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锁龙人 > 正文 第三章逃走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出狱后,剃头刮胡子洗澡,然后吃了一顿久违的丰盛食物。方桌上,他问起了林万银之事,众人都是摇头称没有林万银的任何消息。却不知,林万银已在跟踪着罗灿的马帮,来到了春城中。引出来大车店中,罗灿方才下榻,便让亲信出门联络长生道。沙腊巷里,林家马车入内,最终停在木家小院的门前。林万银登门,木青冥欢迎,正事方才说完,木山巙意念传音已到,告知木青冥妙门已从重重监视下逃走。

    大车店。

    门头上挂着的那面,形状像个箩筐,因此称为“箩筐幌”的幌子,随风上下翻卷了起来。

    院中呈现品字形的三间大房,梁和椽,还有檐都是木材制成,而房墙则是用土干打垒而成;看上去比较简陋。而屋中摆设更是简陋,除了地上了放张木桌和几个长条凳,还预备两个洗脸盆和毛巾,就只剩下挨墙而立的大土炕了。

    与北方的土炕不一样的是,这里的土炕是实心的,并不能烧火取暖。至于铺在上面的被褥,不仅陈旧,而且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霉臭。

    以罗灿的条件,其实大可不必住在此地;不过他不想掩人耳目,只好包下了这么一家连肥皂都有不起,只能用掺加火碱揉做的猪胰子的小店。

    毕竟他此次进城,所带着的货物不全是布匹和茶叶,还有不少的尸体。住上号的店肆是舒服,不过人来人往的也人多眼杂,万一谁要是看到他运着尸体,那他以后就别想有生意了。

    况且那些还不是简简单单的死尸,而是名叫干麂子,见不得光的死尸。若是人多眼杂,鬼知道谁会不会手闲的掀开黑布看看?

    万一把干麂子给弄醒了,那麻烦就更大了。

    “快去卸货,然后把马给喂饱了。”三间大房里转了一圈后,罗灿对手下厉声交代到。随之把他的亲信拉到了一边,院中一处僻静的地方后,在对方耳边悄声道:“这是联络的地址,快去找我们的雇主,让他们下午来拉走货。”。

    说着此话,罗灿已经从自己袖中掏出一张折起的纸条,递给了他的亲信。那亲信点头应声间,收好了纸条后,转身出了大车店。

    罗灿目送着对方离开口,也若无其事的走到正屋前蹲下,拿起立在房门边的水烟筒,慢条斯理的塞着切碎的烟叶......

    买了几个赖八的破酥包,垫吧垫吧了肚子后,马伯驾着马车,载着林万银朝着沙腊巷方向而去。

    他们在城中又走了半晌,来到了沙腊巷的巷尾处。

    马伯漫不经心的把戴在头上草帽拉低了些许,继续驾车前进。守在巷尾的长生道教徒见不是木青冥一家人,尽然没有在意,任由马车徐徐前行,钻进了略显拥挤的小巷中去。

    不一会的功夫,马车停在了巷子中段的木家小院前。林万银并未下车,而是取下了脖子上的玉牌递给马伯,示意对方持此玉牌敲门。

    马伯接过玉牌,跃下马上后一个箭步冲到了门前,轻轻地叩了叩门。

    “谁啊?”不一会后,大门在咯吱声响下徐徐打开,妙天从中探头出来。见对方眼生,便打量着马伯,狐疑地问到:“请问你找谁?”。

    “我家老爷要见你家少爷,劳烦通报一声。”说着此话,面含淡笑的马伯,已亮出了手中玉牌。

    妙天赶忙定睛一看,只见的只见马伯手里是一块温润顺滑,似镜非镜的圆形翠玉玉牌,那细腻水润的质地一看便知不是凡品。而正对着妙天的正面,刻有斩妖治邪字体环着的阴阳太极;正是木青冥不久前,赠与林万银的玉牌。

    “快请。”妙天说话间,已侧身让开。同时袖中有一道锁龙人的障眼符,以迅雷闪电般的速度飞射而出,符胆上写的是一个纂书的目字;下一秒后,符纸不偏不离地贴在了门口的马车上。

    霎那过后,外人已看不到那马车了,木家小院门前空空如也。

    与此同时,穿戴好了斗篷,带上了斗篷上黑帽的林万银也下了车,站到了门前。

    把他和马伯引入院内后,妙天又探头出去,一阵左看右看,确定巷子前后并无尾随马车而来的尾巴后,关上了大门。

    穿过小院,来到正堂上,就见木青冥已抬着茶壶在等候。一见褪下帽子,露出清秀脸庞的林万银,木青冥便道:“刚才还说起你,你这就来了,快请坐吧。”。

    林万银坐下,接过了马伯递还给他的玉牌后,让马伯先到院中去等他。

    木青冥给妙天递了个眼色,示意对方去院里好好招待马伯,顺便看着点他的幼狡,别让那恶狡咬了人。

    其他几个锁龙人也随着妙天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堂屋大门,在屋内带起了大片阴影。

