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玄门大佬 > 第二百三十章 杀破狼
    东海上一望无际,天空之中一片黑暗,除了星光之外,很少能够看到有其他的亮光。

    可就是这样,在海洋之上却发生了一个耀眼的光亮,两个生物站在,不对,应该是飘在天空之上,冒着剧烈的耀眼的光芒,就好像小太阳一样,如果是普通人在近前都不敢睁开眼睛。

    “白蛟,你出来了?你不该出来的!”年轻的男子对着不远处的白蛟说道。

    如果是世人看到这个情况,真的会大吃一惊的,一个人竟然会对着一条蛇说话,更关键的是两个生物竟然会飞?当然这一切是所有的人都看不到的,就算是卫星也看不到。

    “你是谁?”洪亮的声音从白蛟的声音之中传出,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回去,不能前往华夏!”青年男子对着白蛟说道。

    “你算拿一根葱,我凭什么听你的?赶紧的给我滚蛋!”白蛟对着青年男子愤怒的喊道。

    “你还是这样的暴躁,我更不可能让你去内陆了,要是你去了内陆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到时候可就不好了!”青年男子就好像是开着玩笑一般的和白蛟说着。

    “你究竟是谁?能够直接叫出我的名字的,不会是无名之辈。”白蛟有一些狐疑,他虽然是一头妖兽,可是他并不是傻子,能够混到它这个程度,要是没有智慧的话,早就死翘翘了。

    “我都说了我是谁不重要,关键的是你不能前往华夏,如果你要是前往华夏的话,下一次可就不是在海底呆着了,到时候昆仑山的地狱之门就是你的新家了!”青年男子似乎对白蛟很熟悉,但是说起话来一点都不客气。

    “你究竟是是谁?你要是再不说,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倒时候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跟着一块陪葬的。”白蛟似乎发怒了,它讨厌这样的情况,自己一无所知,而对方却什么都知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告诉你了,至于你,你要是有决死的心,你就不会活到现在了,当年破军死的时候,你就跟着一块死了,你还能活到现在,要不是看在破军的情面上,你以为你能够活到现在?”青年男子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你究竟是谁?我怎么知道破军的事情?你究竟是谁?”白蛟说着就往前冲来,如果是刚才的话,白蛟也不会如此,可是提起的破军却是一个对它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呵呵,你还记得破军啊?我还以为你都忘记了,你要是记得他,你当年为什么不跟着他一块去死?”青年男子似笑非笑的又似乎有一些嘲弄的说着。

    “我不管你是谁,你敢中伤破军,那就是我的敌人,受死吧!”白蛟似乎再也受不了青年男子的话,又或者还安排青年男子再说出什么,所以先下手为强。

    “我就知道你还是这样的暴躁,不过没有关系,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你继续回海洋中去!”青年男子大吼一声,也对着白蛟飞了过去。

    就像是两颗炮弹一样,两个光芒经过激烈的碰撞,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就好像是打雷一样。

    远在百里之外的韩宇都听得到,那种沉闷的轰隆隆的声音,虽然很小,可是却很敏锐的传递到了自己的耳朵中。

    韩宇知道这种声波是特殊的人打斗擦会造成的,不是一般的打雷的声音。

    海洋上的海浪掀起了更大了,似乎有一点朝着海啸的意思发展,这都是两人跟引起的。

    也不知道是谁的一拳下去,海平面顿时消失了一块,一个圆圆的直通通的一个空间出现在海洋之中。

    很快四周的海水就把它给覆盖满了,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再过来看一人一白蛟,青年男子似乎没有什么事情,但是白蛟却好像遇到了一些状况。

    “你是谁?你竟然这样的厉害?我我们是没有听说过你?”白蛟似乎对于这个青年男子很担心,刚才他赤手空拳的和自己对战,一点兵器都没有拿出来,就算是这样,他的身体都快赶上自己了,要是他拿出什么神兵利器的话,那么自己绝对是失败的。

    白蛟想要跑路,自己好不容易才从海底跑了出来,要是再被打回去,那岂不是生不如死。

    “想逃,门都没有!”青年男子大声一喝,一道剑光犹如九天银河一般,又好像星光普降,充斥着漫天空间,白蛟顿时就被剑光给打下了海水之中。

    “你究竟是谁?你怎么会有破军的破军剑?你究竟是谁?”白蛟对于这柄宝剑怎么能够不熟悉,它一直提起的破军就是当年他的主人,自己陪伴着他东征西讨,最后破军身死,自己也被镇压在深海之中,现在竟然有人拿着破军的宝剑来找自己。

    “见到这一柄宝剑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吗?”青年男子对着白蛟嘲弄着说道。

    “你难道就是七星宫的这一代宫主?”白蛟瞪大了双眼问到。

    “算你还有一点眼力,既然你都知道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不要让我动手!”青年男子对着白蛟说道。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是上一代的破军的坐骑,也属于七星宫,你就算是七星宫的宫主也不能镇压我,我又没有犯错。”其他人说不知道七星宫的厉害,白蛟还是知道的,对于七星宫,它的内心之中是深深地恐惧。

    “我不管你是谁,就算你是七星宫的宫主又怎样?如果你肆无忌惮的就来镇压我,到时候可不要怪我离开七星宫,到时候我前往昆仑,到时候我妖兽一脉肯定会给我做主的。”白蛟虽然是妖兽,可是它并没有加入神兽宫,但是如果真的要镇压自己,那么自己就算是离开七星宫加入神兽宫又有何不可?难道还要自己一辈子都承受那黑暗的的海底?

