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十四章 可要卖命?
    小喽啰哆哆嗦嗦地打开包袱,只见里头赫然出现了两颗硕大的圆脑袋,其中一颗的眼睛还是睁着的!

    段玉成一见顿时脸如纸色,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这分明就是巨擎二子的脑袋,他又如何不认得?

    不可能,绝不可能!以巨擎二子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打不过这三人?

    小喽啰又递上来一个被鲜血浸透了的纸条,说道,“对方还留了个纸条!”

    邱大力接过来一看,只见上书“恭贺香主,巨擎二子已诛!”

    却独独没有落款。81中

    邱大力眉头拧成了一股绳,走到段玉成面前,“啪”地将纸条扔到段玉成脸上,一脸阴郁的说道,“你不是说他被杀了么?那这又是什么?”

    段玉成捡起纸条一看,脑袋又是一阵轰鸣。

    强行定了定心神,说道,“师父,这是巨擎二子的脑袋确实没错,但未必就是秦师弟杀的。虽然我们也很希望有这等奇迹出现,可是……书淮他当时确实中了一记天罡流星锤,口喷鲜血地倒在了地上,任凭我们怎么呼唤都没有应答。此事、此事当真是怪了!莫不是有另外的人在暗中帮助我们?”

    邱大力平下心来细细想了想,有些同意段玉成的看法。江河帮据说后台颇大,虽然连自己这个香主都不知道后台是谁,但也隐约感觉一直有股强大的力量在暗中相助,说不定就是那股力量帮的忙。

    不过,对于秦书淮他还是抱了一丝侥幸。

    于是对段玉成说道,“从明天起,你带着甲字番的弟兄都给老子去找秦书淮!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明白吗?”

    段玉成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说道,“弟子遵命!”

    眼中,闪过一丝阴毒的寒芒。

    深夜,段玉成房间。

    房间里聚集了五个人,除了段玉成,还有内伤未愈的齐威、腿上打着石膏的龅牙以及另外两个叫梁二、梁三的两兄弟,这四人都是段玉成的亲信。

    此番召四人前来,自然是为了秦书淮的事情。

    “齐威,你先说说,当时你与他过招,感觉他大概是多少修为?”

    齐威摸了摸隐隐痛的胸口,迟疑了会,说道,“至少……至少五等。而且他的拳法颇为精妙,怕是得自名门大派的真传,绝不是什么小小玉剑派能教出来的!”

    段玉成看了齐威一眼,又问了龅牙同样的问题。

    龅牙看了眼齐威,也说道,“至少五等,没准……四等也有可能。”

    龅牙自然是往高了说,毕竟自己被打折了一条腿,把对手修为说高点自己的脸就少丢点。

    段玉成微微颔,说道,“看来这小子还真是天才……这么说他之前说自己筑基境八等是隐藏实力了?”

    说到这里,眼中又闪过一丝嫉妒与愤恨。

    梁二脸上横肉一抖,阴阴地说道,“此人有这等心机,怕是藏着天大的野心。档头,咱得早作决断啊!”

    龅牙疑惑道,“可是如果巨擎二子是他杀的,他为何不大大方方现身呢?”

    段玉成冷笑一声,道,“他是怕一现身,没见到邱香主就被我们杀了吧!”

    梁三点点头,说道,“档头说的没错。想必是他虽杀了巨擎二子,却自己也深受重伤,所以便想先报功,待伤愈后再露面!”

    齐威想了想,也点头道,“没错。他深怕这功劳被别人抢了,所以先把脑袋送来。但又怕我们去找他,便故意不在字条上留落款,以为这样我们就会相信是其他势力在帮我们。待他伤愈回来,他只需说出字条上写了什么,他几时将人头扔进院内的,这功劳就还是他的!呵呵,论心计这小子倒是好手。”

    段玉成嗤笑道,“跟老子玩手段,他还嫩着呢!通知所有弟兄,全力搜索秦书淮,必要的话可以请友堂的弟兄协助!谁找到秦书淮,赏银五十两!反正这也是师父的意思!”

    顿了顿,忽的面色一沉,阴冷无比地说道,“不过,师父他老人家可只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并没有说一定要他活着回来!”

    齐威咬牙切齿地一笑,“呵呵,档头放心,我们自然是不会让他活着回来的!”

    秦书淮在山中呆了三天,这三天里他用剩下的4oo侠义点买了两颗小培元丹,在小培元丹的辅助下,又将真气提升到了四等!

    可以说,对于彻底领悟易筋经的他而言,修炼筑基境易如反掌!成长度比之当年的游坦之,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赖三儿和皮狗的伤势也恢复了一半左右,这大大出预期,让秦书淮开始怀疑商城内的药品,药效比现实中的更为强大。

    第四天清晨。

    镇东,济仁堂药铺。

    一个布衫少年手里拿着几幅疗伤的中药,匆匆忙忙地走出药铺。一边走,一边谨慎地回头张望。

    他的身后,两个商贩打扮的男子悄然跟了上去。每走几十米,两人都会在某处刻下一个暗号。

    另有一个男子飞往江河帮总部奔去。

    少年进了一座山,来到了一间破木舍里,然后拿出药,在一口黑乎乎的锅里煎了起来。

    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上去有几分得意,又有几分不屑。

    屋外的空旷地里,赖三儿盘腿而坐,在闭目调理真气,以加快内伤复原。而皮狗则耷拉着半好没好的手臂,练着一套不知名的剑法。

    苍翠的峡谷内弥漫着药香味,即便是迷路的山客,也很容易循着药香走到这里。

    “皮狗,你的剑法品级太低了。回头我教你一套更精妙的剑法。”秦书淮对皮狗说道。

    皮狗森然一笑,“秦兄,学了你的剑法,可要皮狗给你卖命?”

    秦书淮荡然一笑,反问,“在江河帮,你不也一样在卖命?”

    皮狗手上用力陡增,剑尖寒芒更甚。

    “皮狗本事越大,卖命的价码可越高,没准你这是亏本买卖!”

    秦书淮哈哈大笑,“秦某做买卖,只看人不看利。”

    皮狗笑而不答,一柄长剑上下飞舞,寒气越逼人。

    秦书淮指了指细细索索呈现不规则响动的草丛,对皮狗说道,“皮兄,一会我给你看看我新悟的一招剑式。”

    “剑式何名?”

    “杀狗剑法!”

    皮狗一愣,继而大笑,“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