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手眼通天 > 第239章 玲珑宴
    在任真的帮助下,庸王顺利逃走。

    当然,这算是举手之劳,他并没有要跟庸王联手的打算,仅仅想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让庸王以后多闹一闹,总没有坏处。

    至于女帝想拿庸王敲山震虎,以此镇压凶手重翻旧案的野心,就更不是他能预见到的。

    对他来说,只要别人没有怀疑到他头上,就已万事大吉。

    散朝后已近中午,任真回到吹水居,累得精疲力尽,随意吃了些点心,就昏昏睡去。

    吵架是个体力活,他事先不可能想到,今天会在朝堂上连吵三架,以一敌众。

    争主帅、争督粮、争主考,面对东西两党的连番舌战,能保住不败实属不易。

    想夹在中间,保持中立,就得拿出实力震慑群雄。这场架吵完,他在朝野间的地位算是正式确立下来了。

    从今日起,任真的双修派将成为庙堂的第三股势力。而眼前,除了他这个扛旗的司令,旗下还只有夏侯淳一人,势力太过单薄,必须尽快收揽羽翼才行。

    任真毕竟是人,而非主宰一切的神明。当前这副局面,跟他最初的设想有不小出入。或者说,他没能想到,进展会如此顺利。

    这次孤身赴北前,按照他的规划,应该要参加大朝试,鱼跃龙门,从而步入仕途,然后循序渐进,徐徐谋取到如今这样的权势。

    当时的他怎么可能想到,儒圣董仲舒会突然现身西陵,并且主动收他为关门弟子,一步登天。

    儒家小先生的身份,是个超出他预期的变数,帮助他另辟蹊径,无需登台考试,就获得了煊赫的地位。

    由考生变成考官,这是始料未及的惊喜。

    最大的益处在于,他不必以同年及第的由头,将其他人笼络到自己身边,而是搬出座师的身份,名正言顺地招纳门生,收为己用。

    这样既简单,又关系牢固,可以让他迅速在朝廷里开枝散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手伸进各省部的角落,隐隐掌控朝局。

    这比他原先的谋划顺利多了。

    只是,可惜了他那满腹才学,不能在万众瞩目的大朝试上淋漓挥洒,独领风骚,实在是明珠暗投。

    任真这场午觉,再次睡到黄昏。

    天色已黑,家里还是有人拜访,正等着他醒来。

    崔鸣九和夏侯霸不约同至。经过上次争执后,两人的关系不温不火,不像以前那般亲近。

    崔鸣九前来,是想跟老师汇报,他已经见过夏侯淳,估计这会儿叶家收到消息,正在合计如何抢走军粮生意。

    而夏侯霸前来,主要目的是表示感谢,感谢老师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力挺他父亲挂帅出征。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件事。

    他想邀请任真一起,去参加玲珑宴。

    玲珑宴,是历年大朝试的考生们自发组织的一场晚宴,由于地点固定设在玲珑塔里,故而得名。

    名义上是宴会,实际就是考生们按捺不住,都想提前跟别人较量一番,既能窥探竞争对手的底细,又能早早适应朝试的氛围。

    如果把大朝试比作如今的高考,那么,玲珑宴就相当于一轮模拟,不是高考,但很重要。

    玲珑宴享有盛名,因为这些年来,有不少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在宴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留下无数锦绣诗篇,在世间广为传诵。

    有才华的人,想借此扬名,轰动京城。腹内学识平平的人,则想着长长见识,说不定考试时能用到呢。

    所以到后来,年轻士子都想前去赴宴,共襄盛举。

    甚至有一些高门大户,通过玲珑宴挑选气质不俗的才子,招赘入婿。由此可见,玲珑宴是一场热闹非凡的聚会。

    任真早就听说过玲珑宴,也早就想凑这个热闹。

    在他的开局计划里,有吃喝嫖赌四样,其中排在最前面的吃,就是去玲珑塔吃这场宴席。

    以前他想去,是以考生的身份,想目睹这一届考生的风采,提前锁定强劲的竞争对手。

    现在他想去,是以考官的身份,想物色一些优秀才俊,听其言观其行,确保不会出现录用失误。

    说白了,还是在为自己的扩张做准备。

    于是,当夏侯霸道出邀请后,任真爽快答应了。

    不过他未立即动身,而是让两人先等一会儿,自己返回书房,开始奋笔疾书。

    写完后,他走到后院,敲响顾海棠的房门。

    海棠正在凝神修行,见他进来,依然闭目坐在榻上,没有说话。

    “欧阳钦是怎么说的?”

    任真坐到桌前,倒了杯茶,捏在手心里啜饮着。

    他关心的还是襄王血脉一事。

    他不喜欢庸王,如果那个遗腹子不存在,以后把皇位交给谁,就是棘手的问题。

    “他说不知道。”

    任真哦了一声,然后说道:“昨夜咱们只是杀人,敲山震虎,已经初步奏效。今早散朝后,那女人大发雷霆,显然是怕了。”

    顾海棠睁开眼,听他讲述皇宫的情形。

    “他们肯定严加戒备,今夜你再行动时,一定要小心。来日方长,若是见势不妙,就立即撤退。”

    说着,他取出刚才写好的纸条,放在桌上。

    “这是写好的供词,你杀完人后,将它留在现场,用死者血手印画个押。等明天事情传播出去,我倒要看看,她能怎么办!”

    白天他在皇城外等莫问天,一来试探对方的态度,二来是嘱托这件事,下次再有人报官时,别把消息严密封锁。

    两人达成协定,可以相互扶持,必要时共同反水,跟南晋划清界限。

    顾海棠点头,“你也准备出门?”

    任真起身,说道:“今夜有场玲珑宴,人多眼杂,我去那里,能证明自己不是杀人凶手,应该没有危险。”

    说到这里,他转身看向她,“倒是你,以后行动会越发困难。我很担心,萧铁伞和雪影卫会蛰伏在暗处。”

    两人都是五境时,联手可战七境强者。如今海棠即将迈入六境,他却停滞不前,想匹敌萧铁伞,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走到榻前,抬起左手对着顾海棠,从上到下扫过。

    “你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