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章 行侠仗义
    “进去,今儿老子非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两个个头不高的小太监,拽着另一个更为矮小的小太监进了屋子。81中借着微弱的火光,秦书淮看清这三个小太监年纪都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

    矮个太监进屋后不住地求饶。

    “李大哥、张大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被矮个太监称作“李大哥”的太监在三人里个子最高,也是最为嚣张的。

    狠狠地踹了矮个太监一脚,骂道,“敢一个人偷吃桂花糕?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哥了?”

    矮个太监解释道,“李大哥,对不起李大哥!陈公公赏我桂花糕时,我确实肚子太饿了,就吃了一块。我心想还剩下两块,回头再给您送去。”

    话音刚落,旁边姓张的小太监便抬手甩了矮个太监一大巴掌,清脆的声音久久回荡在空旷的屋子里。

    “小崽子,你要李大哥吃你剩下的?忘了刚进来时跟你说的规矩了?上头有赏,得先敬李大哥,谁分多少需由李大哥做主,你当这话是放屁?”

    姓李的太监又抬起一脚把矮个太监踹倒在地,姓张的太监见状便跳了起来,直接踩在了矮个太监的肚子上。矮个太监不住地哀嚎求饶,换来的却是另两个太监的嬉笑。

    都说太监折磨起人来变态,看来果真不假。

    秦书淮看了会,忽然想起这是“行侠仗义”的好机会啊,只要救下这小太监,新手任务“行侠仗义”也就完成了!

    不过对方毕竟是两个人,自己只会缩骨功,没有什么战斗力,要打跑他们也非易事。而且一旦打起来,没准就会引来侍卫,到时候危险可就大了。

    深深思索了一番,忽然有了主意。

    迅地摘下宦官帽,再扯掉头上的束巾,把一头长凌乱地披在肩上,一大半还遮住了脸部,然后他推开柜子的门,缓缓地爬了出来。

    从嗓子根又出一阵尖细而又阴森的声音。

    “人……呜……人肉……”

    三个小太监听到声音顿时都吓得毛骨悚然,循声望去,只见黑暗中从柜子里爬出来一个披头散的东西,而且那东西浑身骨骼还劈啪作响,更诡异的是它竟然一会变大、一会变小!

    三个小太监都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哪经得起这般惊吓,顿时都“嗷”地一声跳了起来,打人的两个小太监立即屁股着了火似的往外跑去,而矮个的小太监胆子最小,两腿都软了,等他想起要跑的时候,却被秦书淮一把抓住了腿。

    矮个太监拼了命地挣扎,吓得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求饶,大喊,“别吃我,别吃我!”

    秦书淮赶紧捂住他的嘴,再这么喊就该引来大内侍卫了。

    “嘘,别喊!我不是鬼!”

    矮个太监果然不喊了,而且也不挣扎了,秦书淮放下他一看,现这小子竟然已经昏过去了。

    “叮咚,行侠仗义任务完成!恭喜宿主获得侠义点3oo,小回元丹两枚!”

    秦书淮大喜,赶紧卖了小回元丹,然后买下了易筋经!

    正在这时,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秦书淮抬头一看,却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太监!

    老太监满脸褶子,面色煞白,双目微鼓,在黑夜里犹如恶鬼一般,饶是秦书淮心智本是成年人,也是吓了一跳。

    “嘿嘿嘿,小娃儿倒是机灵。”老太监声音又尖又细,听起来有些凄厉,让人心里毛。

    秦书淮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打了个千说道,“小的给公公请安了。”

    说话的时候心念一动,又悄悄把冰魄银针拿出来攥在了手里。

    老太监又是一笑,说道,“行啦,就别请安了,要是挨上你一针,咱家想安也安不了了。”

    秦书淮心里咯噔一下,这么说这老太监从净身房开始就在跟踪自己了?

    “你这娃儿,杀人不眨眼,端的是一个心狠手辣。却又会冒着天大的风险去救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太监,看上去又有几分菩萨心肠。呵呵,还身怀缩骨功,身藏剧毒针,当真是个小怪物,连咱家都有点看不透你了。”

    秦书淮这下确信了,这老太监一定是从净身房开始就一直跟踪自己。可是他明明可以叫人抓了自己却又不叫,究竟想做什么?

    “小娃,这儿是呆不得了,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想活命吗?想就跟咱家走。”

    老太监说罢转身就走。

    秦书淮略一思忖,既然这老太监没叫人来拿自己,那说明他不想弄死自己,所以现在跟着他走是最为保险的。于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然后飞快地绑上头戴好帽子,便跟着老太监走了出去。

    老太监带着秦书淮东拐西绕,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走到了西华门。

    西华门有一班侍卫守门,见了老太监,都恭恭敬敬地行了礼,说道,“给王公公请安了。”

    老太监呵呵一笑,从袖中排出一锭银子给领头的一个侍卫,说道,“王校尉,媳妇儿生了?拿去给媳妇儿补补身子。”

    侍卫领的眼眯成了一条线,一高兴连称呼都改了,说道,“谢王爷爷赏。”

    说完忙不迭地命人开了城门。

    顺利地出了西华门后,就算出了紫禁城。又往西北走了几步,两人来到了一处大院子。院子门口的匾额上赫然写着“御用监”三个大字。

    老太监把秦书淮带进一个大房间,笑吟吟地请他坐下。很快有小太监进来请安上茶,然后又很识趣地退了出去。

    看得出,这个老太监职位不低。不是御用监掌印太监,就是掌司太监一类的。

    “小娃儿还没净身吧?要不咱家受累,亲手帮你净个身?”老太监开口道。

    秦书淮裤裆一凉,赶紧跪在地上说道,“王爷爷开恩,小的就是不想净身才跑出净身房的。小的家中一脉单传,都是爹爹赌钱输红了眼才把小的卖进宫里来的,小的真的不想当太监啊!”

    “当太监有什么不好?也就是今年,宫里抓魏党清洗了一大帮太监,导致太监急缺因而放宽了条件。要是搁往年,一般阿猫阿狗想进宫当太监还当不成呢。”

    秦书淮摇摇头,“反正要小的当太监,小的宁愿死了算了!王爷爷要是真要给小的净身,就一刀杀了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