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民的岳父 > 第两百零一章 歌王决赛(5)求月票
    这一刻,当这个声音出来,参赛歌手、帮唱嘉宾、大众评审、以及后台的专业评审,无不是惊呆了。

    “歌曲,还....还能这么唱?”

    录制现场的所有人都震惊的愣在原地,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洁西卡坐在休息室,同样惊讶的看着电视屏幕里的王深。

    虽然听不懂歌词,但是她却能听到王深的音色突然变了。

    貌似从男生变成了女声。

    “假声?”她在内心给了自己一个答案,认为王深目前使用的是假声唱法。

    一般使用假声,其声音都会发生变化。

    只不过,洁西卡觉得王深的这个假声有点厉害。

    这个时候,她不得不正视这首歌曲。

    坐在她身旁的是上季歌王李香,与洁西卡对比,由于李香是国人,又对音乐有着很深的研究,所以当王深一开口就知道王深的这是什么唱腔。

    国粹,京剧唱腔。

    李香对此有过了解,知道像这种国粹唱腔很难,需要日积月累的锻炼,方才能开嗓唱出来。

    这种唱腔的一些方法,李香也知道,只不过没有坚持下来。

    怎么说呢?想要练习这种唱腔。

    首先,把肺里的气全部呼出去,要呼的干净,这是必要的前置步骤。

    然后,并住呼吸,把手按在小腹,也就是常说的丹田,用力使单田鼓起,手要反作用在单田上。要适时地用力,在丹田鼓起的时候渐渐用力,并且不要一下鼓起来。

    从开始用力转为用力到极限,大约需要用五秒钟时间,紧接着在最强的时候,持续五秒钟

    最后,渐渐放松,同时不能一下放松,这个过程也是大约五秒时间。

    整个从开始到结束,不能呼吸,因为这是一个循环的练习方法。

    如果保持这样每天练功,两个小时,半年的时间,唱功将会有着显著的提升,开嗓也不在话下。

    李香会知道这些,正是因为她众多练习唱功的方法中就有着这么一种,只不过她没有坚持下去而已。

    当然,没有坚持这种练习唱功的方法,不代表她没有坚持另外的练习唱功的方法,不然她也不会有实力获得上季的歌王桂冠。

    “这就是我说的王深所会的国粹唱腔。”休息室内,李思文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还在吃惊中的摇滚老将,轻声说道。

    “这是什么唱腔?”摇滚老将紧盯着电视屏幕,下意识的问出声。

    “京剧唱腔,国粹!”李思文应声,瞅着舞台上还在演唱的王深,悠悠一叹。

    本来如此才华横溢,如此有实力的歌手乃是公司的艺人,怎奈一步走错,将无法再次挽回。

    “京剧唱腔,很难吧?”摇滚老将虽然不会这种唱腔,但不代表他不知道。

    “难,类似王深这种能够唱的透彻的练习者,没个经年累月的时间,是不可能有这等功力的。”李思文回答着。

    “不对啊,我记得王深应该从未显露过这种唱腔吧?”摇滚老将疑惑的问出声。

    这个问题,他询问李思文,还真是问对人了,因为王深曾经与李思文属于同一家公司,所以其中的门门道道,她便知道一二。

    “以前王深是偶像团体歌手出道,这种形式你应该清楚,靠脸而不靠实力,所以公司并不需要他表现出这种唱腔,而且团体中每个人的位置也不一样,他不是被捧的那几个,所以也就不需要他表现的太显眼,如此他便一直没有机会表现他会的国粹唱腔。”李思文轻声解释。

    她知道王深会这种国粹唱腔,还得追忆到她在几年前与王深初相识的那段时间。

    摇滚老将听言,微微感叹的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清楚其中的意思。

    偶像歌手,可能大部分确实是靠脸吃饭没有多少实力。

    但其中不乏也有着既有颜值又有实力的歌手。

    当这个唱腔出来后,坐在大众评审席上的田心怡怔怔出神的望着舞台上的王深。

    在这个现场,没有人比她更加熟悉的知道王深会这个唱腔。

    曾经,王深为了讨她的欢心,就用这个唱腔唱歌给她听。

    田心怡还记得,当时笑骂了一句王深娘炮。

    王深当时整个人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憋了良久,闷声说了一句话。

    这不是娘炮,这是国粹,这个华夏传统艺术。

    当时,田心怡浑不在意,现在回想起来。

    王深在那个时候忍着心中的怒气,忍着一切一切。

    因为那句话,是在嘲笑王深日日夜夜的刻苦所学。

    现在,田心怡也明白了,这个唱腔很可能是王深曾经学习,打算赖以生存的手段。

    吃饭的家伙,等于一个人的尊严,就这么被随意的嘲笑。

    田心怡以前不懂,如今看着在舞台上表演的王深,她终于能够认知到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此刻,田心怡心里很是难受,那种无法言喻,说不出的难受。

    尤其是想到曾经对王深造成的伤害,她就是....无法形容。

    她扫视了周围的观众一眼,有些人在低语的说着这是戏剧唱腔,这是国粹,王深厉害。

    她就是一阵后悔,为什么别人都知道这是国粹唱法,她却下意识的认为是娘炮?

    为什么?

    此时此刻,现场的所有人都在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深的表演。

    都被王深的这首贵妃醉酒给惊艳到了。

    他们从未听到一首歌能够像这样的加入戏曲唱腔,更甚至是完美衔接的演唱出来。

    真的,他们下意识的觉得王深开创了先河,开创了歌曲的一种新的唱法。

    这个世界的歌坛不比王深前世记忆的歌坛,在这里,还从未有完整的类似王深这样的将国粹唱腔完美融入歌曲中的唱法。

    惊艳,已经不足以形容现场所有人的感受。

    震惊,也不足以表达这首歌曲的横空出世。

    此刻,现场的所有观众只有木然的看着舞台上演唱的王深,只有静静的看他表演。

    实在是,这首歌的出现,与王深之前的歌曲唱法有着太大的区别。

    任谁都没有想到,王深还会有着这种惊艳的唱法,简直不可思议。

    帮唱环节,没有帮唱嘉宾?

    不要紧。

    一人演绎两种截然不同的唱法,一人演绎两种声音。

    没有就没有。

    实力会证明,纵使没有也无所谓。

    纵使没有,也会让观众觉得是两人在唱!

    求订阅,求月票,马上要被后面的几位老哥按在地上摩擦了,他们都是上周五才上架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