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将军,请受我一撩 > 035 各家兄妹
    在林娇娇幸福的晕过去的同时,景国公府中,霍宁之刚刚将霍宜之送到了院子口。

    霍宜之敛身行礼,微笑道,“二哥这些日子辛苦了,快些回去歇着吧”。

    “不急”。

    霍宁之继续往院子里走去,霍宜之的心顿时就悬了起来,却没问什么,小步跟上他。

    霍宜之将霍宁之让进了花厅,命人奉上茶水。

    霍宁之没有动茶水,沉默了一会方开口道,“你还记不记得林家的七姑娘?”

    霍宜之一听,悬着的心就放了下去,脸上是恰到好处的温婉的笑。

    “怎么不记得?上次二哥跟我说过的,岑夫子多了个听课的女学生,就是那位林家七姑娘”。

    霍宁之和她说起林娇娇是想劝她去学堂念书,不过没有奏效。

    “过几天,林七姑娘会办一个螃蟹宴,也邀请了你”。

    霍宜之愕然,“邀请了我?”

    霍宁之低头捧起茶杯,“是,你准备准备,过几天随我一起去赴宴”。

    霍宜之更加惊讶,“二哥也去?”

    霍宁之声音微沉,“怎么?我不能去?”

    “不是”

    霍宜之连忙否认,小心翼翼看了看霍宁之的脸色,“我只是奇怪,二哥怎么会赴林七姑娘的宴?”

    霍宁之也知道自己此举十分突兀,他怕霍宜之瞧出端倪,别过脸僵硬道,“她不是传闻中那般那般,顽劣”。

    霍宜之脸上的表情微妙起来,试探道,“我,不想去”

    霍宁之却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他本就十分不擅长说这种话题,更不习惯夸赞一个闺阁女子,不愿多说,站了起来。

    “我已经和她说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他说完转身就走,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霍宜之起身行礼,看着他的背影半晌,抿唇笑了笑,那笑容如昙花般在她脸上绽放,让她本就清丽出尘的容色更加出众,引人怜爱,却转瞬即逝。

    恭敬侍立在她身边的婆子笑道,“姑娘,老奴瞧着将军这模样,倒是”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另一个婆子厉声打断了,“佘嬷嬷,妄议主子,死罪!”

    正是霍宁之的乳娘来嬷嬷,前些日子才被霍宁之调到霍宜之身边。

    佘嬷嬷被她训的老脸滚烫,勉强辩道,“老奴不过是同姑娘说说玩笑”。

    来嬷嬷神色更加严厉,“姑娘千金之躯,又岂是你能说玩笑的?”

    霍宜之不耐摆手,“别吵了,我累了”。

    来嬷嬷躬身行礼,佘嬷嬷不甘扫了她一眼,殷勤走到霍宜之身边托起她胳膊,“姑娘,老奴伺候您梳洗”。

    霍宜之身子微僵,点了点头,随着她往外走去。

    ……

    ……

    第二天一整天,林娇娇都像一只快乐的小青蛙,呱呱呱,呱个不停。

    清早起来练了一个时辰字后,将螃蟹宴的请帖写好,吩咐七二派人送出去,就跑到锦乡侯夫人那里蹭了个早饭,还非要替她捶肩捏背,撒了半天娇,又跑去闹着林延平陪自己逛街买东西。

    林延平有些奇怪她的好心情,不过娇娇儿心情好,他自然有义务让她心情更好,十分痛快的带着她出门了。

    林娇娇坐拥三十万两的嫁妆,绝对算得上大大的有钱人一枚,心情又好到爆,买起东西来毫不手软。

    给锦乡侯夫人买,给林延平买,给林延昭买,给林宗广买,连远在风雪城的哥哥嫂嫂们也一个没落下,从上午一直买到傍晚。

    最后指着京中最有名的醉八仙酒楼豪气道,“五哥,我的银子够不够买下这个?”

