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十二章 江河帮青龙堂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从屋外传来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接着眼角瞥见一个黑色之物飞了进来。8 1中Δ文 网秦书淮一激灵,迅伸手一抓,稳稳地接住了来物。定睛一看,竟是一个黑色的箭头,箭头上绑着一封书信。

    打开书信一看,现里头竟是一个拜帖,拜帖上写着,“兹有淮南玉剑派大弟子秦书淮,受艺于本派大护法齐淮南门下……”,大概意思是说秦书淮是淮南玉剑派的人,出来行走江湖请各门派行与方便之类的。

    秦书淮想了想,这应该是王承恩派人送过来的,估计是想让自己以这个身份进入江河帮。也对,自己要是来路不明,贸然去投靠江河帮,江河帮自然不会放心。

    想到这里忽然一惊,这么说真的有人在跟踪自己?

    所以那个女孩不是弱智?

    她究竟是什么人?

    想了一会,又淡然一笑。大家萍水相逢,是不是弱智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退了房,跟店家打听了下江河帮总舵的位置,便直奔而去。

    江河帮总舵,位于青乌镇的西南边,是一座占地几十亩的级大宅院。大宅院之中,除了亭台水榭等一应俱全,又有七八个较小的院落。占地面积大,门面又殊为气派,在青乌镇算是非常显眼的建筑了,因此十分好找。

    江河帮,顾名思义,就是靠江河吃饭的,做的也是漕运的买卖,这点和漕帮一样。江河帮是近两三年才起来的帮派,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展的非常迅,以青乌镇为总舵,现在已经沿着京杭大运河展出了八个分舵。尤其是在青乌镇以及附近一带,江河帮的势力已经隐隐有压过漕帮之势,因而让漕帮极为忌惮。

    因为扩张快,所以江河帮几乎常年都在招小弟。进入江河帮的待遇非常好,就是最底层的小弟,入帮先给纹银五两,然后再两套换洗服装,帮里还供饭供住,每个月还有雷打不动的三两津贴,这待遇绝对秒杀漕帮。导致很多原本漕帮的人纷纷投到了江河帮门下,这就又加深了两帮的仇怨。

    在江河帮总舵的旁边,还有一个小瓦房,上书“聚贤阁”,那里就是江河帮招人的地方。

    秦书淮来到聚贤阁的时候,那里已经排了长长的一溜队。不少人满怀希望而去,却一脸失望而归,看来江河帮招人也是挺挑的。

    秦书淮排了半天的队,终于轮到他了。

    负责招人的是一个留着一撮小胡子的精瘦中年男子。

    “可有师门?”小胡子头也不抬地问道。

    秦书淮掏出拜帖递给小胡子,小胡子看到拜帖,这才抬起头看了秦书淮一眼。

    “嗯……玉剑派的?就是去年被魔教灭了的玉剑派?”

    秦书淮不知道玉剑派已经被灭门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小胡子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带艺来投,很好。什么修为了?”

    秦书淮道,“筑基境八等。”

    小胡子露出一丝笑意,“这么年轻就筑基了?不错不错。”说罢,拿出一块牌子给秦书淮,道,“拿好了,地字甲科,进去找邱香主吧,一会儿接受测试。”

    这时一旁传来一个声音。

    “等一下!”

    只见一个手持长剑、面相俊俏的男子走了过来,一脸怒容地冲小胡子说道,“这小子不过筑基八等,已是地字甲科,而我已经筑基六等,却不过地字乙科,是何道理?”

    小胡子嗤笑一声,道,“人家十六岁,你二十六岁,你说为何?你十六岁的时候,怕是连筑基都未成吧?”

    俊俏男子顿时脸色红,却被说得哑口无言。恨恨地瞪了秦书淮一眼,然后愤然进了院子。

    秦书淮耸耸肩,心想这哥们醋性还挺大。

    进了院子,见院子里又有好几间大房子,每个房子门口都挂着小牌子。见一间房门口挂着“地字甲科”的牌子,他便走了进去。

    里头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方桌一把藤椅。藤椅上坐着一位喝茶的壮汉。壮汉穿身短打布衫,全身肌肉如钢筋一般条条凸起,孔武有力的两条手臂比一般小孩的大腿都粗,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想必这个就是邱香主了。

    秦书淮把牌子递给壮汉,恭恭敬敬地说道,“邱香主好。”

    邱香主乜了一眼牌子,见牌子下方写着“16”、“筑八”的字样,立即脸色微变地说道,“十六岁就筑基八等了?哼哼,小子不是吹牛皮吧?”

    秦书淮说道,“是不是吹牛皮,香主一试便知。”

    邱香主轻笑一声,伸出粗壮的手臂冲秦书淮招了招手,说道,“过来。”

    秦书淮走了过去,邱香主忽然伸出左手扣住了秦书淮的右手手腕。秦书淮一惊,立即伸出左手也扣住了邱香主的右手手腕。邱香主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右手轻轻一翻,意欲反制秦书淮,却被秦书淮来了一个声东击西,出其不意地又将左手啪嗒一声扣在了邱香主的左手之上,并且摁住了他的脉门。邱香主嘴角微微上扬,左手猛然力,竟将秦书淮整个人都甩到了半空。

    虽然秦书淮不是邱香主的对手,但如果要打下去,他还可以使出少林长拳中的“盘龙云海”再跟他过上几招,不过料想自己已经引起邱香主的注意了,便也没有再继续,而是像个孩童般哇哇大叫起来。

    “哎呀,邱香主饶命!”

    邱香主轻轻地放下秦书淮,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一个小娃子!小小年纪竟能与我过上三招,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笑罢,从怀中掏出一块精致小巧的铁牌递给秦书淮,说道,“拿着,去青龙堂找我大弟子段玉成报道。记住了,进了总舵大门直接往左走,千万别听其他堂的王八蛋忽悠,在我青龙堂你才能大展拳脚!”

    秦书淮谢了邱香主,正准备出门,又被邱香主叫住了。

    邱香主从怀中掏出一个丹丸,塞到秦书淮手里,说道,“看你马上就可以筑基七等了,本香主送你一颗小培元丹,这丹药现在对你特别管用。好好干,老子看好你。”

    秦书淮毫不客气地收下了丹药,感谢了一番便出了门。

    邱香主又在屋里喊,“记住了,进门左走直奔青龙堂!千万别走错了!”

    秦书淮拿着铁牌进了江河帮总舵的大门,然后按照邱香主说的左拐,不一会儿看见前方有一个大院子,院门上果然苍劲有力地写着“青龙堂”三个大字。

    这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小兄弟留步!”

    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男子飞快的走了过来。道士年约四十出头,留着两撇长长的胡须,一脸的猥琐相,乍一看秦书淮还以为是招摇撞骗的算命骗子呢。

    老道走到秦书淮跟前,神秘兮兮地说道,“小兄弟,去青龙堂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