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浴血武神 > 第八百七十章 寒潭突破
    “你……你敢!”

    听到司马广言的嘲讽声,许一威嘴唇颤抖的说到,冰冷刺骨的寒气使得许一威的脑袋都不好使了。虽然许一威这个状态出了寒潭,是一个外门弟子,就能轻易的打败他。但是许一威,司马广言和杨桀他们进来不就是因为私斗进来的么?

    所以等到一月之期一过,即使他们都出了邢堂,但是司马广言和杨桀也是不会对许一威动手的。

    “哈哈哈,许一威,我这寒潭可暖和了,就像是温泉一样。我储物袋唳还有肉干,吃着肉干泡着温泉,哈哈哈……”

    “许一威看你冻的那个样子,不如你喊声爷爷,就让你来我们的寒潭取取暖啊”

    “……”

    司马广言刚开始嘲讽许一威的时候,许一威还能不服气的骂上两句。但是后来,许一威也是堵上了耳朵,闭上了眼睛,收起了神识,对司马广言的嘲讽选择了无视。

    毕竟此刻的许一威说上一句话都费劲,哪里能像司马广言那般舒服的嘲讽他?

    一晃,杨桀,司马广言和许一威在这寒潭待了将近一个月。许一威的寒潭,这一个月中都没有什么变化。期间很多次,许一威也想吸收寒潭中的寒气。

    但是不吸收这寒气,寒气侵入体内都使得许一威身上钻心一般的疼。再主动吸收寒气,许一威顿时疼的叫了起来。所以在试了几次后,许一威也只好放弃了。

    这一夜,邢堂的牢房仍旧和以往一般寂静,阴森。甚至还能闻到一丝血腥之气,这都是刚刚受罚的弟子留下的。

    一缕月光从牢房的窗户中穿出,照在寒潭中,不过就在这时,将近一个月没有动身的杨桀终于动了,只见杨桀仍旧打坐在寒潭中,不过月光下的杨桀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刚欲睡着的司马广言看到了杨桀的动作,不禁问道

    “杨桀,怎么了?”

    随着司马广言的声音落下,杨桀猛然睁开双眸。一双明亮的双眸就像是黑夜中的两颗星辰一般,照亮了夜晚的寒潭。杨桀没有多做出什么解释,只是对司马广言喝到

    “广言,闪开!”

    说罢,杨桀的手中嗡的一声,现出一柄战神剑。战神剑直指苍天,在月光下可以清晰的看出其的锋芒。不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战神剑的剑身,一端变成了一片赤红之色,另一端现出了一片的寒光。

    赤红之色乃是杨桀领悟的火之道,灼热之感不时的传来。寒光当然是杨桀的水之道,准确说来是杨桀领悟的水之极,冰之道!冰之道没有了水之温柔,更没有了水之道那番连绵不绝之意。

    但是却多出了一众舍我其谁的霸道!不需要连绵不绝的进攻,只需要这一剑,就要霸道的斩尽当世一切敌!

    这一刻的冰火两重天,才是真的冰火两重天。火之道,再加上水之极,冰之道,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嗡!”

    一道愉快的剑鸣声传来,只见杨桀手握战神剑,竟然一剑向寒潭斩下。与此同时,杨桀身上的气息也是猛然暴涨,竟然顷刻之间便达到了入微境中期巅峰,然而这还不算完。

    只听哗啦一声,战神剑斩落到寒潭内。

    “滋滋”

    战神剑在寒潭中一横,火之道的一端,寒潭的潭水纷纷化成水汽。而另一端,战神剑水之道,准确说来是冰之道所对的一端,半个寒潭都在那冰之道中化成了冰面。一时间,寒潭分成了两个极端。

    很不巧,杨桀之前让司马广言退去,司马广言退到的地方,正好就在战神剑冰之道所对的这里。所以一时之间,司马广言则是被冻在了冰面中,冰封中两枚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不断转悠,吃惊的盯着杨桀。

    司马广言能感受到,冰面上传来的寒气,和这将近一个月来,寒潭中消失的寒气一模一样!看来那些寒气确实不是凭空消失,而是都被杨桀吸收到了体内。

    虽然又被寒气冻住了,但是这一次司马广言身上没有伤势,所以这些寒气侵入体内,司马广言倒是没有感到太多的疼痛。

    而且此刻司马广言瞪大了眼珠子看向杨桀,一副吃惊的样子,还哪里有心情去管自己身上传来的那股轻微的疼痛。

    “入微境后期!”

    原来在战神剑斩落到寒潭的同时,杨桀身上的气势竟然再次宛如火山爆发一般暴涨,直接闯过了那层屏障,实力踏入了入微境后期!

