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回乡做食神 > 第一百四十四章,前苏扛把子
    “啥?黄焖两样儿!!!”

    林扬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老丈母娘要求太那个啥了。

    好不容易来一趟,就吃这个?

    不合适吧,林扬是打算使劲儿得瑟下能耐的,说啥要抓住老丈母娘的胃!

    唐妞儿也没继续跟他继续说什么的意思,人家亲娘在呢,林扬得接茬儿自己混。

    菜看似普通,要做好不容易,想要明天有好的表现,现在动手都嫌晚。

    林扬麻利儿扔掉手里的零碎,跑回院里,取出车子,蹬着飞快奔村中,他得祈祷,还有的卖。

    前苏村的购物方便了,也是分东西的,比如牛肉未必能在晚上想买到就有,人家收摊早着呢。

    确实没有了。

    林扬没气馁,还有个机会,牛肉面馆,前苏村西街顺应客流量激增,多了一家牛肉面料理店,如果那里也没有他想要的,那就得开车回新区城里了。

    牛肉面行业是讲规矩跟道理的,吃面可以,加肉也没问题,买生肉不成,自古以来就没这么干的。

    有肉,刚进来的货,肉质还不错,林扬都看见了,难怪这家面馆生意挺好,人家真材实料。

    不卖?

    林扬此刻为难了,讲道理,人家不卖不是罪过,只是他真不想折腾了。

    唉,看来得当一次临潮湖前苏村段扛把子才行啦!

    承联的江湖路很顺利,他们在前苏闯出了名号。

    一个电话就把那倒霉孩子给召唤过来,还是那揍性,几块料都在。

    “小伯伯,您看上嘛了,告诉我,我给送家去!”

    来之前大概喝了点酒,承联一进门儿打着酒嗝满嘴胡说起来,不过也透着他开始嚣张起来。

    林扬上去就给了他一脖溜儿,皱着眉,“胡嘞嘞个啥!”

    面馆老板其实是个老实人,看了个满眼,心里哪儿还不明白,闹了半天这位才是正经的,比那玉面小飞龙实在。

    识时务、懂进退、会办事的人才活的容易,有些人会为莫名其妙的坚持给自己人生提高难度,和气生财就是箴言。

    不就是要买一块上好牛腩肉么,还买什么,还得拜托将来多照顾生意呢,拿去吃,不够再来。

    林扬担心承联那货说话恶心人,赶紧打发他走,当然是带着任务的,让他留心好椅子。

    听到又要东西,承联一伙儿顿时高兴起来,又要有外快了,麻利儿的踅摸东西去。

    白拿人家的肉,林扬可干不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来,他直接指着那块肉,告诉厨师,就这么来一刀,对方照办。

    嗯不错,大概有个三斤,品质真不含糊,林扬掏出一百块钱塞给面馆老板,很真诚的说了一句,“真有急用,添麻烦!”

    林扬带着肉心满意足的回家,完全没顾得上瞧一眼满是见鬼模样的面馆老板。

    回家的路上,林扬跟好些人打招呼,以前可没这么样,他一琢磨,是了,没注意到路灯亮了,村里的工程见到效果了。

    快拐弯儿的时候,碰到了上岗的大娘,林扬赶紧滚落,恭敬的打招呼。

    大娘气色不错,瞧着是林扬,也含笑问,“你娘怎么也不回来住些日子?怪想她的。”

    其实就是打招呼的客气话儿,林扬当然明白,赶紧回答说,“前两天我打电话,我娘还问呢,说大娘身子骨好不?我说好着呢,我娘说等忙过这一段就回村来看大娘。”

    说完场面话,这大娘才又说,“下个礼拜,你大侄女订婚,你得过来忙活,告诉你爸妈也得回来。”

    林扬大侄女,也就是她的大孙女,林扬仔细想了下,“玲玲?说哪儿啦?”

    大娘似乎挺满意,“就小辛庄的,孩子挺老实的。”

    唉,现在老实大多算骂人话了,您老可别老挂在嘴边儿上,小辛庄就在前苏村附近,距离不到五公里,很近。

    告别大娘,林扬心里又开始瞎琢磨,若不能在唐梓琪那里成功,自己就有危险像玲玲那样的婚姻,唉,得努力了。

    美食最不能缺的就是心思,黄焖两样里除了牛肉,面筋也不能忽视。

    林扬记忆力不差,他的存货中有上好的面筋,身怀空间,随便任性,储存压根甭担心。

    牛肉必须现在就收拾,冷水下锅,点上些黄酒,给自己人用,绝不能小气,林扬也不是吝啬的,如果不是怕走味儿,他一准儿整坛子酒倒进去。

    除了黄酒,还要姜和葱,撇去浮沫,炖熟。

    林扬从锅里捞出肉来放进冷水盆,刚要洗,林庆本的大嗓门在院外响起。

    他又来干吗?

    “扬子这是做什么呢?”,他看到林扬在做菜略有意外。

    最近忙,他应该没空跟自己闲扯,人家脸上带着和善,林扬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这不给明天预备的菜吗,先收拾出来。”

    事实如此,牛肉需要个凉和压的过程,那样最后吃时口感才好。

    庆本听了,一脸的欣慰跟放心,他脸皮褶子颇多,笑比哭好不到哪儿去,“这就对了,要是忙不过来就招呼一声,咱要人有人,要东西有东西,你只管张口。”

    啥意思?

    林扬怎么听不大懂了,没理由啊,想不通是他自己的事儿,嘴上得应付,“那可不是,又不是外人。”

    等庆本走了,林扬回过味儿来,看来跟明儿的那顿饭有关系,庆本是来买好的,或者是又人给他来什么消息了,他跑来大概就是表明重视态度的。

    ……

    “妈,你为啥要点那个菜啊,有没有什么说法呢?”

    唐梓琪把小果盘递给自己老娘,试探着问,她颇纳闷儿的。

    谭妈妈笑了,谁还没个小时候的美好回忆啊,她自然也有,她小时候家里穷,整天都跟饿疯啦一样,不是有人说吗,给一腕肉吃,那边儿枪毙谁谁都不心疼。

    现在的人很难理解,但,饿,确实是一种极大的残酷。

    黄焖两样这道菜,就是谭妈妈在那个阶段吃的一次,她始终没有忘记那个让她记一辈子的味道。

    娘俩儿聊天时,她总有意无意的往林扬那里引,听到最邪乎的说法就是能咬掉自己舌头也不心疼,那得好吃到什么程度呢?

    谭妈妈不大相信,所以她希望用这个记忆了几十年的味道来检验林扬的本事。

    她不歧视职业,行行出状元,而且听着林扬做的事儿透着很不一样,如果可以,把闺女托付了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