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深渊的来访者 > 第五十五章 白月教
    铁鳞蛟的速度极快,罗德和女弟子乘风破浪,在南宫雪与万仙盟分部盟主定亲宴的前一天,就抵达了白月教附近。

    逍遥谷初代掌门在逍遥山脉取得逍遥仙尊传承,才能在此开宗立派,并成为风雷洲五大门派之一。

    与逍遥谷不同的是,白月教是一种教派性质的势力,在神恩大陆各地都有设立,但彼此之间并无联系。就像是连锁加盟一样,花灵石找白月教总部取得一部分传承,再回来开宗立派,之后虽然名字和白月教一样,但两者之间再无瓜葛。

    至于白月教的总部,在神恩大陆的中州,中州是一块巨大无匹的浮空岛,传说那是以前仙庭垮下来的一部分。

    风雷洲的白月教坐落在一处高峰上,与逍遥谷的九大支峰一座主峰不同,整个宗门都是在同一座山峰上,不过也有阶级之分。

    外门弟子坐落在山脚下,内门弟子方可在山腰山腹上开辟洞府,至于峰顶上则是长老和掌门所在的地方。

    铁鳞蛟已经来到黄龙江一分支的尽头,它栖息在岸上,罗德并不想把这个大家伙带进白月教,这样一来的话,就直接开战了,未免太过无趣,罗德打算偷偷溜进白月教,然后在定亲宴当天露脸。

    surpri涩 mother fcuker!

    罗德骤然觉得有些难办,他十分喜爱铁鳞蛟这个代步工具,但又不能把它带进白月教,若就是把它留在这里,这畜生绝对会逃跑,百分之百。

    罗德不相信口头协议,他脑中出现了一些脑内小剧场。

    “铁鳞蛟,你一定要在这里怪怪等我回来哟。”罗德喜笑颜开。

    “你尽管放心,我就在江里潜着,不会逃跑的。”憨憨的铁鳞蛟甜甜的回答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

    于是罗德就这样走了。

    十分钟后,铁鳞蛟逃跑了。

    罗德脑补完之后,选择直接让铁鳞蛟瘫痪。

    “没想到让我第一个使用吃喝嫖赌的人,竟然是一只畜生。”

    罗德捏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吃喝嫖赌?eet 诱,青粼。”

    一个白色的女性蜥蜴人笑靥如花的说道,眸子中似乎有着对青粼的爱慕。

    青粼的心砰砰跳了两声,这正是自己在风雷洲之外,黄龙江一处分支尽头遇到的白蛟,自从看到她的第一眼起,青粼就爱上了她。

    这头白蛟穿着酡红色的晚礼服,大胆的露出了背部,背部上面白皙的鳞片,与完美的尾巴弧形,都让青粼血脉贲张,巴不得下一秒就占有她。

    青粼咽了咽口水,自己是在做梦吗?不过,这梦境为何如此真实?

    不知何时,青粼手中多了一束鲜花,青粼在幻境中一改往日见到她的懦弱,砰的一声,把白蛟按在墙上,壁咚了白蛟,献上了手中的玫瑰。

    “eyes are raining for her。”

    眼睛为她下着雨

    “heart is holding umbrella four her。”

    心里为她打着伞

    “this is love。”

    这就是爱

    “i love 诱。”

    铁鳞蛟深情的对白蛟说道。

    白蛟脸上浮起潮红,羞涩的接过鲜花,细若蚊蝇的回答道:“i love 诱 too……”

    于是铁鳞蛟和白蛟法式湿吻在了一起。

    “呵呵呵……”

    铁鳞蛟栽倒在了黄龙江水之中,痴迷于吃喝嫖赌的幻境之中。

    “这样的话……我想它就能够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了。”

    罗德嘴角勾起一抹狞笑,脑中浮现出了铁鳞蛟身处的环境,不得不说,这畜生的欲望有够猎奇的。

    白月教女弟子心中一凉,看那铁鳞蛟痴傻的模样,她更加恐惧罗德,罗德说不定有某种能让人变成白痴的神通。

    “现在,带我去白月教吧。”

    罗德捧起女弟子的一缕黑发,贪婪的吮吸了一口发香,果然是修士,身上有着一种幽兰空灵的味道。

    “嗯。”

    女弟子唯唯若若的应了一声,完全不敢忤逆魔絶真君。

    ……

    ……

    ……

    白月教,峰顶上的一处楼宇内。

    南宫雪疯了一般,一把又一把捧起桶里的水,擦拭着自己的嘴唇。

    “南宫姑娘……你别这样……”

    南宫雪身旁的女子一阵触目惊心,只见南宫雪把自己的嘴皮都洗掉了一层,甚至往外溢出血迹来。

    “你不懂……你不懂!”

    南宫雪继续用清水擦拭着,她恨不得割掉自己的嘴唇。

    三十年过去,对凡人来说已经是人生的一半了,可南宫雪依然没有忘记那一幕,那个恶心的傻子吻住自己的一幕。

    “可恶……可恶!”

    南宫雪抽出一柄长剑,就要往自己的脸上抹去。

    她旁边的女子动用神通,真元匹练爆射而出,打掉了南宫雪手上的剑。

    “你这又是何苦呢?那万仙盟的少爷,外貌修为,两者都有,你还有什么不满?”

    女子叹道。

    “你不懂……你不会懂的。”南宫雪颓丧的坐到了地上,美眸中滑出泪珠,手指放在唇上,近乎绝望的说道:“我已经是魔絶真君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