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十八章 论策(二)
    三位书生一听秦书淮说出这等妄语,纷纷脸色一变,低下头不再言语。81中心里却都是冷笑,这小子果然是个愣头青,咱们在这议论朝政是可以的,但是他这么一说就有蛊惑民心、诽谤朝廷的嫌疑了,弄不好引来锦衣卫和东厂的人。这种没脑子的武夫,还是离远点好。

    秦书淮见几人都不再说话,觉得无趣,便准备打道回府。刚才喝的酒有点烈,脑袋有些晕,走路都有些晃,心想以后还是少喝点酒为好。

    却不想刚起身,一个高大干净的汉子走了过来,对他说道,“这位兄弟,我家主人请你上去一叙。”

    秦书淮半醉半醒,看了眼来人,说道,“你家主人是谁?”

    汉子淡淡一笑,道,“兄弟不必惊慌,我家主人只是想与你聊聊天而已。”

    秦书淮大手一挥,道,“谁惊慌了?带路!”

    跟着汉子来到了二楼一个精致的包间里,只见里头坐着一个锦袍老者,约六十来岁的年纪,颇有威严。

    秦书淮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大人物,酒也醒了一半。

    老者冲秦书淮和气一笑,说道,“书淮小友,可否陪老夫喝两口?”

    秦书淮虽有醉意,不过还是呵呵一笑,道,“小子敢不应命。”

    两人喝了几杯,老者又道,“小友方才一番策论,当真是别开生面,让人醍醐灌顶。老夫冒昧地问一句,小友师承哪位高人啊?”

    秦书淮一愣,原来这老头之前一直在旁听。想了想,如果说是自己想出来的,恐怕老头也不信。于是随口胡诌道,“家师无崖子,不过想必先生应该没有听过。”

    老头眉头微皱地说道,“无崖子?惭愧惭愧,此等高人老夫竟未曾听说。如是方便的话,小友可否引见?”

    秦书淮摇摇头,说道,“家师已经仙去了。”

    老头不无遗憾地叹了口气,“此等大才,却是可惜……书淮小友,不知尊师是哪门学派啊?”

    秦书淮隐隐感觉这老头不简单,心想若是能引起此人注意,未来可能会有所助益,所以这牛逼得好好吹一番才是。

    脖子一扬,一脸傲然地说道,“家师只收了我一个徒儿,倒没有说咱是哪门学派。不过,每逢节气家师都要供奉鬼谷子先生,想必他便是我们祖师爷了。”

    老头眼睛骤然亮,不由奇道,“鬼谷一派?小友,尊师平常都教了你些什么?”

    秦书淮叹了口气,说道,“家师博学渊源,天文地理、时政农务,纵横之道、鬼谋之法,无所不精。只可惜家师去的早,小子只学了点皮毛而已。”

    老头将信将疑地看着秦书淮,沉吟了会,又说道,“小友确实只学了皮毛而已。方才小友一番辽东策论,看似洞若观火,实则只管中窥豹,见一斑而不见全身而已。”

    秦书淮说道,“愿闻先生高见。”

    老头说道,“辽东之患,并非一地之患,而是全局使然。小友所说的这些,并非朝廷不知,无奈掣肘良多,不是三言两语便可解决的。”

    秦书淮点头道,“先生所言极是。大明之患,辽东不过是三者其一而已。”

    “哦?三者其一?”老头喝了口酒,饶有兴致地说道,“哪三者?”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那就得先请教老先生大名了。”

    老头哈哈一笑,道,“你这泼皮小子,吊老夫胃口。”

    秦书淮一本正经地说道,“并非小子吊胃口,而是家师教诲小子,对有些人说得真话,而有些人却说不得真话。”

    老头笑道,“尊师果然有道。那么,老夫姓孙名承宗,字稚绳,不知够格听小友一番真话否?”

