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十章 借刀杀人
    秦书淮这才明白两人这么高为何要坐低矮的蒙古马,蒙古马虽然不快但耐力好,也只有这种马能驼着这么重的两人长途跋涉。8 1中

    见两个胖子走进了埋伏圈,段玉成立即一声令下,顿时三十余名甲字番的帮众呼啦一下冲了出来,将两人团团围住。

    蒙古马受惊,长嘶一声,其中一匹想抬起两条前腿玩个花式受惊,不过马背上的胖子实在太沉,竟生生地将它压跪在地上了……

    两个胖子轻轻地扫了众人一眼,嘴角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两人长相极为相似,只是一个脸上有颗痣,一个没有。有痣的胖子叫古尔金,是哥哥,没痣的叫古尔珂,是弟弟。

    古尔珂呵呵一笑,对古尔金说道,“哥哥,来了一群苍蝇。”

    古尔金也是一笑,对众人说道,“你们可是江河帮的?”

    段玉成笑道,“既然知道我们是江河帮的,还不受降?兴许还能饶你们条狗命。”

    古尔珂和古尔金顿时都大笑起来,身上的肥肉不住地颤动,上下翻飞。

    笑完,两人下了马,背对背地一靠。

    古尔金说道,“赶紧吧,一会就会有人来接我们了,这功劳还得均着分,就太没劲了。”

    段玉成阴阴一笑,看了看身边的几人,几人还以心领神会地一笑。

    “杀!”段玉成一声令下。

    顿时所有人都围了上去。

    “巨擎二子”飞快地舞动着手里的流星锤,四颗银色的圆锤上下翻飞舞地密不透风,犹如一张银色的护罩牢牢地护住了两人。一时间无数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夹带着数不清的火花,让人眼花缭乱。

    “叮咚!检测到对方武学:天罡流星锤!强度等级:二星半。优势:势大力沉、锤凌厉而刚猛。弱点:锤快而身不快。可克制功法:以度见长的剑法,或以度见长的身法。推荐宿主立即购买追魂夺命剑。”

    与上次不同,这次系统还有了推荐功能。系统功能的一次次变强,这让秦书淮产生一个疑问,难道系统本身也可以升级?

    第一轮围攻下来,甲字番这边所有人都被震慑了。

    天罡流星锤势大力沉,加上两个胖子天生神力,凡与流星锤相碰的兵器,轻则卷刃重则断刃!此时已有好几人手上的长剑断成了两截。

    秦书淮也感觉虎口阵阵麻,自己不会剑法,纯粹是一阵乱捅,没什么用不说,有好几次游龙剑差点被打得脱手。

    看来所有人还是低估了“巨擎二子”的战力,这么打下去根本没有机会。

    于是毫不犹豫地卖了所有小培元丹,立即买下了追魂夺命剑,准备拼死一搏!

    “恭喜宿主已初悟追魂夺命剑。本剑法共计八层,初悟阶段系统默认为二层,若要继续提升,请宿主勤加练习,或在战斗中使用本功法以激活隐藏值,隐藏值提升后系统会自动升级该功法。”

    古尔珂和古尔金哈哈大笑,古尔珂又道,“江河帮也不派点好手来,太无趣啦!”

    段玉成脸上浮现出一丝异样的表情,说道,“甲组跟我进攻古尔金,乙组进攻古尔珂!杀!”

    众人轰然应命,又一鼓作气杀了上去。

    秦书淮被编在乙组,虽然知道段玉成的战术根本没什么用,不过还是施展出追魂夺命剑冲了上去,向古尔珂起了一波凌厉的攻势。

    追魂夺命剑不仅剑法凌厉多变,而且也包含了极佳的身法走位,配合轻灵的游龙剑更是如虎添翼,长剑犹如一条吐信的银蛇,刺、劈、砍、削变幻莫测,剑尖就是阴毒的蛇头,没有机会便四下游走,一旦古尔珂的锤舞稍有破绽,便会迅出击咬他一口。古尔珂一人对付十几人,双锤虽看上去舞地密不透风,却在追魂夺命剑的攻击之下,难免顾此失彼,一时间无比被动,身上也挂了几处彩。虽然不致命,却也是让他心中大震。

    情况渐入佳境之时,秦书淮却猛然现,自己身边的人正越来越少,不知不觉自己这方竟然只剩下了三人。

    一个是自己,另两个则是赖三儿和皮狗。

    秦书淮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地看了眼段玉成,却见他也正看着自己,嘴角带着一丝阴沉的笑意。

    随着人数的减少,古尔珂的压力大减,顿时嗷嗷怪叫着攻向秦书淮。刚才被秦书淮刺出了几道口子,让他暴怒不已,现在他打算血债血还!

    而段玉成那边,以近三十人围攻古尔金,竟然被打得节节败退,而且退的很有秩序,仿佛一开始就是商量好的一般!古尔金打得兴奋,见段玉成退去哪肯善罢甘休,嗷嗷怪吼地追了上去。

    这一下子战场便被分成了两块,一块是古尔珂对战秦书淮、赖三儿和皮狗三人,一块是古尔金一人追着段玉成带领的三十几人打!

    秦书淮这下明白了,原来段玉成是想借古尔珂的手除掉自己!当然,还有自己身边的两人。这个段玉成,但凡对他的档头位置有所威胁的人,都要赶尽杀绝!

    这时他已被古尔珂死死缠住,根本无法脱身了!

    古尔珂的流星锤势大力沉,每一击都有千斤之力,几乎不能与之硬碰。秦书淮无奈,只好利用追魂夺命剑的身法频繁走位,一边躲避一边寻找战机。古尔珂一心只想用流星锤砸烂秦书淮的脑袋,至于赖三儿和皮狗则根本不屑一顾。

    赖三儿也瞧出了不对劲,说道,“乖乖,怎么人都跑了?这是哪门子的战术?”

    秦书淮费劲地闪过一锤,然后说道,“段玉成要借刀杀人,你们先撤吧,我跟这胖子周旋!”

    赖三儿呸了一声,骂道,“原来江河帮也是这么不讲义气,老子真是瞎了眼了!”

    一直不做声的皮狗冷冷说道,“秦兄弟,你主攻我给你做副手!”

    秦书淮感激地看了皮狗一眼,笑道,“好!那我们玩把大的!”

    赖三儿听毕说道,“三对一有把握吗?这胖子的双锤厉害的紧!我的剑都快残啦!这可是我老爹传给我的!他大爷的,这天杀的胖子!”

    秦书淮听烦了,说道,“赖三儿,你先撤!”

    赖三儿瞪大眼,吼道,“你当我什么人啦?我要是丢下你们和那帮杂碎有什么区别?出来混都不讲义气,他娘的比驴还不如!”

    皮狗道,“闭嘴!”

    连古尔珂都被说烦了,忽地调转方向,流星锤如一枚炮弹一般径直往赖三儿头顶飞去,赖三儿正喋喋不休呢,见流星锤飞来当即咯噔一下,慌乱之中想拿剑格挡。

    秦书淮一看当即身形一晃,拿剑直刺古尔珂手腕,逼迫古尔珂立即收手,这才救了赖三儿一命。刚才赖三儿这是自找死路,流星锤势大力沉,凭他的修为拿剑怎么挡得住?

    赖三儿惊出一身冷汗,又喊道,“乖乖,吓死老子了!秦兄弟,你救了我赖三儿一命,赖三儿记下了。死胖子,死猪头,你赖爷爷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