    “够是够,只这是景国公府的产业,这里生意好,日进斗金的,他们家又不缺银子,估计不会卖”。

    林娇娇就挽着他的胳膊笑的直发抖,“那要不我们试试一锭银子一锭银子的往霍将军脸上砸,砸一个问他够不够?然后再砸,再问,再砸,再问……”

    林延平宠溺敲了敲她额头,“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连霍二你也敢打趣,我们进去?”

    林娇娇笑着连连点头,林延平搀着她往里走,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娇娇儿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我就是高兴啊!高兴不行啊?”

    “行行行!怎么不行!娇娇儿要是能一辈子都这么高兴,让五哥少活二十年都行”。

    林娇娇就嗔怪拧了他一把,“你少活二十年,那不就成了英年早逝了?我哭都哭死了,怎么还能天天这么高兴?”

    林延平听的心头发热,恨不得像小时候般将自家妹妹搂在怀里狠狠揉上一番,手动了又动,动了又动,半天才忍住了。

    “五哥,你给我请个教养嬷嬷吧?唔,还要个教跳舞的女夫子”。

    林延平脚步微顿,挑眉嗯了一声。

    林娇娇噘嘴,“我不想被人骂没规矩,不懂礼数”。

    林延平心头一疼,知道她还是在介意凌玉衡的母亲和妹妹的话,温声应了,又问,“那娇娇儿为什么想学跳舞?”

    大家闺秀最基本的就是要做到行止、容色端庄,贵女们学乐器的很多,却鲜有学跳舞的,生怕被人非议。

    “想学就学呗,有什么为什么的?”

    上辈子,老师教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要想骗人呃,重来”

    老师微微一笑,那种沉淀了岁月和智慧的优雅几乎晃晕了她的眼,“骄骄,没有人有义务花时间花心思去研究你的内在美,要想赢得别人的好感和信任,第一要义就是要修炼外在的美貌和气质。

    孔圣人有言,文胜质则史,质胜文则野,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意思就是说,气质胜过容貌就显得矫揉造作,容貌胜过气质就显得没有教养,只有容貌和气质双双达至巅峰,才能够文质彬彬,让人一见你就心生好感,不忍拒绝你”。

    她其实很想提醒老师,孔圣人那句话根本不是他说的那个意思,但在老师的微笑中,竟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想也许,这就是老师口中所谓的“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不忍拒绝”吧?

    “骄骄,我们玄学派选传人只有两个标准,一要漂亮,二要聪明,你是为师从我们学校历年来十几万学生中千挑万选而出。

    聪明且不论,至少容貌是过关的,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后天气质的修炼”。

    就为这简简单单“后天气质的修炼”几字,她从十九岁拜入老师门下,日夜不敢懈怠,连睡觉时都保持时刻的警醒,还要拿个录像机录,任何时候都不敢让自己的仪态举止出现半分差错。

    要学的东西更是五花八门无所不包,看书、练字、学乐器、学礼仪,学微笑,练仪态,练瑜伽舞蹈,甚至还学过一段时间武术。

    整整学了十二年,老师才松口说她可以满师了。

    那一年,她正好博士后修完,留在母校任教,充当老师的助手。

    老师说,我们玄学派的传人一定要低调,对外不能说我们玄学派什么什么的,忒张扬!

    要说我们是华夏大学的华夏文化与礼仪学教授,是老师,看,这样是不是就很低调?

    她虽然一直怀疑老师说的什么玄学派根本就是他胡诌了一个名字拿来忽悠她,但重活一辈子,有些东西她根本不想丢掉,更舍不得

    她需要一个理由“学会”老师已经倾囊教给她的东西!

    她来到这古代已经有半年时间,是时候了。

    林娇娇扯着林延平的袖子晃,“五哥,我要个会跳舞,还漂亮的!不漂亮,我不要!”

    林延平被她一晃,顿时什么原则都没有了,“好好好,只是一时半会不一定能找到好,”

    兄妹俩高高兴兴在醉八仙里吃了饭,看着天色不早了,回府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