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十八章 柳是书院
    正如秦书淮所料,出来后他立即被提升为青龙堂甲字番档头了。81中ΔΔ甲字番不仅是青龙堂最强的一个番,而且地位也在其他番之上。甲字番的档头,相当于青龙堂的第三把手,仅次于香主邱大力和管事林萧之下。如果青龙堂几个番同时出动而香主不在,临战指挥便由甲字番的档头一权独揽。

    邱大力的这个决定,整个青龙堂无人不服。原因不仅仅是他三剑杀了段玉成,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处罚,甚至邱大力还为他上下奔走疏通关系,让总舵的执法堂都不再追究其擅杀档主的罪。功夫好又有香主罩着,谁还敢说个不服呢?

    按照江河帮的规矩,但凡番主都需拜本堂香主为师。这种师徒关系倒并不一定是教学授艺的关系,更多的还是为了加强两者的信任。一个头磕下去,两人便再不是江湖关系,而是荣辱与共的师徒关系。既是师徒,师父就有教导、提点徒弟的责任,而徒弟则有忠诚、孝顺师父的责任,这比简单的上下级关系更为牢靠、紧密。最重要的是这么一来,番主就必须无条件服从香主,否则便是违逆师命甚至欺师灭祖,成了邪魔歪道,这种人在江湖上就再难立足了。

    事实上,这套办法也被很多其他帮派所采用,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在这个武侠世界师徒关系的重要性。

    秦书淮其实并不愿意拜邱大力为师,因为他知道过不了多久自己的修为就会过邱大力,而且自己志在整个江河帮,邱大力的羽翼太狭小了。

    不过他还是很痛快地答应了。原因很简单,现在的他需要邱大力的支持,也需要番主这个身份。

    青龙堂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拜师仪式,江河帮的大佬也露面了一多半。朱雀堂、玄武堂、白虎堂三堂的香主,以及帮内地位更高的执法堂、护法堂的两个堂主,加上附近几个分舵的舵主,甚至右护法林天源也来了,可谓大佬云集。只可惜那天秦书淮听到谈话的魏护法和陈副帮主没来。当然,江河帮名义上的帮主齐晋、以及真正幕后操控江河帮的李大梁更不可能来了。

    邱大力在拜师宴上喝得烂醉,又哭又笑的,任谁都拦不住。据了解他的弟子说,邱大力的酒量在整个江河帮也是排的上号的,喝成这样还是第一次。刚失爱徒,又添新徒,没人知道他现在究竟是高兴还是难过。

    秦书淮的待遇也有了极大的提升,除了津贴翻了两倍,住处也搬到了一个三室一厅的大套房之中了。在他的书房里,挂了邱大力亲笔书写的四个大字,“天外有天”。字写得真心不怎样,但秦书淮知道邱大力的用意。自己三剑杀了段玉成,确实立了威,但也确实锋芒太露了。像他这种潜力无限但现在修为并不算太高的武者,很容易被当做优先做掉的目标至少漕帮肯定在盘算这事儿了。

    秦书淮也毫不避嫌地提拔了赖三儿和皮狗。赖三儿做了秦书淮的贴身跟班,他说的话在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秦书淮的意思,导致他在青龙堂的地位蹭蹭上涨,走路都是看天的。皮狗则直接升任副档头,不过这家伙连个谢字都没有。

    很快又过去两天,到了该回京的时间了。这次秦书淮回京一是要去王承恩那领取解药,二是要赴孙承宗的十日之约。

    向邱大力提出告假两天,却被邱大力一顿臭骂。原因是目前江河帮和漕帮在青乌镇一带的矛盾已经越激化。青乌镇及方圆百里之内有二十多个码头,围绕码头的归属权双方生了好几次冲突,虽然规模不大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一些前奏。双方厉兵秣马,一场大战随时可能爆。邱大力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听闻秦书淮不顾大局要执意回京,自然是大雷霆,把心爱的紫砂茶壶都给摔了。

    不过秦书淮非回去不可,说自己答应了一个老者要去看他,食言非君子所为。这番话却意外的好使,让极重武林规矩的邱大力哑口无言。

    最终邱大力还是答应了,不过只给了他一天的假期。而且严令他当天晚上趁夜色动身,第二天晚上趁夜色回来,并且此事不得张扬。这样既节省时间,也可以防止他在路上被漕帮截杀。

    秦书淮答应了。回到甲字番把番中事务跟皮狗做了交代,然后带上赖三儿,骑着两匹快马直奔京师而去。

    一路太平,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两人便来到了京城。

    柳是书院位于紫禁城西南的长安街上,是一处极为精致的四合院。占地不大,但地方取的巧,四周绿树掩映,又有两条河道交错,形成了天然的屏障,将街市的喧嚣隔离开来,可谓闹中取静。

    见天色还早,风尘仆仆的两人在附近一家客栈开了个房,歇息、洗漱、吃饭,一直等到大约辰时三刻点钟的光景,便动身前往书院。

    柳是书院虽是书院,却并不像外界开放。据说里头就读的书生都是书院讲学邀请的,没有邀请就算你有再多的钱也进不来。整个书院常年只有不过五十个学生,显得颇为神秘。

    这样的书院自然门禁严格。刚到门口,便被一个约五十来岁、管事模样的人拦住了。

    “站住,这是柳是书院,不是观光信步的地方,两位请回吧。”

    秦书淮上前笑着作揖,说道,“在下秦书淮,与稚绳先生约了在此见面,烦请先生通报。”

    管事微微露出一丝惊讶,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秦书淮,说道,“小兄弟可有拜帖?”言语间又缓和不少。

    秦书淮皱了皱眉,忽然想起孙承宗还送了自己一本书,便将书递给管事。管事接过一看,只见封皮上写着“车营扣答合编”,又打开扉页,见上头有稚绳先生的亲笔签名,便欠身一笑,“原来阁下就是稚绳先生的秦姓小友,是在下眼拙了。小先生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秦书淮笑道,“劳烦先生了。”

    管事男子很快出来,恭恭敬敬地对秦书淮说道,“秦公子,稚绳先生有些琐事,您先随我来。”

    秦书淮便让赖三儿在门口候着,自己跟着管事男子进了书院。

    书院内亭台水榭雕梁画栋,长廊曲折花红柳绿,极为雅致。书院之中,又随处可见一些体格壮硕的汉子,这些汉子都目露精光,呼吸匀称,显然都是练家子好手,让秦书淮不由好奇,在此就读的都是什么人,需要这般保护?

    管事将秦书淮带进一个精致的书房,请他稍候,然后便出去了。

    秦书淮见桌上有些糕点,便毫不客气地吃了一块。糕点香酥不腻,入口即化,极为好吃,便不由地又多吃了几口。

    却在这时,屋外进来一个翩翩公子,笑吟吟地说道,“兄台好大的胆子,竟敢进稚绳先生的屋子偷吃东西!”

    秦书淮抬头一看,只见对方年方十岁的样子,白净俊朗,一身华服,从里到外贵气逼人。这种贵气倒并非金钱使然,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