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流2004 > 第245章 还赚了两千?
    “两万八?”

    廖老兄下意识看向表妹严思敏,因为他毕竟是在市里混的,不清楚这边的行情,但周安报的这个数字,是有点超过他预期的。

    “房租呢?安子,你刚才说房租没多少,具体是多少呀?”

    严思敏没回应廖老兄的眼神,而是追问房租的具体数字。

    “我接手这个店面的时候是8月中旬,接手的时候,上一任店主跟我说,还有八个半月多几天房租才会到期,而现在是12月中旬,时间过去大概4个月,也就是说,这里的租期还有4个半月零几天的样子,房东开的是三万五一年,平均大概三千块一个月,三四一十二,呵呵,随便怎么算,房租肯定是超过一万二的,嗯,还是那句话,冲思敏姐你的面子,这一块我也不多要,就算一万二吧!加两万八的转让费,一起给四万块!行的话,我们这两天就可以签协议,三到五天,我就可以把门面交给你们!”

    周安这话听着大气,好像免了对方半个月房租。

    严思敏和廖老兄一时也都以为是这样。

    实际上,仔细一算,其实周安并没有给他们多少便宜。

    因为三万五一年的房租,平均每个月并没有三千的房租,只这一点,周安刚才口算的三四一十二就不成立。

    至于还有半个多月的租期没算房租?

    他也说了,就算这两天签了协议,也得三五天,才能把房子交给他们。

    这样算的话,他给他们占了毛的便宜啊?

    但话经他这么一说,还真的很漂亮。

    这不,廖老兄笑了,严思敏也笑了,轻踢表哥一脚,笑问:“怎么样?我就说安子大气吧!人家可是要做大老板的人了,不会跟你计较这三瓜两枣的,怎么样?这门面要吗?”

    廖老兄满脸笑容向周安拱拱手,“谢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行,四万就四万!我明天就带钱过来签协议,行吧?”

    他们笑,周安当然也笑,摆摆手,“不客气,你是思敏姐的表哥,能让一点的地方,我多少肯定会让一点的,嗯,行!明天你什么时候过来,就什么时候打我电话,如果是下午的话,我应该就在店里!”

    说着,周安把自己手机号码报给他。

    廖老兄和严思敏高高兴兴地离开。

    这两人走后,大厅里的三个服务员、夏文静,以及晚上来店里帮忙的周剑,都看向周安。

    各人眼神都不同。

    单纯的小翠,只是单纯的惊讶。

    她跟小霞小声嘀咕,“四万块……咱们这个小店面竟然要这么多钱?”

    小霞其实也惊讶,但见小翠这么惊讶,她马上就装作不惊讶的样子白小翠一眼,不屑道:“要不然呢?要是很便宜,不是谁都能做生意了?”

    小萌看向周安的眼神,就差冒光了。

    吧台里面的夏文静轻叹一声,“小安,你真打算把这店转让呀?太可惜了!生意这么好。”

    “现在生意是还好,但等咱们新店开业了,这里生意肯定会下降不少的,与其那时候再转,还不如现在就转。”

    周安话音未落,周剑忽然神色古怪地跑到他旁边坐下,凑在他耳边小声说:“大哥,你当初好像是三万八租的吧?这一转手就四万租出去,这咱们不是赚了吗?”

    周安瞪他一眼,低声警告,“你二啊?这话也说出来?”

    “你们俩在嘀咕什么呢?”

    夏文静好奇,小萌等人也好奇看着。

    “没、没什么!”

    得到警告的周剑赶紧侮辱她们的智商。

    周安就比他高明多了,对夏文静笑笑,“这孩子贪心,他跟我说可以找刚才那人要五万的,呵呵,你别看他年龄不大,心倒是挺黑!”

    他这么一说,别说,夏文静她们还真的信了,因为她们刚才都看见周安低声教训过周剑。

    夏文静一边笑一边摇头,对周剑说:“小剑,你还小,别一天到晚掉进钱眼里,四万已经不少了,想挣钱,多学学你大哥!”

    心直口快的小霞也笑着附和一句,“就是!你心咋这么黑呢?还好你不是咱们老板。”

    周剑张张嘴,无言以对,有点委屈地看向周安。

    周安忍着笑,拍拍他肩膀,“都记住了吗?大家可都是为你好。”

    要论谁最了解周安腹黑的一面,已经不止一次见识过周安腹黑手段的周剑,绝对是最有发言权的。

    然而,出于对大哥的尊敬,他那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

    ……

    次日下午,廖老兄和严思敏如约前来,他们到后,周安一个电话把房东钱满仓请过来,在钱满仓的见证下,签下这间小店的转让协议,并当场付清租金和转让费。

    钱满仓注意到协议上的金额,再看向周安的眼神,就带着几分欣赏了。

    等协议签完、租金和转让费也当场付清,廖宏飞和严思敏离开之后,签协议的时候,周安才得知廖老兄大名廖宏飞。钱满仓接过周安递来的香烟,凑着周安给他点的火点燃,吐出一口烟雾,对周安呵呵轻笑。

    拿烟的手虚指了指周安,“你小子!像你这样做生意,真是想不发都难啊!敢情我这门面给你用了几个月,你不但一分钱没花,还倒赚两千?你小子怎么就这么精呢?”

    周安嘿嘿傻笑,“钱叔,这个你可得给我保密啊!虽然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传出去,以后大家见面,多少还是有点不好看的,您说呢?”

    钱满仓摆摆手,一边往外走,一边拉长着声音说:“你就放心吧!那个姓廖的没你小子会做人,老子抽空过来帮他做见证人,烟都不给老子一包,放心吧!这事我是不会跟他说的!”

    要知道,周安上次从胡星宇手里转下这间门面的时候,可是给他封了两百块的红包。

    而今天,就在刚才,周安又给他塞了两包中华。

    可那个廖宏飞呢?别说中华香烟,中华牙膏都没给钱满仓塞一盒,也难怪钱满仓会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