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十七章 三剑太多了
    秦书淮不由地咽了咽口水。8 1中玄通境果然是玄通境,自己资源再好,也终究不是玄通境的对手!

    邱大力收起脚,沉声说道,“好小子,果然深藏不漏!区区筑基境的修为,竟能与我对战如此之久!”

    秦书淮起来正了正衣冠,说道,“小子鲁钝,自不是香主对手。”

    邱大力冷哼一声,道,“说吧,你师父究竟是谁?小小玉剑派,怕是连掌门都没有你这等精妙的轻功身法!”

    秦书淮沉吟了下,半真半假地说道,“香主目光如炬。属下的恩师确是齐淮南,只是这套轻功身法确实不是家师所授。家师有一位故交好友,名叫楚留香,此人自称盗圣,有一次来找家师,见了我不知怎的,非说我什么骨骼惊奇,要收我为徒。家师自然不肯,于是那楚留香便悄悄教了我一些功夫,包括这些身法,他告诉我留着保命用……”

    “哼,听说你只用三剑便杀了段玉成?你那剑法也是他教的?”

    “没错。”

    “唔……楚留香?为何老子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

    秦书淮一本正经地说道,“他说他是盗圣,自然是不想太多人认识他。”

    邱大力微微颔,脸色有所缓和,又道,“再给老子说说,你到底是筑基境几等修为?”

    秦书淮不假思索地说道,“二等!”

    倒不是他想吹牛,而是如果他照实说只有四等,怕是邱大力又会怀疑自己的内功心法了。

    邱大力冷哼道,“既是二等,为何入帮的时候不如实说?”

    秦书淮答,“属下虽愚钝,却也知怀璧其罪的道理。事实也是如此,我只说筑基八等便引来如此之多纷争。若是说出筑基二等,怕是要杀我的会更多。”

    邱大力目光彻底柔和了下来,这个道理他太懂了。秦书淮师门被灭,可以说已经彻底没了庇护,若是有人知道他区区十六的年纪便筑基二等,怕是想杀他的人和想收他为徒的人一样多。江湖就是这样,面对一个未来的强者,如果不能为己所用,那便只能除掉他。

    秦书淮相信邱大力问自己这些仅仅出于对自己的好奇,并不是怀疑自己加入江河帮的动机。毕竟自己杀了巨擎二子,等于纳了投名状,起码他不会怀疑自己是漕帮派来的。只要不怀疑这点,其他的都好办。

    提着的心也随之放下,正想找个椅子坐坐,却又听邱大力大喝。

    “老子让你坐了?”

    秦书淮只好又站了起来。

    邱大力眼一瞪,训道,“别以为自己天赋好就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青龙堂只要有老子一天,就轮不到你蹦跶!老实给老子呆在这里,没老子的命令,哪都不许去!”

    秦书淮一脸郁闷,说道,“那上厕所行不行?”

    邱大力粗壮的手臂高高扬起作势要打,“少啰嗦,再啰嗦信不信老子抽死你?”

    秦书淮缩缩脖子,“好好好,我自己想办法解决。”

    邱大力又瞪了秦书淮一眼,甩袖而去。

    秦书淮看着邱大力出门的背影,淡淡一笑,看来事情和自己预计的差不多。

    按照常理,以下属的身份擅杀档头,不管你有多少理由都是死罪,这点秦书淮还是知道的。江湖就是江湖,和军队一样,讲的就是规矩。虽然整件事情确实是段玉成有错在先,但是在战场上,一个下属能说因为将军犯了错所以我就杀了他么?除非是投敌这样的行为,但段玉成又没有投敌。

    不过秦书淮从一开始就知道,邱大力肯定不会杀自己。

    原因很简单,一是自己的确不是滥杀,所有的前提都是段玉成想杀害身为同门的自己,二是没了段玉成,自己是唯一的替代者,而且是比段玉成更好的替代者。邱大力需要一个强力的档主,否则就凭他那些手下,青龙堂以后很难在江河帮说的上话,甚至他这个香主的位置也不会很稳。这也是江湖帮各个堂口之间抢人才抢得厉害的原因。

    邱大力关自己不过是做做样子,相信过不了几天自己就能接替段玉成的档头之位。只要不耽误几天后回京,自己倒也乐得清静,反正在这练功也是一样。

    想到这里他便坐下练起了易筋经。

    一练功时间就过的飞快,很快就到了晚上。

    秦书淮饿得前胸贴后背,却还不见有人来送吃的,不禁有些望眼欲穿。

    没过多久,从破门洞里钻进来一人,鬼鬼祟祟的。

    秦书淮一看,竟然是虔虚子。

    虔虚子提着一个竹篮子,从里头飘出来一阵扑鼻的饭菜香味,让秦书淮不由精神一振。

    “嘿嘿嘿”,虔虚子又一脸猥琐地笑了起来,“书淮老弟,老道给你送吃的来了。”