    “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没胆的畜生,当年的破军是那样的对你,你竟然跑路,要不是因为你,破军怎么能够死亡?”青年男子说着用剑指着白蛟。

    只见青年男子手中的宝剑是一个极其平常的宝剑,但是和现代社会的宝剑却不太一样,很像是青铜打造的宝剑一样。

    “忘了告诉你,我是第十三代破军,你的主人是第十二代破军,他也是我的师傅,希望你能够记清楚!”青年男子对着白蛟说道。

    “不!”白蛟大吼一声,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那地十三代的破军,竟然又掏出了两柄宝剑,白蛟怎么能够不清楚,那可是贪狼,和七杀宝剑,当杀破狼的三剑齐出的时候,那就是自己死亡的时候。

    “你不能这样对我!”白蛟发出自己最大的能力,也是最爱的速度想要跑路,可是他的速度在再快也没有剑光快,它被淹没在剑光之中。

    一秒钟之后,满天星光消失的一干二净,破军看着躺在海水之中的白蛟,不断的掐着法诀,白蛟慢慢的沉到了海中,不断的下沉,一直持续到海底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破军这才收工,不够他的脸上却有着一丝丝的遗憾和难过,“师傅,我终于替你完成了心愿,你放心吧,我没有杀它,我知识镇压它,等到它的寿命终结的时候。”破军说完,手中的宝剑一甩,自己落在宝剑上,御剑飞行,一路向西。

    破军前行的方向正好是云城,如果仔细的辨别方向正好是青牛宫所在的阳首山。

    韩宇刷好信息之后,放下了手机,他还是有一些担心的,不过他就算是在担心也没有办法,因为自己的能力并不能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只能慢慢的等待着。

    就在韩宇发神的时候,他脚下的老虎直接站了起来,对着不远处的不断的咆哮着,这个时候,其他的四女也来了精神,因为老虎的咆哮声还是非常的巨大的。

    “小猫,坐下!”韩宇对着老虎吩咐了一声,老虎这才不情不愿的坐下来。

    小猫是韩宇给老虎起的名字,其实也不能说是他起的名字,是四女的叫法,她们叫着老虎是小猫咪小猫咪的,所以韩宇也就跟着小猫小猫的叫着,而老虎一开始并不愿意接受这个名字的,可是它在强硬也强硬不过韩宇和四女,所以它只能接下了这个名字。

    “有朋自远方来,不知道是哪一位朋友?”韩宇站起来对着远方喊道,他看似声音不大,也没有用很大的力气,但是声音却传递了很远很远。

    这个时候,一个身影由远及近的走了过来,看似距离很远,可是没用多长时间,他就来到了韩宇的跟前,这打得出乎了韩宇的意料。

    “你是?”看着眼前的男子,韩宇却不认识,到那时韩宇知道他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如果是自己的敌人的话,那么自己肯定要死的。

    因为他身上传递过来的气息比冰蛟还要强烈,这是韩宇能够感受得到的。

    “青牛宫啊,这里就是青牛宫,我都很长时间没有来这里了,可真的有一些怀念啊!”青年男子正是昨天晚上在海洋上镇压白蛟的破军。

    他昨天晚上镇压住白蛟之后并没有立即来到青牛宫而是选在在云城转了一圈,感受了新时代的世界。

    “你好?”韩宇不耐其烦的又问了一句。

    “你不用这样的客气,你就是青牛宫的地这一代的掌门吗?怎么青牛宫一个人都没有了,在我的印象里,青牛宫不应该是如此的没落的!”青年男子似乎有一些疑惑,要不是他再三的确认,他真的怀疑这里不是青牛宫。

    “不知道前辈前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这一次韩宇向破军打了一个稽首说道。

    “不错不错,小小年纪,竟然已经达到了凝丹期的修为,真的是后生可畏啊,看来当年的老牛鼻子是没有选错人。”破军感慨的说道。

    想到这里,他就难受了起来,最起码青牛宫还有不错的传承人,而自己的七星宫已经没有了传承人,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传人。

    “不敢当不敢当,前辈请进!”韩宇对着破军事说道。

    就算是自己不请,人家也能进来,能够一眼看破自己修为的,肯定不是金丹期的高手,如果是元婴期的高手,韩宇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因为自己真的是不是对手,就算是启动门口的阵法也不是对手。

    “你这个小子还算是老实,没有启动阵法,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厉害的!”破军看着韩宇的小动作,只是说了一句,然后就径直的走进青牛宫。

    韩宇的头上的冷汗顿时就流了下来,能够知道青牛宫的大门口有阵法的,那不是简单的人,肯定是和自己师门有很深的关系的。

    韩宇走进来的时候,只见破军给自己的祖师爷上香,韩宇就这样站在看着。

    “你叫什么名字?”破军上完香之后,对着韩宇问到。

    “我叫韩宇,不知道前辈尊姓大名?”韩宇恭恭敬敬的问到。

    “我叫破军,你叫我前辈就行了!”破军挥了挥手说道,然后就走向了中庭。

    “哟,这棵木樨树还在啊,我还以为老死了呢?”破军一走进中庭的时候,就张嘴说道。

    韩宇听后直接就吓了一跳,这棵木樨树据说可是有一千年了,这位前辈究竟是谁?

    “一切都没有改变过,还是当年的模样,可是人却不在了!”破军摸着石桌感慨的说道。

    “前辈,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在这里居住两天,。”韩宇对着破军轻声的说道。

    “居住就算了,我以前在这里居住了很长的时间,现在想起来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倒是现在没有什么必要了,算了,看了青牛宫,也看了你们,我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破军说着转身就往大门口走去。

    “前辈,前辈!”可是任凭韩宇如何的欢呼,破军也没有留下来,鞥到韩宇出门之后,就只能看到破军的背影了。

    “真的是一个怪人啊,可是这位前辈究竟是谁啊?我怎么从啦没有听说过呢?”韩宇站在大门口看着破军离开的身影自言自语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