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盖世唐皇 > 第两百五十四章 皇孙遇险
    李世民对于绣衣卫查知几位皇孙可能遇险一事,并不怎么意外。

    这毕竟是天子的爪牙,皇家的耳目!

    早前皇后在赶赴白马寺礼佛之际遇险,绣衣卫在事前全无所知,事后用了整整半年都没察知真凶,这已经是大大失分了,

    其时天子远在辽东,绣衣卫至少四分之一精锐,都随驾北行。其余的力量,还要镇压长安,东都洛阳,以及江都这三大巨城。能够调动的实力,极其有限,不能过分苛责。

    可如今天子御驾南犯,整个大隋时局都逐渐趋于稳定,绣衣卫人力吃紧的状况已经大大缓解。如果再不能有所作为,那就说不过去了,

    李世民不知那位齐王殿下,到底还会不会动手。可他本来就抱着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如果齐王真的狗胆包天,那是最好不过;可这位事到临头又缩了回去,那他也不会为此遗憾。

    总之他全力打击齐王所属势力的方针,是不会有变的。

    李世民也早就准备好了以不变应万变,按部就班的施行这些计划。所以在出宫之后,他就藏在马车里面,继续修炼周天神眼观。

    此术他已有了不小的进展,李世民决定一气呵成,在一天之内完成此术。然后就可以抽出精力,用在玄甲营的操训上。

    虽然董纯说了只需样子好看就可以,可李世民还是不怎么放心。保险起见,他还是得给自家这些部属,做一次特训才可。

    他最底线的要求,是在策骑冲锋时,他们能够有效的控制自己的马匹。

    再还有大业殿那边,由于左右备身府的许多将士,都被抽调到骁果军。所以这两千多禁军里面,充斥着大量的新人。甚至可以说,是完全调换了一群人马都不为过。

    李世民并不担心这些人战技与素养,毕竟都是从熊渠军、羽林军、射声军与佽飞军等诸部中抽调过来的精锐。就单兵素质而言,他们没有任何问题,整体的水平,甚至还要超出前的那些左右备身府将士。

    可备身府的职责,毕竟与其他禁军不同。

    如骁骑卫、豹骑、熊渠、羽林、射声与佽飞六军,只是拱卫宫城与御驾;而左右备身府,则是宿卫侍从,供御兵仗。

    这是禁军中的禁军,与皇室及宫中贵人直接接触,所谓礼法森严,规矩众多,是这些新近选拔进来的备身府将士,必须适应的。

    此外还有军阵如果没有默契的配合,这是左右备身府将士再怎么精锐,也一样是一盘散沙。

    这同样需要李世民,为此投入不小精力。

    而就在他在马车内施展周天神眼观,却再一次被袁天浩敲打神像之时。却发觉车外忽然一阵异动,自己身下的马车,也缓缓的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李世民不禁微一扬眉,他刚才专心施术,没注意外面,只依稀听到切磋二字、

    等到李世民,掀开了前方的车帘,然后就发现不远处一个少年,将一杆长槊负于身后,大刺刺的站在御道当中,神色傲然的拦住了他们的车队。

    “是一个傻子,自称是罗士信,说是不服公子钟灵榜第一之名,要向您挑战。”

    樊世兴很是恼火的看着前方的少年,神色不虞:“请公子稍候片刻,属下这就去将这竖子拿下!”

    李世民心想自己,怎么就成了钟灵榜第一了?

    这所谓的英杰榜,他是听说过的。是江都那边的三才楼,为整个大隋江湖,制定的一套榜单。有龙虎榜,为天下间的武修与术修强者,制定排名;还有红袖榜,将世间的美人罗列其上;另有世家榜,当世中所有世家大阀,都在其中。

    这钟灵榜亦是其中之一,取世间青少年中的钟灵毓秀之辈,在榜单上排列高低,

    而这三贤楼中的三才,可不是指天地人三才,而是三个以经营情报消息为主的三大势力。

    之前李世民接触过的魔策道,就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天目书院,云梦谷这两家。

    由于这三家江湖势力,在情报消息方面,都有着极强的收集能力。所以这套由他们共同制定的榜单,还是颇有公信力的,在江南那边颇为流行。

    可在北方,尤其河南郡与关西一代,似李世民这样的世家子,对此却是嗤之以鼻,认为这些榜单,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儿戏之作,并不公允。

    就说那龙虎榜,其中就有不少的疏漏。李世民知道的几位大高手,都不在榜单之中。

    此外他也坚信,自己未婚妻的美貌,定可在红袖榜的前十之列,可上门并无长孙无垢的姓名。

    倒是张雨柔榜上有名,在红袖榜上位列第九。这倒让李世民颇为好奇,前面九位到底是怎样的绝色?