    要知道杨桀刚进入入微境中期才多久?司马广言在入微境中期巅峰都沉浸了那么久,到现在还没有踏入入微境后期。但是杨桀,在入微境中期就好似是站了一下脚而已,随后又马上踏入了入微境后期,这让司马广言如何不吃惊?

    而在另一个牢房,就是许一威也是被杨桀他们这里的动静所惊醒了,神识感受到了杨桀身上的气息,司马广言也是不禁吃惊的说到

    “入微境后期!”

    别人不知道杨桀何时踏入入微境的,但是许一威知道。毕竟杨桀是在踏入入微境之后才修理了的许一威的表弟童勇,所以杨桀这么快踏入入微境后期,才能让许一威越加的吃惊。

    甚至到现在,许一威不禁低下了头,问自己,惹杨桀这个妖孽,究竟是对还是错!

    “吵什么吵!快睡觉!”

    寒潭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惊醒了已经进入睡梦的执事,只见一名执事睡眼惺龙的来到杨桀和司马广言的牢房。只是不悦的呵斥了一声便打着哈欠,向外走去。

    “哈哈”

    杨桀咧嘴轻轻一笑,接着杨桀收起了战神剑,体内血脉之力一运转,竟然将封住司马广言的寒气都给收回了体内。随着寒气入体,潭水的冰面再次化去。

    “怪物!真是个怪物!”

    司马广言一边看着杨桀,一边说到……

    翌日,这天一早,便有一名中年的执事来到杨桀和许一威的牢房这里,将牢房门打开。从始至终,这名中年执事都没有说出一句话。而且中年执事的气质冷冰冰的,周身带着一丝肉眼看不到的死气。

    虽然那些死气杨桀看不到,但是杨桀的神识能感受的到,这名中年执事显然是个通冥族的强者。只听通冥族的中年执事说到

    “你们出去吧,出去以后注意点,下次再敢惹事,惩罚就不是这么轻松的了”

    这般刑法,即使是玄峰外门弟子七师兄的许一威都给折磨的不成样子,但是在这名执事的嘴中,竟然只是很稀松平常的。

    “是……多,多谢”

    一个月下来,嚣张跋扈的许一威也被这些执事修理的老实多了,只听许一威被寒气冻的颤颤巍巍的说到。

    再看此刻的许一威,脸上还哪里还有往日的满面春风。一个月下来,许一威着实是瘦了一圈,脸上尽是病态的苍白,双眸都凹了进去。而且许一威的眉毛,嘴唇,发丝都蒙上了一层冰霜。许一威身上的气息也极差,那是许一威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

    “多谢执事大哥了”

    杨桀和司马广言也是纷纷走出牢房,说到。看杨桀和司马广言面色红润的样子,显然这一个月的寒潭面壁思过,并没有遭太多的罪。

    “走吧”

    通冥族的执事一边将牢房重新锁上,一边说到。

    包括杨桀在内,三人可是都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多呆了。所以听到通冥族执事的话后,纷纷向邢堂外走去。杨桀和司马广言的脚步,和往常一样沉稳有力。不过许一威就不行了,只见许一威几乎是拖着自己的身体向外走去,一路上连脚步都抬不起来了。

    通冥执事锁好了牢房门,看着杨桀的背影,眼前一亮,嘴中喃喃自语道

    “外门弟子就能吸收寒潭中的寒气了,这事还真是头一次听说,有趣的小子……”

    “哎你看你这人,怎么走路跟个老头似得啊?”

    出了邢堂,司马广言再次恢复了往常的嬉皮笑脸。到了这个时候,司马广言还不忘记嘲讽身后的许一威几句。

    “你!”

    看着小胖子司马广言指着自己笑的都要蹦起来了,许一威一只手拖着后面那不能抬起的腿,一只手指着司马广言,差点气得晕过去。

    “我什么我?同样寒潭面壁思过一个月,你看我还能大跳呢,哈哈哈”

    说着,司马广言得意的跳了起来,还特意对许一威比划比划自己粗壮的大腿。

    “广言,算了”

    杨桀上前迈了一步,拦住还想要嘲讽许一威的司马广言。随即杨桀转身看向许一威,语气寒冷的说到

    “你现在这个样子,养伤得养几个月。我杨桀也不趁人之危,这段是时间不挑战你,我们外门小比见”

    领悟了水之极,冰之道,杨桀对待敌人,气势越加的寒冷了。声音落下,杨桀便转身向山下走去。

    “渍渍渍,都快成残废了”

    司马广言摇了摇头,玩味的笑道,随后司马广言看着杨桀已然走远,立即追去,并且喊道

    “哎等等我,我们回去煲蛟龙汤喝,去去寒,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