    屋中只剩下木青冥和墨寒,还有林万银后,林万银抬起了茶水先喝了一口,再砸了咂嘴,看向面含微笑的木青冥,开口直言道:“木少爷从哪儿弄来的那些死尸?”。

    说话间,眼中溢出了淡淡的惊惧之色。随之又放下茶杯,把脖上的斗篷细绳解开,脱下了斗篷放在了手边扶手上后,又道:“而且还交代我来见你时,一定要偷偷摸摸的。”。

    不过他的语气中除了有好奇之外,并未抱怨的意思。

    “当然也是朋友帮忙,才弄到的那些死尸。”木青冥并不愿意多说,只是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后,淡淡道:“不过见你在此,那应该是死尸都入城了。”。

    既然他有所顾忌,林万银看在往日的交情上,自然也不再刨根问底;并且他似乎对木青冥能料中此事并不足为奇,只是嘿嘿一笑后,对木青冥竖起了大拇指:“木少爷就是厉害,这都已经猜到了。”。

    语毕,他端起自己的茶杯,又喝了口茶润润喉后,把怎么把死尸卖了,而又怎么跟踪买家等等事情,对木青冥一一娓娓道来。

    日照中天,太阳更是毒辣。院中炎热,连青石板都是微烫的。锁龙人们带着马伯坐到了东屋前的树荫下,切了从井中捞起来的西瓜,给对方解渴解暑。

    那两只关在笼子里的夜枭,一直盯着马伯的后脑勺。而趴在倒座房里乘凉的恶狡,亦是用警惕的目光,注视着马伯的一举一动。

    马伯到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谢过锁龙人们后,大口大口的吃起西瓜来。

    这一路上,可把他给渴坏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吃相了,好在锁龙人们也没在意。

    随后,妙雨把切好的另一盘西瓜,端到了正屋中又退了出来。

    正屋中,林万银拿起一块西瓜,咬了一大口后,对木青冥有点含糊不清地道:“事情就是这样的。”。

    “这个罗灿是什么人?”听林万银把所有的事情一一说完后,木青冥不由得皱眉嘀咕到。

    同时暗中使出了意念传音,告知铁桦快去翠湖边的西仓坡,暗中盯着那支帮长生道运送死尸的马帮。

    他要林万银跟着死尸进城的原因,就是要确定长生道是真的中计了,而不是假意买下死尸,以此迷惑他。

    但是,他想到了长生道如果真的中计,一定会找不相干的人来托运干麂子,却不知这个罗灿是何许人?更不知道对方的任何底细。

    “这个人我稍微知道一点,他是滇中第二大马帮的头领。以前家父在世时,有时候会请他托运一些酥油回来。”林万银把嘴里嚼碎的瓜瓤咽下后,对木青冥说到:“不过此人经常缺斤少两的,后来家父也就不找他了。想喝酥油茶了,直接找戚高戚帮主托运。”。

    此言一出,墨寒眼珠子便是滴溜一转之际,对木青冥轻声说到:“看来是物以类聚啊。”。

    她此话的意思是说,长生道和罗灿基本上是一类人,都不要脸而下作。连一点点酥油也要缺斤少两,那这人的人品也好不到哪里去。

    木青冥当即会意,微微颌首。

    “麻烦你了林......现在应该叫你林老爷了啊。”木青冥嘿嘿一笑,道谢过对方后,又道:“既然来都来了,不如在我这儿住两天玩两天吧。”。

    “不了,下面生意上的事情较多,任务完成了我也该回去了。”放下了西瓜皮,林少爷掏出自己的手帕,仔仔细细地擦了擦五指间的果汁后,立马起身告辞:“你我不谈谢字,就此别过。以后若是还有林某能帮上忙的地方,木少爷尽管开口便是。”。

    又挽留了一番,但林万银还是去意已决后,木青冥也不好强留,站起身来道:“我会安排人护送你出城。”。

    语毕他走到大门后,拉开了门扉。耀眼的阳光立刻照了进来,让他不禁眯了眯眼。

    “妙笔,你随林老爷上车,护送他们出城。”木青冥交代完毕后,转头对笑呵呵的林万银说到:“到了个旧,记得给我送个信回来。”。

    “一定。”依旧笑呵呵的林万银说着此话,给他作揖行礼后,带着马伯跟上了已先一步出门,揭了车上障眼符的妙笔。

    木青冥和墨寒直送到门口,目视着他们驾车离去后,才折身而返。

    大门关上的一瞬,妙雨围了过来,好奇的问到:“是不是事情成了?”。

    笑容中略有得意的木青冥没有作答,但却把头缓缓一点;随之,所有的锁龙人们脸上,都洋溢着欣喜。

    就连往日总是面色平静的妙天,也面含淡笑。

    忙活了这么久,终于在茫然中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这让院子里的每一个锁龙人,都看到了努力的回报。

    就在锁龙人们神采飞扬之际,木青冥脸上笑意瞬间荡然无存,眉头再次锁紧。

    在他的意识中,已响起了父亲木山巙的声音:“青冥,妙门在重重监视下逃脱了,是你奶奶放走的。”。

    这个忽如其来的消息,让木青冥有些措手不及。

    妙门会带来什么样的变故?木青冥的计划会不会因此功亏一篑?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