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十九章 巨擎二子
    从饭馆回到房间,秦书淮倒头就睡。81 中 Δ文 网

    第二天一早起来,感觉体内真气又充盈不少,便立即打坐练功。

    很快到了卯时。江河帮在每天卯时都要点卯,点卯之后就是早饭。秦书淮便穿上衣服,跑到了青龙堂专属的演武场去点卯。

    演武场熙熙攘攘的已经聚集了一大群晨练的帮众。在总舵的青龙堂,帮众分甲、乙、丙三个番,每个番三十多人,总计有近百人。这些人有的拿刀、有的耍棍、有的用剑,一个个都练得满头大汗,现场刀剑碰撞声、吆喝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不过当秦书淮出现后,人群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不少人窃窃私语。

    “就是这小子,昨天以一敌三,不仅废了龅牙一条腿,连甲字番副档头齐威都被他打成了重伤!”

    “啧啧,不用说,又是一个堪比段玉成的天才!哦不,或许比段玉成还厉害!”

    “那你赶紧去巴结他一下啊,没准下一个甲字番的档头就是他了!”

    “你想害死老子啊。没听段玉成话吗?谁敢跟这小子说一句话谁就是跟他为敌!看着吧,这小子要不被段玉成逼走,要不就得被段玉成废掉。天赋好有什么用?得罪段玉成照样死!”

    秦书淮很低调地找了个角落,想避开段玉成,不过段玉成还是过来了。

    出乎他的意料,段玉成的态度较之前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竟然对他嘘寒问暖起来。

    “秦兄弟,来这里还习惯吗?不习惯可要说,直接来找我也成。”

    秦书淮自然不会相信他有这么好心,这种笑里藏刀的戏码他在电视剧里看过无数遍了。这种人才最可怕,表面上客客气气的,暗地里随时想捅你一刀子。不过对于秦书淮来说这反而好了,只要段玉成不马上来报仇,过不了多久他想报都报不了了。

    于是淡淡一笑,道,“还行,更何况还有三位师兄陪我玩,就更有趣了。”

    段玉成笑道,“那就好。放心,以后会有更多兄弟陪你玩的,包括我。”

    秦书淮点点头,“那就多谢段档头了。”

    点了卯吃了早饭,秦书淮又回屋练起了功。一直练到傍晚,终于耳畔一阵嗡鸣,到了筑基境六等了!

    见段玉成也没来找自己麻烦,秦书淮倒也乐得清静。不过心里隐隐觉得,他应该很快就会出手了。

    吃过晚饭,忽然有帮众传令,说甲字番全番立即在演武场集合。

    所有人都脸色一变,然后纷纷跑向演武场,秦书淮也跟了过去。

    邱大力已经站在演武场了。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精瘦男子,就是之前给秦书淮地字甲科牌子的那位。他叫林萧,是邱大力的智囊。

    所有人集合完毕,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邱大力说道,“弟兄们,我们收到消息,漕帮派了巨擎二子来驰援青乌镇,今晚戌时就会到达镇东的官道上。如今在青乌镇,我江河帮与漕帮决战在即,这两人要是到达漕帮,未来就是一大祸患。所以今晚我们必须在半道弄死他们!”

    话音刚落,秦书淮又听耳畔响起了一个机械的声音。

    “叮咚,新任务开启。”

    “任务名:第一滴血。任务描述:杀死“巨擎二子”。任务奖励:7oo点侠义点,银丝锁环甲一件,绿色幸运转盘一次。警告:任务难度s级,宿主有身亡的危险,请谨慎。”

    秦书又惊又喜。喜的是任务奖励不少,如果完成任务就可以买下追魂夺命剑谱了。惊的是任务难度竟然达到了s级,想必这“巨擎二子”实力不弱。

    邱大力又道,“这巨擎二子,想必也有兄弟听说过。这两人身如蛮牛,力大无穷,又是双胞胎,所以心意相通,配合起来极为默契。而且他们已是筑基境二等的修为,战力颇为强大,所以大家务必小心!”

    秦书淮眉头一皱,自己不过筑基境六等,要杀这两人的难度太大,恐怕只能通过补最后一刀的方式来完成任务了。不过去的人这么多,就算补刀也不容易啊。

    其他人的脸色也都不太好看。巨擎二子的威名大多数人都听过,据说此二人的天罡流星锤下亡魂无数,就连玄通境的高手都杀过!

    邱大力又对段玉成说道,“玉成,这次任务是我从魏护法那抢来的,其他堂口可都看着呢!乙字番、丙字番都需驻守总舵,所以只能派甲字番单独前去,你有把握吗?”

    段玉成说道,“师父放心,甲字番一定不辱使命。”

    “确有把握?不用为师一道去么?”

    段玉成摇摇头,道,“护法严令各堂香主需坐镇本堂,防止漕帮偷袭,所以师父您还是不去的好。那二人虽强,不过甲字番也有兄弟三十余名,自我之下,筑基境四等的弟兄五名,五等的十二名,料想杀死他们绰绰有余。”

    邱大力点点,“好!那你们多加小心。”

    顿了顿,邱大力又看了秦书淮一眼,说道,“还有,书淮是新人,你身为档头就需照得他周全,明白吗?”

    段玉成玩味地一笑,道,“徒儿明白,即便师父不说,徒儿也会护得书淮周全的!”

    秦书淮心里咯噔一下,隐约感觉有些不妙

    戌时,镇东官道。

    月光下,一行身穿夜行衣的壮汉悄然埋伏于道理两侧。

    秦书淮趴在路边的草丛里,全神贯注地看着空荡荡的官道,手心紧张的有些冒汗。

    他的身旁,一左一右趴了两个十岁的少年。这两人一个叫赖三儿,十九岁,如今已是筑基境八等。另一个叫皮狗,也是十九岁,筑基境七等。普通人二十岁才筑基,所以这两人天赋算是很不错了。不过在甲字番熬了两年多了,到现在都只是普通帮众。

    段玉成派这两人贴身保护秦书淮,倒让秦书淮一阵意外。

    赖三儿话多,总忍不住低声要跟秦书淮搭腔。

    “秦兄弟,你真的只有筑基境八等么?乖乖,那你怎么打败齐威的?”

    “玉剑派的功夫真的这么厉害吗?乖乖,那怎么还会给魔教灭了?”

    “秦兄弟,有空我们切磋一下?你别误会,我不是要跟你打架,就是好奇。”

    一旁的皮狗话不多,听了一阵实在听不下去了,便冲赖三儿低声呵斥道,“闭嘴!”

    赖三儿白了皮狗一眼,不服气地说道,“闷葫芦,你自己不说还不兴别人说了?对方又没到,说两句怎么了?”

    话音刚落,只听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

    所以人都立即屏气凝神,将头深深地埋入草丛中。

    借着月光,秦书淮看到两匹蒙古马不紧不慢地走来。马上是两个铁塔般粗壮高大的胖子,目测足足有两米多高,坐在低矮的蒙古马上,就像长了四条腿的怪物在月下行走,殊为恐怖。他们的手上各自拿了一对流星锤,每个锤足有一个半的篮球大,在月色下微微闪着寒光。锤子下边是手腕粗的铁链,一路叮当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