谁来制约江河帮?

    从今往后,江河帮将会彻底失控!野蛮疯长!任谁都无法阻止!

    待我执掌江河帮之日,便是向东厂开战之时!

    总有一天,自己会以完整之身从曹化淳的手里接过东厂的大印,成为一代督公!

    不是太监,又如何?

    不掌司礼监,又如何?

    我要的是权倾天下,我要的是长袖一挥,人头落地!我要的是剑锋所指,千军所向!我要的是大门一开,万邦来朝!

    这两章君臣对,花了我两天时间,因为主角要离间崇祯与大臣、与东厂的关系,诱导崇祯用江河帮来制约东厂,这里面需要处理好很多逻辑。书到这里,已经很明确了,主角不会做太监,只会走一条不寻常的执掌东厂之路。谢谢支持本书的每一位。我这个关联账号不能回帖,据说是等级不够,目前正在努力升级,争取早一天能回大家的帖。但是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真心谢谢每一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