    秦书淮虽有一定心理准备,不过闻言还是一惊。

    孙承宗,这如雷贯耳的大名他岂能没有听说?他是天启皇帝的恩师,也是袁崇焕的恩师,是明末唯一可称得上战略家、军事家的大人物。就是他一手修建的关宁防线,为大明延续了二十几年的命脉。他坐镇辽东期间,辽东安宁无比,后金根本连进攻的念头都没有。总之,他有当朝文官所没有的眼光和战略。虽然他也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可算是大明仅存的尚还清醒的文人之一了。

    算起来,孙承宗在天启五年自请罢官以来,至今已经在野四年了。不过在野归在野,他依然是崇祯倚仗的智囊。而且根据历史,己巳之变后他会被再度启用,官至太傅。

    总之,这个大腿不可不抱!

    秦书淮当即起身,深深地行了个大礼,说道,“原来是孙阁老,小子方才有眼不识阁老,实在是孟浪唐突了。”

    孙承宗哈哈大笑,说道,“繁文缛节就免了,老夫只问一句,小友可以说真话了吗?”

    秦书淮说道,“阁老面前,自无妄语。如刚才所说,大明之患有三,非在阉党,而在辽东、文官、武林三处而已。”

    孙承宗微微颔,若有所思了一会,又淡淡一笑道,“辽东之患路人皆知,武林之患也暂且不说,这文官之患倒是新鲜,小友可否详说一二?”

    秦书淮道,“所谓文官之患,即是文官结党营私,大搞党争。他们奉行非我朋党,其行必恶。试问我大明朝以来,多少有才之士因为文官攻讦而下台的?”

    一提起文官集团,秦书淮就滔滔不绝地大骂了起来。

    明朝末年的文官,从根本上就是小资产阶级、官僚阶级利益的代言人,纵观整个中国历史,他们可以说是最赤果果、最无耻的维护本集团利益的朋党团体。比如,明末以东林党为的文官集团打着“不与民争利”的道德大旗,坚决抵制向工商业和矿业等征税,却主张对农业征收重税,以此来弥补国库的空虚。要知道明末已经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工商业者掌握了大量的财富,放弃这么优质的税源,需要向底层的农民征收多少税才能弥补?可以说,正是他们的畸形税收政策导致了明末农民起义不断,也导致边关将士军饷不足,间接帮助后金崛起,最终灭了明朝。

    这只是一方面。明末的文官还对吵架情有独钟,不管是百官、辅甚至是皇帝,只要稍稍做的有些瑕疵,一大群文官便会群起而攻之,试想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谁还能大胆地进行改革?

    更让人鄙夷的是,这群文官天天以“清流”自居,不但空谈理想却无一可行的措施落地,而且到了满清入关后,除了少数几个铁骨铮铮的读书人抗争到底,很大一部分文官都做了他们曾经最鄙视的事情投降。最著名的当属明末东林党的领袖钱谦益,喊了一辈子的礼仪廉耻,也曾用此攻击过无数政敌,却当清军兵临城下,一代名妓柳如是要拉着他跳河殉国时,竟以“水太凉”为由拒绝了,最后跪在城门口迎接清军入城。连个娼妓都比他有气节,由此可见所谓的“清流”到底是什么样的一路货色。

    秦书淮早已决定,若是有一天自己执掌东厂,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洗朝中的文官集团,即便因此背上千古骂名也无不可。

    狠狠地骂了一通,骂的孙承宗的脸色相当难看,秦书淮这才想起来孙承宗也是个文官,而且还是个大文官……

    赶紧解释道,“那个,孙阁老,我并不是说您,我说的是那些结党营私的文官。”

    孙承宗淡淡一笑,道,“无妨。老夫让你说真话,你说便是了。”

    两人相谈甚欢,直至饭馆打烊才依依不舍的告别。

    临走之前,孙承宗送了秦书淮一本书,说道,“书淮小友,此番匆忙不能与你畅聊,不如十日之后,我们在京师柳是书馆再见如何?”

    秦书淮求之不得,便立即说道,“小子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