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獒唐 > 第七十四章 吴老九骂街
    太平公主的邀请,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

    不说别的,就说这女人的潜力,不论是武周朝,还是李显朝,都可用只手遮天来形容。

    这个邀请,按理说,吴宁是不应该拒绝的。

    这已经不是少奋斗多少年的事儿了,而是吴宁钻营一辈子所能达到的高度,可能还不如太平的这一个邀请。

    可是,吴宁还是犹豫了,而且肖道长那一句话,让他连犹豫都不用犹豫,直接就回绝。

    因为,这里面有妖。

    ......

    真当吴宁年少轻狂,在太平公主面前还虚浮尽露,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错了,这贱人比谁心思都重,比谁想的都多。

    而且,两世为人,他比谁都沉得住气。

    对太平那个不敬不尊的态度,本来就是故意的。

    不看别的,在老祖君面前,在四伯吴长路面前,他那样会吗?一句话顶的你肺都快炸了?

    甚至面对孙宏德,吴宁表现的也比在太平面前更像是个人物。

    那为什么偏偏到了太平这里,就变了呢?故意拿小话噎人呢?

    因为丑舅。

    越是和这些所谓权利中心的人物接触,吴宁越觉得丑舅教他人心、权术之道另有深意,这也越来越让吴宁心悸。

    他已经不只一次的断定,丑舅的过去必定不凡,身后必定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可是,从五年前的渡口救人开始,吴宁所经历的桩桩件件,总有让他有探不到底的感觉。

    每一天他都试图猜测丑舅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但都会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打破他的认知,那个秘密在吴宁心中的分量也越来越大。

    而在没有揭开那个秘密之前,吴宁是说什么也不敢往朝争这潭浑水里跳的。否则,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以,他故意在太平面前露出弱点,想让这个女人知道,吴宁有才,可是太过虚浮,不值得一用。进而让太平免开尊口。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傻女人居然还是开口了,而且开出来的条件让吴宁几乎没法拒绝。

    太平所请可不是让吴宁入公主府做幕僚,也没有说请吴宁入京必有重谢之类的好话,是直接许下官途。

    这个诱惑可太大了,看看现在房州城里聚拢的那些所谓才子贤良,图的是什么?不就是这么一句话吗?

    可是,就在吴宁几乎就要动摇的那一瞬间,肖道人帮了个倒忙,使得吴宁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目送太平公主的驾辇徐徐下山,吴宁背着手站在山门之前,头也不回地冷然问向肖道人:

    “为什么?”

    肖道人心中一乱:“什么为什么?”

    吴宁转身,直视肖老道:“为什么你会希望我进京为官?你不是一直想把我收入山门,传你衣钵吗?”

    “这....”肖老道眼神飘忽,“贫道是想收你入门。”

    “可,可这不是千载难逢嘛?贫道也不好挡你的前程不是?”

    “是吗?”吴宁凑到肖道人脸前,“你会有那么无私?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这话肖道人没法回。

    “那为什么让我来给太平解危?”

    说到这儿,吴宁自己都笑了,“一个大唐公主,一个山野村夫,道长不觉得差的有点太多了吗?”

    “这......”

    “你不用回答我!”吴宁抢白道,“你也不可能回答了。”

    瞪着肖老道,也瞪着孟苍生,“你们背后到底藏了什么龌龊,在我没有弄清楚之前,我是不会如你们所愿,去淌那趟浑水的。”

    肖道人闻言,终于不再沉默,冷然怒喝道:“那不龌龊,那是你的命!”

    “师父!”孟苍生急忙出声喝止。

    语重心长道:“有些事,不该我们来告诉他!”

    “那谁来告诉我呢?”

    吴宁反问:“我那舅爹吗?”

    “还是等到有一天,纸包不住火了,让某个人拿着提刀来告诉我!?”

    说到这,吴宁已经苦笑出声,突兀道:“舅爹脸上的疤哪儿来的?是自己划上去的,还是仇家砍上去的?”

    “五年前为什么要救李显?为什么又要放了丘神绩?今天让我来给太平解这个李武两家的局,又为了什么?”

    “只当老子只有十五,狗屁不懂吗!?”

    说到这里,吴宁已然是在咆哮:“我告诉你们,你们他妈是在玩火!早晚有一天,大伙儿一块死!”

    说完这句,吴宁懒得和这两道士费嘴皮子,甩手下山,看都不看那师徒一眼。

    一边走,还一边骂:

    “一群他妈自作聪明的笨蛋!特么两个逃户还想把天捅个窟窿,第一个砸死的就是自己。”

    ......

    “去他妈的!老子就窝在这山沟里哪都不去,急死你们这帮狗日的!”

    ......

    “吴老八!肥虎!你们两个二逼,还他妈折呢!?那是老子花大钱买来的!”

    ......

    “贫道觉得......”肖道人怔怔地站在山门前,看着吴宁歇斯底里地下山,“应该告诉他一切了。”

    身旁的孟苍生闻之摇头,“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他的能力够了,可是心境还没到。”

    “呵呵。”贫道人干笑两声,看着山腰处,语带双关:

    “没到吗?可是人家却是等不急喽。”

    说完这句,老道士两手一背,溜溜地回观去了。留下孟苍山站在那一阵奇怪,谁等不急了?

    吴宁那丑舅?

    下意识顺着师父刚刚看过去的方向一瞧,瞪时大惊。

    “他,他疯了!!”

    只见太平公主的驾辇,并没有直接下山,而是在山腰处停了下来。

    此时的太平已经下了轿,正缓步向寻翠居里面走。

    猛一拍大腿,“他......他怎会如此冒失!”

    ......

    此时,吴宁也看见公主进了他的家。也在奇怪,这女人跑我家去做甚?

    不对啊,俩人可没熟到唠家常的地步。

    太平问你家干啥的,吴宁答我家开客店的。

    她根本不知道这店是吴宁的。

    那是武三思?

    四伯说过,武三思曾在宴中说过,要来吴宁这里看看。

    也不对啊,武三思也就是今天才和太平算是结了暗盟,两人也远没到连这种事也要共享的地步。

    ......

    吴宁有点犹豫了,这家我还回不回?

    算了,这个女人,还是能躲就躲。

    拐了个弯,跑炭窑窝着去了。

    一直呆到晚上,连吴三哥都有点奇怪了,“你小子不回家在窑上耗什么?”

    吴宁做答:“家里有个煞星。”

    “那你躲到啥时候去?”

    “没事儿,这就回。”

    吴宁也觉得时辰差不多了,他还真不信那女人能在他家住下是怎地?

    可是,他没想到,还真就住下了。

    此时,太平公主一边小口舀着果粒酸奶,一边对身边的公主府长史道:“别馆住着憋闷,陈长史推荐的这家村店倒还真是雅致。”

    许是解开了心中之困,太平心情甚好,指着酸奶又道:“这酸乳也好,京中是没有的,让店家给随从侍卫每人都来上一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