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十一章 好汉子
    赖三儿吧啦吧啦又是一通骂,语言极为粗俗,而且还使用了排比、明喻、暗喻、讽刺等多种修辞手法,气势颇为磅礴,骂得古尔珂暴跳如雷,一下子就把主攻目标对准了赖三儿,大有不砸烂他脑袋不罢休之势!

    秦书淮的七十二路夺命追魂剑,本身就是以进攻见长,事实上刚才古尔珂一直猛攻他就是最好的防守,可以极大的限制他的挥。81中文  网但是现在古尔珂做出了一个最差的决定,他调头去进攻赖三儿而任由秦书淮挥,根本就是放着老虎打兔子。

    秦书淮调转全身的易筋经真气,展开了猛烈的攻击。一时间剑尖寒芒四溢,鬼魅般出现在古尔珂的上路、下路、中路、左路、右路,如同无数枚箭矢齐射一般。古尔珂只觉浑身寒气笼罩,眼前一片寒光,分不清哪处是虚哪处是实。大骇之下想收锤专心防守,却哪里还来得及,只听“噗嗤”一下,右手手臂处深深地中了一剑。

    古尔珂又惊又怒,正想拿锤砸向秦书淮,皮狗又不声不响从左侧刺出一剑,正中古尔珂的左臂。这剑出得恰到好处,要是早一秒晚一秒都刺不中,显示出皮狗极强的战术素养。古尔珂大怒,立即抬手一个甩锤向皮狗砸去。流星锤来势凶猛,皮狗刚刺出一剑来不及收回,只得弃剑一跃,却仍被砸中了左肩,登时整个身体都飞了出去。

    重重地摔倒地上,噗地吐出一口鲜血,脸上的表情无比痛楚。却又深吸一口气,捡起地上的一把断剑,耷拉着左臂又站了起来。

    大吼一声,“来战!”

    重新杀了进来。

    秦书淮大笑一声,“好汉子!”

    古尔珂多处受伤,此刻就像一头了疯的公牛,已经完全乱了,眼中只有猩红的鲜血!

    秦书淮经过一番鏖战,对七十二路追魂夺命剑已越的熟悉,加上此刻古尔珂已经阵脚大乱,漏洞百出,进攻起来便更加得心应手!

    皮狗受伤,赖三儿便成了秦书淮的主要助手。他不断地袭扰古尔珂身后,而且继续使用他的“嘲讽”天赋,扰乱古尔珂的心智。古尔珂越暴躁,在躲过秦书淮一番连击之后,抬手一个甩锤向赖三儿砸去。秦书淮看准时机,游龙剑寒芒一闪,狠狠地削向古尔珂手腕。只听“噗呲”一声,一只肥大的手掌便落了地!

    古尔珂被断了右手,登时面如土色,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响彻天际!鲜血如喷泉般涌出来,不但喷的让他成了血人,连秦书淮、赖三儿、皮狗都溅了一脸血,场面十分骇人。

    秦书淮还是第一次见识这么血腥的场面,不过此刻也无心感慨,又飞刺出一剑直奔古尔珂心窝,想尽快结束这场战斗。然而就在此时,一个铜锤如同流星般飞来,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剑上。

    “当!”

    铜锤与剑相碰,撞出一阵耀眼的火花。秦书淮只觉一股巨力从手腕传至手臂,继而让全身一震!好在游龙剑韧性极佳,在刚刚相碰的一刹那剑身弯曲了一个极大的幅度,起了减震的作用,否则非脱手不可!

    秦书淮定了定神,忽地现又从天而降一个巨大的肉球,心中暗叫不好,赶忙侧身一闪。肉球轰地砸在他的身侧,扬起一阵灰尘,竟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来!

    来者正是古尔金!

    秦书淮再一看,段玉成等人竟然都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好一个借刀杀人!

    古尔金见自己弟弟古尔珂断了一手,登时大怒,舞起两只流星锤铺天盖地地朝秦书淮袭来。古尔金的锤法比古尔珂又更为精纯,一时间秦书淮只有招架之功,几无还手之力!

    而与此同时,古尔珂与赖三儿和皮狗又大战起来。他封了自己几处穴道,减缓了血液的流失,不过因为手部大动脉已断,所以仍然流血不止,若是半个时辰之内得不到救治必然失血过多而死。古尔珂知道自己撑不久,便奋力一搏,而赖三儿和皮狗也知道这点,他们的战术就是拖。

    古尔珂单手使锤朝两人猛攻。两人差了古尔珂好几个等级的修为,一时间只能疲于招架,险象环生。不多久赖三儿就中了一锤,虽然古尔珂已是强弩之末威力大减,但也是砸地赖三儿口吐鲜血。

    形势极为险峻!

    就在这时,秦书淮忽觉丹田又是一胀一松,接着又听传来一个系统声。

    “恭喜宿主,由于易筋经隐藏值的提升,您的真气修为达到了筑基境五等。目前易筋经下篇第一层的修炼进度为:百分之四十五。”

    秦书淮顿时大喜,如此高强度的对战果然让真气修为提升的飞快!短短一刻钟时间,便整整提升了一等!

    一等之差,即便是普通真气也能让武者的战力有极大的精进,更何况秦书淮修炼的是易筋经真气!

    没过多久,秦书淮便觉得体内真气的运行度较之前大为提升,导致爆强度、出手度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手中的游龙剑飞舞起来嗡嗡作响,散出的寒光更为凛冽,长剑如同鬼魅一般四下出击,令人眼花缭乱。

    “叮咚,恭喜宿主,由于追魂夺命剑隐藏值的提升,您已升至第三层。”

    秦书淮又是一喜,看来高强度的对战,无论对于真气还是外功的提升都是极大的。

    于是,手中的长剑越凌厉了。

    古尔金一惊,隐隐感觉对方的实力忽然之间又大为增强,不禁闪过一个念头,莫非对手之前隐藏了实力?

    场上局势顿时产生了变化。按照系统的提示,对方的弱点是“锤快而身不快”,秦书淮便与对方拼起了身法。七十二路追魂夺命剑,讲究路数多变灵活,自然蕴含了上乘的身法走位。反观古尔金,庞大的身躯给了他无尽的蛮力,却也让他的身法慢于常人。

    古尔金知道自己身法缓慢,只得站在原地以不变应万变,飞舞双锤拼命防守。岂知越是防守,七十二路夺命追魂剑的威力越大。一套完美的“破防十三式”之后,古尔金的防守已经彻底被打乱了,秦书淮看准一个空档忽然递出一剑往古尔金的咽喉刺去,古尔金大惊之下慌忙拿铜锤格挡,却猛然现对方又手腕一收,长剑悄无声息地转了向,登时心道不妙!

    “噗呲!”

    时间似乎骤然静止。

    古尔金难以置信地看着秦书淮,眼中充满着不甘与愤怒。

    蓦地,巨大的身躯犹如漏了气的皮球一般渐渐坍塌下来。

    在他的心口位置,一柄长剑深深地没入了半截!

    轻轻地抽出长剑,看着血液如同小溪一般涌出,秦书淮淡淡地对古尔金说道,“去吧。”

    小山般的身躯轰然倒下。

    “哥哥!哥哥!”

    古尔珂见状已经完全崩溃了,撇下赖三儿和皮狗,像头疯牛一样冲秦书淮横冲直撞而来。

    这是找死!

    秦书淮眼中寒光一闪,举起长剑毫不犹豫地刺向了他的喉咙。古尔珂不避不闪不挡,就这么看着长剑没入了自己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