    至于那世家榜,就更是一个笑话。关于家名的高低,各大世家大阀,是谁都不会服谁的。世家榜普遍偏重于江南,将兰陵萧氏与会稽虞家等等抬得极高,可当世之中,五姓七宗与裴世等等,才是天下人普遍认可的高门大姓。

    可李世民对三才楼的榜单不信归不信,可当他的姓名被罗列其上,且还是钟灵榜的第一,这就让他不能不在意了。

    这到底是谁做的缺德事情?树大招风,太遭人恨了。

    天目书院,云梦谷与魔策道这三家,莫非是与他有仇?就只因他在千秋节夜宴中,打败了三个异族,就把他抬得如此之高?

    “罗士信?你不是他的对手,去了只会自取其辱。释罗刹,你去将此人擒下。没必要跟他客气,以力压人就可,只注意别伤他性命。”

    这罗士信的本事,李世民还是很清楚的,前几日交手时,此子连续避开格挡他的重箭。

    可这家伙,明明才只是四品的修为

    看其年纪,应该是与李玄霸同龄,甚至还年轻一些,如此天资,真是可畏可怖。

    不过这家伙既然来了,那么那秦琼与程咬金二人,想必也在附近,

    李世民私下扫了一眼,果然发现旁边有两个孔武有力的大汉,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人群当中。

    其中一个身形高大,面白无须,神采英俊,器宇轩昂,应该就是秦琼;另一人则是体型矮壮,眼小如斗,满头虬发似如铁丝,多半就是程咬金了,

    而如今这两位,都是满含忧虑与无奈的看着这边。

    李世民哑然失笑,转头又朝着准备出战的释罗刹交代:“此子实力不凡,注意小心。”

    “明白”

    释罗刹听了罗士信这个名字,这已知道李世民为何如此慎重。

    那天夜里,李世民与对方的那一场大战,他也是全程观睹过的。知道这罗士信,是什么样的水准。

    何况年前历城之战,张须陀率五骑与数万人周旋,杀敌近千的壮举,也早就名传天下。这五骑中,就有一人名叫罗士信。

    前方那少年,见释罗刹走近,不禁眉头微皱,眼神不满:“你是何人?让李二郎出来,与我切磋一场,看看他那所谓钟灵榜第一,是否名副其实!闻说他李世民,乃当世第一等的少年英杰,却连露面都不敢吗?”

    释罗刹则懒得理会:“我名释罗刹,忝为上仪同大人府上供奉,今奉主人之命,将你擒拿送官!”

    语声落时,释罗刹就直接将他手里的禅杖,全力挥砸了过去!罗士信顿时神色微凛,手中的长槊立时就到了身前,同时身形后撤,试图拉开距离,将那杆槊在二人之间挑起了一串诡异的光影。

    释罗刹与罗士信刚一交手,就发现这对手确实难缠。此子的槊法,居然将诡变,力量与速度三种特质,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此时的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喉间,正被一道锋利到了极点的气机遥遥指住,似乎下一瞬,此子就可以将他的喉咙一槊刺穿。

    可释罗刹却连眼睛都不眨一眨,依然是不管不顾,继续将禅杖轰下。

    他的步法身速,都稍胜于这罗士信,故而无论后者怎么退避,都无法将之摆脱。

    最后那少年,只能无奈的将手中的长槊,又重新收回到了身前格挡。然后这御道周围诸人,都只听轰的一声震鸣。

    罗士信脚下的地面,赫然寸寸开裂。而他本人,则在那巨力冲击下蹒跚后退,一双手臂,已经完全发麻。

    可还没等他调整好,那释罗刹已经再次将禅杖高高挥起,使用着与之前一模一样的姿势,毫无任何变化的再次挥砸下来,

    罗士信脸色一片青白,却完全无力改变局面,只能被动的格挡。于是这御道之上,又响起了第二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而这一次,罗士信不但双臂的衣袖片片粉碎,口中也已溢出了丝丝血痕。

    “是少林寺的大金刚不坏体与大摔碑手,身法反应居然还很不错,”

    不远处的程咬金,不由倒吸了一口寒气:“这未免也太欺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