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十一章 三宝秘卷
    秦书淮听到这里,眉头一皱。81中

    王自用?好像是崇祯元年跟混天王一起造反,崇祯四年被造反群众推举为“三十六营”盟主的那个。这人横行sxsx的时候,高迎祥、张献忠都是他的部下,至于李自成在他那连号都还排不上。这人厉害是厉害,可惜没蹦跶几年就死了。

    不过那三宝秘卷又是什么东西?王自用得了帝王卷?

    想到这里,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便竖起耳朵继续听。

    刀疤壮汉喝了口酒,自言自语道,“这么说,帖木儿的三宝秘卷,现在有两宝都在中原?”

    秦书淮又是一怔。

    怎么又扯到帖木儿身上去了?这可是个大人物啊!这家伙和朱元璋同一个时代,两人可谓一东一西两大枭雄。大多数国人只知道朱元璋起兵后夺取了中原,建立了强大的明朝,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帖木儿大汗在中亚、西亚、南亚整整肆虐了几十年,建立了强大的帖木儿帝国。他强到什么程度?全盛时期的帖木儿帝国,征服了相当于现在的伊朗、阿富汗、叙利亚、土耳其、xj北部、亚美尼亚和南高加索地区,甚至还征服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奥斯曼帝国,帝国版图从大马士革一直到印度的德里,囊括咸海到波斯湾。最令人指的是,这家伙四十年征战竟无一败绩,是个货真价实的“战神”。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还领兵2o万准备征服明朝。当时的明朝正逢“靖难之役”,国力空虚,有比较激进的史学家甚至认为要是他没在途中病死,还真有吞并明朝的可能。关于帖木儿,还有一个小传奇。据说在俄罗斯和东欧流传着一个传说,帖木儿的遗骸若是移动,那么天下就会遭遇大兵变。1941年,斯大1in下令掘帖木儿墓,结果第二天卫国战争就爆了。

    所以,当听到所谓的“三宝秘卷”和帖木儿联系在一起时,秦书淮的兴趣越的浓厚了,脑海中也始终回荡着一个疑问,这“三宝秘卷”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时,络腮壮汉又说道,“娘的,一宝可学帝王兴术,二宝可敌天下之富,三宝可行苍龙之屠,得三宝者得天下。现在三宝中有两宝现世,这大明怕是要变天咯!”

    刀疤壮汉表示不认可,摆摆手说道,“这倒不一定!都说了得三宝者得天下,那王和尚不过得了一宝帝王卷,可那二宝藏宝卷不还在崇祯小皇帝手里么?我看大明气数未尽。”

    络腮壮汉不服气地说道,“你怎么知道藏宝卷就在小皇帝手里?”

    刀疤壮汉鄙夷地说道,“这还用想吗?江湖谁人不知,藏宝卷原本被东厂所得,一直就在魏忠贤那老阉货手里,崇祯杀了他,不就为了得那藏宝卷吗?”

    秦书淮又是一怔,心想崇祯得了藏宝卷?历史上大明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国库空虚,穷到连军饷都不起。如果这个世界的崇祯得了藏宝卷,那历史要更改了?

    不对,从这具身体主人残存的一些记忆中显示,前不久有些地方的军队还因为欠饷兵变呢。再说了,就算之前藏宝卷在魏忠贤身上,崇祯杀了他就一定能得到?

    这几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也不知道这藏宝卷是真是假。不过这儿可是武侠世界,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如此说来,有机会的话倒可以打探一番。要重振大明,没有钱怎么行?

    两个壮汉越说越大声,引得饭馆内众多食客纷纷侧目。食客们的表情也是各异,微微点头的有之,淡淡摇头的有之,嗤笑鄙夷的也有之。

    这时白净壮汉说道,“两位师兄,不要再说啦。再讲下去,锦衣卫和东厂的狗腿子该来找我们麻烦了!”

    络腮壮汉不屑道,“滚他娘的球!那群狗腿子敢找我们江湖人的麻烦?”

    话虽是这样说,不过三人的谈话也到此结束了,都埋头吃起酒菜来。

    秦书淮听得津津有味,见三人就此打住了,也有些小小遗憾。不过“三宝秘卷”这四个字已经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了。

    吃完饭,唐馨儿又眼巴巴地看着秦书淮。

    秦书淮狠狠心,掏出几两碎银子给她,说道,“拿好了,这叫钱。这里估摸着有三四两银子,可以买吃的,也可以住客栈,听明白了吗?我还有事,咱们就此别过吧。”

    唐馨儿忽闪着大眼睛,淡淡道,“公子……”

    秦书淮怕自己又心软,便装作没听见起身就走。飞快地走了十来分钟,看到一家客栈后,正准备进去,却猛然现唐馨儿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秦书淮有些抓狂地说道,“你怎么还跟着我呢?不是给你银子了吗?”

    唐馨儿说道,“有人跟着公子,馨儿不放心,所以……”

    “有人跟着我,谁啊?”

    “那人已经不见了。”

    “好吧,你是想说有坏人在跟踪我,所以你为了保护我一直跟我到了这?”

    唐馨儿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又补充道,“公子武功低微,怕是打不过那人。”

    秦书淮扶额苦笑,“武功低微……特么要不要这么直白?你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

    唐馨儿不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一脸抓狂的秦书淮。

    不说走,也不说不走。

    秦书淮没辙了,说道,“得,我算是服了。这样,我再管你一晚上,然后你就别跟着我了行不行?”

    唐馨儿点点头,“馨儿也只能管你一晚上。”

    秦书淮哭笑不得,抱拳认输道,“那就多谢,承让了!”

    说罢进了客栈,开了一间房。

    带着唐馨儿进了屋子,见她用直愣愣地眼神看着自己,似乎在问为什么只开一间,便说道,“看什么看?难不成还要我再给你开间房?我可没那么多钱。”

    唐馨儿好像听明白了,点了点头,然后坐了下来。

    跳跃的烛光撒了一层红彤彤的色泽在她精致绝美的脸上,让她少了几分出尘脱俗的仙气,却多了几分温柔如水的妩媚。

    秦书淮看得有些恍惚。心想,要是她没这么好看,自己会对她这么好么?

    好吧,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羞耻。

    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凉白开,秦书淮对唐馨儿说道,“行啦,别大眼瞪小眼了。你睡床上我睡地下,凑合睡吧。明天我还有正事要做呢。”

    唐馨儿摇摇头,说道,“公子睡床上吧,馨儿坐着睡。”

    “坐着睡?”秦书淮无语,“坐着也能睡觉?你别告诉我你从来都是坐着睡的。”

    唐馨儿点点头。

    秦书淮无奈地摇摇头,“好吧,你厉害。那你就坐着睡吧。”

    话虽是这么说,不过他还是在地上铺了一层薄被,然后睡在了地上。心想唐馨儿不过是神志不清胡说八道而已,等她累了自然会躺床上睡的。

    沉沉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醒来,现唐馨儿不见了。

    正如她说的,只能管自己一晚,倒也是言出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