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民的岳父 > 第两百九十二章 作为子女
    俗话说的好,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正因为如此,王深才不会特意的用笑脸去贴这两位县领导。

    说白了,如若王深真要用笑脸去贴,这两位的档次还不够。

    说真的,王深这种直接离去,不甩别人的脸色的行为,或许有些中二。

    但是,人总有中二的时候。

    以前,是王深没有资格中二,他会考虑很多因素,量力而行。

    现在,他有些许资格,但是年龄渐大,也不会再去中二。

    但,这一切,都是要看情况的。

    现在是什么情况?

    王深的父亲王大力受欺负了。

    对于王大力,一辈子任劳任怨,王深身为子女,虽然没过多交流,但是他心里明明白白。

    父亲,在知道自己和颖宝要回来的时候,卖完渔货,还特地跑到县城去买颖宝最爱吃的卤牛肉。

    这份卤牛肉,不仅仅是王小颖爱吃,王深同样非常的爱吃。

    王大力身为王深的父亲,当然清楚这些,所以才会在知道王深,在知道儿子、孙女要回来的时候,赶着把渔货卖完,然后满心欢喜的去到县城里买回这道菜。

    王大力,虽说王深跟父亲没有多少表达,但是这位为了这个家,所做的一切,王深都能感受到。

    真以为,王深高中时候偷偷学练嗓,邱红梅不知道,王大力就不知道?

    王大力心里清清楚楚,但是他从未有说,直接把王深每个月的生活费提高了两百块。

    并且,为了能够让王深接触到新鲜的东西,还特地给他买了一部手机。

    王大力自己用的是便宜的不知名的杂牌老人机,而王深手上拿到却是名牌智能机。

    王大力,从来都不会说这些问题,只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他对王深的父爱。

    很多人说,陪伴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但是王深是在农村生长,他知道这不现实。

    养家活口,才是主要的事情。

    在保证全家不饿死的情况,才能去做其他的事情。

    王大力为了养这个家,供王深一路走来,改善家庭条件,活的累不累?

    很显然,很累。

    但是他从未有说。

    纵使现在,年龄大了,上不了工地,还在家里忙活,还在想办法赚钱。

    难道王深不知道,他家就他一个独子,父亲忙活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他!

    还不是为了他的生活能够更好!

    真的,当王深听到那名青年不仅倒打一耙,诬蔑父亲碰瓷,还串通一气,并且要父亲下跪认错的时候,王深的肺都要气炸了。

    是,父亲王大力只是一个平头农民,无权无势,只能被迫受到欺压而无法反抗。

    但是,他有一个儿子。

    如果这个儿子还不为他出头,那么王大力是不是养了一头不知道报恩的白眼狼?

    如果这种事情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王深或许会因情况而改变应对的方法。

    但是现在是发生在王大力的身上。

    这,是解不开的死结。

    因为,王深心中有一口气。

    这口气,比他自己受委屈还要难受。

    管你这些人是县城的一把手、二把手,爷虽然没能力把你们怎么样,但是爷不奉陪了行不行?

    很显然,王深这种行为是不甩脸色,不计后果,相当中二的行为。

    但是,他心中的一口气,让他本能的这么做。

    每个人都有失去理智的时候,对于王深而言,如果父母受到了大的委屈,那么他也就不会虚与委蛇,直接一根筋走到底,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很显然,王深一言不合离开包间的情况,直接就是让里面的几位大佬脸色很是难看。

    一个个的将目光投向孙耀中,很是耐人寻味。

    这一刻他们哪里不会知道,王深之所以会答应过来,乃是愿意为家乡的发展提供一些力量。

    但是当孙耀中介绍完之后,对方就直接变脸的离开,就算包间里坐着县城内的各大相关人员,对方依旧不给脸色。

    这证明什么?证明对方不仅没把包间里的众人当回事,更证明有人恶心了他。

    虽然包间里的几位大佬很不服气,但是也有着自知之明。

    县城一把手、二把手,说起来威风,但是有当红明星威风吗?

    当红明星的号召力、影响力,谁不是有目共睹?

    是,一把手、二把手掌控着权利,但是对方是什么人?

    他一不偷、二不抢,你能把他怎么样?

    若是稍微使点绊子,对方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轻轻的怼一下,很能就把诸位怼回家养猪了。

    同样的,孙耀中见到这种情况,先是愣在原地,而后脸色很是难看,眼神中更是有着愤怒。

    在昌孝县城的一亩三分地,纵使是一把手、二把手,都得给他几分脸面,而这个人却如此的狂妄。

    只能说是他的固性思维,以为王深不过只是名戏子艺人罢了,然而他却是没有想过,王深与他没有半点利益关系。

    既然如此,双方本来就有着矛盾,那么又何必在乎他的脸色?

    显然,王深是一点也不在乎这些,方才直接离去。

    “王先生,您有什么事不能耽搁一下吗?这酒菜马上就要上来了,而且县里的领导还都在里面,你看这……”王深刚推开门走了出去,一名相关人员就紧随其后的追了出来,好声好气的喊道。

    王深听言,停下脚步,呵呵笑道:“说实话,身为一名昌孝县城人,我确实愿意帮助宣传家乡,以此来带动家乡发展经济。但是,你们别忘了,帮与不帮,都在我。帮是情分,不帮是本份。就算我拒绝帮忙,也不犯法,同样也不违法,是这个道理吧?”

    相关人员听言,虽然很想用大义来超度王深,但是如今乃是利益社会,只能苦笑的点了点头。

    王深继续道:“显然,你们要我帮忙,还没有半点诚意。既然如此,我为何要帮这个忙?我王深虽然是昌孝县城人,但同样也是华夏国人。我王深的粉丝遍布全国各地,既然是帮助宣传发展经济的事情,何必只限这一亩三分地?帮哪里不是帮?帮哪里不是在帮祖国?”

    说到这里,王深不想多言,道:“算了,我还有事,就此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