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民的岳父 > 第两百三十章 小钱
    “婶,你是有什么事吗?”王深眼见杜穗面露难色,欲言又止的模样,便出声问道。

    说实话,由于杜穗的男人在外打工,而她在老家带着女儿开着小卖部,所以一直以来也就没有下地种田。

    没有种田,日常就没有多少体力劳作,所以虽然年近四十,但是看上去却比较年轻,也算的上是村里的一枝花。

    见王深问出来,杜穗相当不好意思的应道:“小深,我家这两年有些困难,不知道你能不能?”

    王深听言,先是一愣,而后立即微笑着回答道:“我还当是什么事呢,婶,你有困难就跟我说,以前你对我的好,我可是记着呢。”

    听到王深这么说,杜穗越发的不好意思,脸色有些红的连忙说道:“小深,我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不然也拉不下脸来找你开这个口,不过你放心,我以后肯定会还给你的。”

    “婶,这些以后再说。”王深瞅着杜穗因由借钱而丢脸羞愧的模样,连忙打了个哈哈,问道:“婶,你要多少你直说。”

    “两万。”杜穗听言,咬了咬牙,方才吐出一个数目。

    王深听闻,些微惊讶。

    说实话,两万块钱,对于王深而言,并不算什么,但是在农村却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也就是听到这个数目,王深方才清楚杜穗为什么会找他。

    因为在农村,除非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不然没人愿意借出如此大的数目。

    别小看这两万块钱,一般的农村家庭,两万可是一年的生活开支。

    “婶,你等一下,我在手机里下载一个银行的app,直接转给你。”王深细声道。

    “好。”听见王深爽快的同意,杜穗松了一口气。

    没一会儿,app下载完毕,王深摆弄了两分钟,登入了自己的银行卡账号,随即说道:“婶,把你的卡号告诉我。”

    杜穗听言,回想了一下,不好意思的应道:“银行卡放在家里,我不记得卡号。”

    王深闻言笑了笑,道:“那要不去你家吧?”

    “嗯。”杜穗点了点头。

    顺着熟悉的道路,来到杜穗的家中,杜穗先一步去到房里翻找银行卡,王深在屋里随意的看着。

    自王深步入社会后,很少回到村里,就算回来也是呆在自家里,所以虽然回来的时候有时会见到何穗,却已经好几年没来过她家了,如今看上去变化很大。

    除了房子经过岁月的磨砺变的有些破旧以外,还有就是小卖部好像倒闭了。

    没一会儿,杜穗从房间里拿着银行卡出来,王深适时的问道:“婶,你家小卖部怎么没开了?”

    杜穗听言,无奈的说道:“现在村里的人大多都搬到县城或者市里去了,仅剩的年轻人一年到头又都在外面打工,再加上周边的学校也已荒废,孩子们都集中到镇上或者县里去上学了,所以也就没什么生意,然后就没继续捣腾那些了,都没开好几年了。”

    听完杜穗的解释,王深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而后顺手从她手中接过银行卡,输出卡号,随即转账完成。

    现如今,银行转账的效率很快,刚转账没一分钟,杜穗就收到了手机信息。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赫然看到银行卡被转入五万巨款的信息。

    “小深,我只要两万就够了,用不了五万那么多,而且我短时间没法还给你,所以你还是....”看到这条信息,杜穗想都没想的立即抬头拒绝道。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王深便直接打断她的话语道:“婶,这钱不用你还,就当我给你的。”

    听王深这么一说,杜穗并没有高兴,反而紧张的急道:“那不行,我怎么能占你的便宜?你赶紧也帮我下一个银行软件,我把钱还给你。”

    一边说着,一边急着的把手机递给王深。

    “婶,你应该也知道,我现在有钱,五万块钱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如果你缺钱,你就拿去用,别的不用想太多。”王深见此,无奈的说道。

    “我不缺钱,你把钱转回去。”杜穗闻言,嘴硬的回道。

    对于这位婶的性格,王深也清楚,道:“婶,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那就当我借你的,行不行?”

    看到王深是这么个态度,杜穗心里一暖,想到自己确实缺钱,也就叹了一口气的没有继续推搡,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好意思说出来。

    说真的,王深现在的身价,这点钱,压根就不值一提。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所以平白无故的给别人,他肯定是不愿意。

    但是杜穗就不同,有道是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一饭之恩,十倍还之。

    对于当年的恩情,王深是绝对不会当做没有发生的。

    很简单的对比,他现在成名了,如果身边有人从这个时候开始对他好,虽然很不愿意多想,但是不免有着深层的目的。

    而,在他未成名之前,还是个农村小孩时候的恩情,这却是纯粹、毋庸置疑的。

    王深不是铁公鸡,他现在有钱了,当然会尽可能的帮助身边的一些曾经对他好的人,这是一个人的道德品质。

    其实王深心里还有一丝好奇,那就是杜穗为什么会缺钱,在他的印象中,杜穗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在村里还是处于中间水平的,不至于会落到这种境地。

    尤其是王深在隔了几年再次到访杜穗家里后,心里更是越发的疑惑,旋即问出声,“婶,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被王深问出这个问题,杜穗心知就算自己不说,王深回去后随便一打听就会知道,叹道:“还不是你叔,本来在工厂打工挺好的,结果不知怎么着就进到了传、销里面,每年就打个电话回来报个平安,起先我也没在意,但是随着日子过去,家里的存款越来越少,小卖部也因为没有生意而开不下去,我就打电话要他寄点钱回来,这才发现他在外几年没回家,竟然一分钱没有存到。开始我以为是他自己花完了,于是和他吵了一架,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