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十五章 杀狗剑法
    笑声未落,忽地从草丛中跳出来一大波汉子,足足有二十几人,一眼扫去,全是青龙堂甲字番的帮众,连齐威都来了。81中

    这时又从天空传来一声长啸,接着一人从天而降,不是段玉成又能是谁?

    筑基境三等的修为,确实让他看上去卓然不群。而这颇有气势的出场方式,也让他赚足了面子。

    众喽啰丝毫不吝赞美之词。

    “好俊的轻功。”

    “档头果然是档头。”

    “档头威武!”

    段玉成白净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静静地享受了一会手下的马屁,这才转身冲秦书淮和皮狗说道,“呵呵,两位可真叫人好找呢!”

    赖三儿眼一睁,立即跳了出来,愤愤不平地指着段玉成的鼻子骂道,“喂,姓段的你什么意思?什么两位、两位的?我赖三儿就不是人了?”

    段玉成不屑地瞥了眼赖三儿,又把目光转向秦书淮,对秦书淮说道,“秦兄弟真是好本事,连巨擎二子都能杀,真是小瞧你了。”

    秦书淮耸耸肩,笑道,“闲话就不多说了。段档头,带这么多人来,可是迎接我回去的?”

    段玉成呵呵一笑,说道,“是来迎接你的。不过,是迎接你回你的老家的。”

    齐威接话道,“姓秦的,这次看你还怎么狂!你天赋是好,可是你太蠢!你要老老实实呆在这山上我们兴许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你,没想到你竟然敢去药铺抓药。哈哈哈,见过蠢的,没见过你这么蠢的!”

    他一脸的兴奋,这几天因内伤而白的脸色,竟又变得潮红起来。一想到大仇即将得报,从此让自己丢脸的那个人将不复存在,他又如何能不激动、不兴奋?

    秦书淮摇头淡笑地说道,“呵呵,我要是不蠢一点,你们又怎么能找到我呢?我可不想在这山里等你们一年半载的。”

    齐威脸色一冰,狞笑道,“这么说,你是故意的了?哼哼,姓秦的,你以为你能侥幸杀了巨擎二子,就能打得过我们二十几人了?别的不说,光是段档头你打得过吗?识相的现在赶紧跪下求饶,爷爷心情一好或许能让你死的痛快点!”

    秦书淮淡淡地扫了一眼段玉成,说道,“段档头资质的确不错,年仅二十四岁便到了筑基境三等,若是能活到三十,进入玄通境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不过可惜,你没这机会了!”

    段玉成见秦书淮眼中杀气弥漫,不禁心中一凛。他很清楚,对方既然能杀了巨擎二子,那么战力绝不在自己之下。

    不过一想起他应该受了重伤,而且自己一方又有这么多人,心里又安定了不少。

    哼,说白了,要是他现在真能打得过自己,就不会一直躲着自己了!

    想到这里,段玉成冷笑道,“哼,死鸭子还嘴硬!一会看看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剑硬。”

    说罢,手腕一扬,长剑森然出鞘。

    齐威冲皮狗和赖三儿说道,“你们两个都赶紧滚到一边去,回帮里再收拾你们!今天我们只想杀他!”

    齐威以为自己的“格外开恩”会让皮狗和赖三儿感激涕零,毕竟自己这一句话就足以保证他们今天不会被就地格杀了。不过出乎他意料,赖三儿和皮狗对他的这番话根本不屑一顾。

    赖三儿剑横在前,像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了齐威一眼,大笑道,“齐威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我们好不容易杀了巨擎二子,还要回去帮里被你这个草包收拾?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那点修为够格吗?要不是你像条狗似的伺候邱香主,他能收你做弟子?能让你当副档头?什么玩意儿!”

    赖三儿的嘴向来毒,而且偏偏骂的又是实话,等于把齐威那点平常大家都不敢说的底子全翻出来了,弄得齐威灰头土脸,恼羞成怒,心里打定主意,回头非得将这个赖三儿抽筋剥皮不可!

    此时,皮狗也是长剑出鞘,脸上横肉微抽,双目凶光大露,而嘴角却莫名地露出一丝邪笑。

    “秦兄,皮狗先给你卖一次命!这账你可得记着,要还!”

    秦书淮笑而不语,只是右手轻轻按住了剑柄。

    段玉成邪笑一声,对众人说道,“既然都不想活,那就不用留手了!上吧!”

    “是!”

    呼啦一下,所有人顿时都围了上来,将三人团团包围。

    段玉成长剑在手,气势凌人。就在昨天,自己的石破天惊剑已经突破了第四层!论剑法,自己在整个青乌镇的同龄人中已罕有敌手。

    不过再好的剑法,都需要用鲜血来祭奠,用人命来浇筑!从这个意义上说,还有什么能比杀掉眼前这个妖孽一般的东西好呢?

    呵呵,以后自己的这把剑,干脆就叫“斩妖剑”吧!

    众人渐渐逼近,战斗一触即。

    却在此时,只听秦书淮一声长笑。

    “皮狗,想给我卖命,可没那么容易呢!”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身影骤然暴起,一柄耀着寒光的长剑如一条过江银龙般呼啸而出。随着长剑划过的,是一阵阴冷的寒风,和一道银色的残影!

    如流星!如闪电!

    长剑破空,人未至而声先至!

    叮!

    当!

    噗呲!

    第一剑,刺破人障!

    第二剑,虚招佯攻!

    第三剑,饮血封喉!

    游龙剑上,丝丝殷红的鲜血渐渐流淌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滴大而亮的血珠,在剑尖来回挣扎了一番之后,终于扛不住地心引力,骤然掉落,摔在了草丛之中。

    啪嚓!

    似乎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一个另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段玉成捂着脖子,怒目圆睁,瞳孔中充满着惊恐、愤怒、困惑和歇斯底里的不甘!

    对方只用了三剑!

    而自己只格挡了一下!

    苦练二十载的石破天惊剑法,真的如此不堪一击么?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天下武学,唯快不破么?

    想到这里,段玉成的瞳孔渐渐放大,眼神渐渐黯淡了下来。

    咕嘟咕嘟……

    似乎想说什么,嘴里却被喷涌的鲜血填满,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噗通一声,轰然倒地!

    筑基境三等修为、江河帮青龙堂甲字番档头、青龙堂香主席大弟子,这些他曾无比痴念的称号,从此与他定格在了这一刻,再无人与他相争了。

    呼啦,所有人近乎本能地后退了数步。

    已经拔出兵器的,悄悄地垂了下去。而没有拔出兵器的,则紧紧地按在腰间,弓着身子死死地盯着秦书淮。

    三剑,他真的只用了三剑!第一剑冲开了人墙,第二剑虚晃一招,第三剑就见血封喉!段玉成、段档头,甲字番的第一高手,死了!

    一股无比厚重的恐怖气氛弥漫开来!

    秦书淮手腕一动,引得众人又是呼啦一声退后数布,有胆小者已两股战战,连站都站不直了。

    却只见他不过是长剑入鞘而已。

    “皮兄,我这杀狗剑法如何?”

    皮狗脸上的横肉,有些神经质地狠狠地抽搐了几下,接着从喉咙底弹射出四个字,“皮狗佩服!”

    “教你如何?”

    “教会皮狗,不怕以后杀不了狗了么?”

    “无妨,我还有打狗棒法呢。”

    今天周六,祝大家周末愉快!谢谢每一个支持我的人,我会为你们,好好写每一个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