    秦书淮喜道,“还是老道你对我好。”

    虔虚子把竹篮子递到秦书淮跟前,说道,“快吃快吃!一会儿那头倔驴来了你就吃不成了。”

    秦书淮飞快地打开盖子,见里头是一碗油光亮的红烧肉、一整只烧鸡,还有一大盆米饭,顿时食指大动,撩起袖子就狼吞虎咽起来。

    老道眯着眼睛看着嘴里鼓鼓囊囊的秦书淮,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看,我就说那倔驴不行吧?明明是你杀了巨擎二子,他竟然提都不提,半分功劳都不给你!明明是他大弟子要杀你,你替他清理了门户,他不但不谢你还把你关起来!别说是你,老道看了都来气!”

    秦书淮不搭话,就低着头猛吃。直到把饭菜都吃了个精光,才满足地打了个饱嗝,挑起大拇指,说了句,“老道够意思。”

    虔虚子笑得牙不见眼的,又道,“那是,现在知道老道我的为人了吧?那啥,我问你个问题呗?”

    “说吧。”

    “听说你今天三剑就杀了段玉成?”

    “老道哪听来的?”

    虔虚子轻哼一声,不屑道,“这你就别管了。不过对付这种对手,三剑太多了。”

    秦书淮笑笑,“我自然是比不上老道你了。”

    虔虚子摇摇头,说道,“我是说你,三剑太多了。”

    “那要不呢,一剑封喉啊?”

    虔虚子捋了捋稀松的胡须,表情瞬间变得倨傲起来,又道,“凭你的剑法一剑封喉自然不行,不过老道有套剑法,却是易如反掌。嘿嘿,小子可听过赤连剑诀?”

    秦书淮一愣,“赤连剑诀?没听过。赤练仙子倒听过。”

    虔虚子小眼睛瞬时睁圆了,说道,“当年江湖上人人争夺、谈之色变的赤连剑诀,你没听过?”

    “你也说是当年了嘛,没听过不是很正常?怎么,你会?”

    秦书淮有些不太相信地看了眼虔虚子,心想要是他会这么厉害的剑法,现在也不会窝在江河帮做个小香主了。

    虔虚子高深莫测地一笑,“嘿嘿,想看么?也行,那你先给老道我磕三个响头。”

    正说到这,破门被轰地一声踹开了。

    “死老道,有你这么骗人拜师的吗?”

    声如炸雷,气如长虹,不是邱大力又是谁?

    虔虚子顿时心虚地像只过街老鼠,底气不足地对邱大力说道,“姓邱的,你哪只眼睛看我骗了?”

    邱大力一指门外,简单粗暴地喝道,“出去!”

    虔虚子回过头对秦书淮说道,“书淮兄弟,咱有空再聊,有空再聊哈。”说罢刺溜一下出了门。

    邱大力手里拿着几个馒头,不过看到满地的鸡骨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把馒头往桌上一拍,说道,“他是不是又跟你提什么赤连剑诀了?”

    秦书淮笑道,“你怎么知道?”

    “这疯老道,整天想着收个天才,学他那本破剑诀,整个江河帮上下谁不知道?好好一个朱雀堂,现在被他带的乌烟瘴气,简直就是全帮上下的笑柄!”

    秦书淮奇道,“帮里也没人管吗?”

    邱大力一说起这就气不打一处来,“管?有魏护法罩着他,谁敢管?”

    秦书淮无奈地一笑,“这赤连剑诀,莫非真那么厉害?”

    邱大力瞪眼道,“厉害个屁!连老子都打不过,又是个什么厉害的货色了?”说罢,又指着秦书淮道,“你给老子好好在这反省,他要是再来,轰出去便是了!再让老子看到你跟他混在一块,老子打断你的腿!”说完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秦书淮看了看桌上的馒头,忽然现馒头底下好像有个黄色的小袋子。打开一看,竟是三枚小培元丹。

    不禁一笑,看来这邱大力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秦书淮足足被关了七天,这七天里,邱大力时不时地过来送培元丹,在这些培元丹的帮助下,他的真气修为飞精进,很快就到了筑基境二等。

    到了第八天,邱大力终于将他放了出来。

    不好意思,今天电脑不在身边,更晚了。另:写到这里,必要的伏笔都交代好了,接下来的剧情将会快推进。几天后主角回京,将正式拉开一个时代的大幕,敬请期待!另外,请大家多投点推荐票支持我,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