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章 钦犯李大梁
    “当太监有什么不好?也就是今年,宫里抓魏党清洗了一大帮太监,导致太监急缺因而放宽了条件。81中 要是搁往年,一般阿猫阿狗想进宫当太监还当不成呢。”

    秦书淮摇摇头,“反正要小的当太监,小的宁愿死了算了!王爷爷要是真要给小的净身,就一刀杀了小的吧。”

    “小娃这心性,倒和咱家当年一样执拗。”顿了顿,又说道,“娃儿叫什么名字?”

    “小的叫秦书淮。”

    “哦,秦书淮?呵呵,你可知咱家是谁?”老太监又道。

    “知道,您是王公公、王爷爷,这御用监里您最大,您肯定是皇上最信任的人。”

    老太监呵呵一笑,道,“娃儿不光机灵,嘴还挺甜。听好了,咱家姓王,打从万岁爷还是孩提的时候就伺候着了。这宫内外的各种事儿呢,不管是司礼监、御用监还是尚膳监多多少少都会操持一些。不过不管是太监也好,不是太监也罢,咱身为大明子民,都得替皇上分忧,你说是也不是?”

    秦书淮听完一激灵,又细细地看了看老太监,心中微怔:这老头不是王承恩吧?

    崇祯最信任的三个太监:曹化淳、王德化、王承恩。这三人中要论与崇祯感情最深的,非王承恩莫属。历史上就是他将崇祯一手带大的,他与崇祯在某种意义上就像慈父和孩子一样,曾有人评价:论奸,崇祯一朝没人奸得过他王承恩,论忠,崇祯一朝也没人忠的过他王承恩。但不管奸也好忠也好,他就是一个极希望孩子成材的父亲,虽然最后没能帮上忙,但他的一生就是为崇祯而活的。所以最后崇祯上吊的时候,他感到世间没什么东西好留恋了,也就跟着在一旁上吊了。

    明白了这点,秦书淮也就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王爷爷说的对,当今圣上英明神武,登基短短几月就除了魏党祸害,实在大快人心。皇上是大大的明君,又有您这样大大的忠臣来辅佐,将来我大明复兴指日可待。我们身为大明子民,更应该努力办事,为皇上分忧解难。咱们只要一心跟着皇上走,就不怕过不上好日子。”

    一席话说的王承恩眉开眼笑,仿似一个慈父听到自家孩子被夸赞一般高兴。

    “行啦!伶牙利嘴。”笑罢,又说道,“你当真是这么想的才好。”

    秦书淮一本正经地说道,“王爷爷,我身为大明子民,不这么想难道还能怎么想?只有皇上好了我们老百姓才能好啊,这道理很简单嘛。我就是读书少,只认得字,不太会写字,要不然我也想考个功名,报效朝廷呢。”

    王承恩轻笑道,“哦?娃儿还会识字?”

    秦书淮不好意思地说道,“认是认得,就是字笔画太多,不太会写。”

    这是实话。对于现代人来说,看繁体字一般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要写恐怕没几个会。

    王承恩点点头,递了桌上的一盘糕点到秦书淮面前,和颜悦色地说道,“小书子,饿坏了吧?来吃点糕点。”

    秦书淮确实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也就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就着茶水,没多久就把盘中的糕点都吃完了。

    王承恩笑呵呵地看着秦书淮吃完,然后说道,“小书子,你说你不要当太监,也成。看在你为皇上分忧心切的份上,咱家给你安排个好差事。”

    秦书淮一愣,问道,“什么好差事?在哪?”

    王承恩淡淡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东厂!”

    秦书淮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急忙跪到地上说道,“王爷爷,小子一不会武二资历浅,怎么担得起东厂大任呢!”

    言语间满是诚惶诚恐。

    虽然满心欢喜,但是从这一刻起,他就要开始隐藏自己的野心。

    明末是个什么环境?崇祯一朝总共17年,辅就换了近5o个!其中不少就是被杀的。至于总督、巡抚之类的大官,杀的更是随意。这说明什么?举朝上下猜忌成风,不管是在皇帝面前还是在大臣面前,只要你稍露野心,等待你的就是杀身之祸。他王承恩要自己去东厂,无非是想自己成为他的鹰犬,要是一个不小心被他现这只鹰犬有取代自己的野心,恐怕下一秒就会把你炖汤喝了!

    所以在这一点上,他一刻都大意不得。要扮猪,就得从一开始扮!

    王承恩说道,“起来吧,咱家说你行,你就能行。”

    秦书淮趴在地上,脸上依然表现出一副不自信的表情,说道,“王爷爷,您、您真的觉得我行么?”

    王承恩轻哼一声,不阴不阳地说道,“你小小年纪就心狠手辣,溜须奉承样样精通,还有一手装神弄鬼的好本事,天生就是东厂的好鹰犬。不光是咱家,怕是曹督公见了你都会喜欢的。放心吧,只要你好好干,日后荣华富贵都有你的。”

    秦书淮眉头微皱,曹督公?那应该是曹化淳了吧。也对,历史上魏忠贤倒台以后,就是曹化淳掌管了东厂,而现在王承恩在名义上还是他名下的太监,顶多属于东厂的二把手。

    秦书淮又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说道,“既然王爷爷这么说了,小的就一定尽心尽力为东厂、为皇上办事。从今往后,王爷爷说什么,小的就做什么。”

    王承恩点点头,又道,“不过,你虽然入了东厂,却暂时没有身份。因为咱家要你去做的事情,需要十分的隐秘才行。”

    秦书淮微微一愣,不过马上又点头道,“小的不图什么身份,小的知道,只要好好为王爷爷办事,王爷爷肯定不会亏待小的。”

    王承恩哈哈一笑,“小崽子,这嘴皮子还真是讨人喜欢。听好了,咱家要你去青乌镇的江河帮,秘密打探一个叫李大梁的人。此人是江河帮的幕后操控者,一向心怀不轨意图对抗朝廷,是皇上圈定的钦犯。不过此人行踪诡异,你需耐心打探才是。”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小的知道了。只是那人既是江河帮的操控者,想必也只有帮中几个大佬知道他的下落。小的身份卑微,恐怕就算进了江河帮也决计没有机会见到他啊。”

    王承恩笑道,“咱家让你去江河帮,自然有办法让你步步高升,这些你无需担心。不过,有一件事你需记住了。”

    “王爷爷请讲。”

    王承恩脸色一变,有些阴森地说道,“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若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了,咱家定然会要了你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