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权色隋唐 > 113章 西域有好吃的吗?
    lt;h3css=”read_tit”gt;第113章西域有好吃的吗?lt;/h3gt;

    时间流逝,转眼日落西山。麟德殿自上次百官齐聚的盛宴后再次迎来了轻歌曼舞。所以说大隋最不缺的就是人。刺驾事件虽让礼部下辖舞姬被清理去大半,但短短几日功夫,便又重新补充完整。

    一个个妖娆的美人儿,带着对皇宫的敬畏和飞上枝头的憧憬卖力扭动着身姿,那嫣然风情和中土女性特有的含蓄柔美,让两侧十余名西域使节忍不住便拍手叫好。

    相比下,一身华服的索尔斯,则显得沉稳许多。他跪坐在矮桌后,笔挺的身姿犹若出鞘长剑,锋芒闪烁,却并不惹人厌烦。

    “皇后觉得,此子如何?”

    杨广抿了口酒水,神色淡然的看向萧宛若。

    按照礼制,外邦使节觐见,皇后是不需要来的。但今日宴会涉及到联姻事宜,凡天下姻缘事,皆有皇后掌控,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杨广即便想要独断专行,也不得不走下过场,在临开宴前将萧宛若唤了过来。

    “一表人才,器宇轩昂。”

    萧宛若捻起糖果含进嘴里,皱了皱眉,又捂着丝帕吐了出来。

    自从吃到冰糖后,她就对宫里特供的糖果完全失去兴趣。

    “既然如此,联姻之事皇后可由异议?”

    “圣人每行每举,皆是为我大隋国考虑,您决定的事情,臣妾如何还会反对。”

    萧宛若笑意盈盈的端起茶杯,用茶水漱了漱口,这才接着说道:“至于婉仪那边,臣妾会去与她分说,身为皇室公主,就要做好远嫁他乡的准备,这是宿命,也是责任,容不得她逃避。”

    杨广嘴角微微一抽。

    他原本以为萧宛若肯定会在南阳公主的事上据理力争,毕竟,后者是她嫡出的女儿,就这样嫁去西域,换成谁怕是都难以接受。所以,杨广准备了很多说辞,甚至不惜在某些方面做出让步,但现在……萧宛若居然没有反对。不仅没有反对,反而还主动提出,要去劝说南阳公主。

    这怎么可能?

    杨广心中疑窦丛生。

    “南阳公主到。”就在这时,一道拉长腔的声音从外传来。

    下一刻,一个盛装少女,迈着轻盈脚步走进了大殿。柔顺长发盘成高髻,其上戴着各种华贵饰品,盈盈生辉。如天鹅般修长的玉颈和胸前露出的肌肤,连成一片耀眼雪白。

    再往下,则是婀娜曲致的身段,小姑娘虽年岁不大,但发育却是相当不错,前凸后翘,杨柳蛮腰,加上精致的妆容,让她少了几分青涩,多出几分艳丽,此刻的杨婉仪,还当真是一出现便吸引来大片眼球,就连眼观鼻口关心的索尔斯,都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

    “南阳来了。”

    萧宛若慈爱笑着,公共场合,她自然不会叫出杨婉仪闺名。

    “儿臣见过父皇,见过母后。”

    杨婉仪捻着裙角盈盈一礼,这才转身落座于杨广和萧宛若下手。

    如果是其他场合,杨婉仪姗姗来迟的举动,肯定会遭来斥责,但今天……作为此次宴会当之无愧的主角,杨婉仪最后出场则没任何不妥。

    随着舞姬乐师退下,各色菜肴上席,杨广也暂时压下了心头疑惑,笑着看向索尔斯,“索尔斯王子,这位就是南阳公主,朕最为疼爱的掌上明珠,将她许配给你,朕可是下了很大决心,日后南阳前往西域,你可要悉心照料,万万不得让她受了委屈。”

    “多些陛下厚爱,索尔斯可在此立誓,今生今世,绝不让公主殿下受丁点委屈,否则,五雷轰顶,天地不容。”

    索尔斯字正腔圆的汉话,让在场的侍女和太监多少有些诧异。

    在他们的认知中,金发碧眼白皮肤,已经成为化外蛮夷的特征,而化外蛮夷,不茹毛饮血就已经很不错了,汉话说到这般地步,绝对是祖宗显灵啊。

    “很好!”

    杨广满意的点了点头,侧眼看向杨婉仪,“南阳,索尔斯王子足智多谋,英勇善战,在西域称得上是盖世英雄,你嫁过去后,切不可恃宠而骄,当修持自身,辅佐夫君,替其治理我大隋边陲之地……嗯,多余的话父皇就不多说了。趁着此次宴会,你有何疑问,大可当面与索尔斯交流。”

    这个,其实也就是杨广随口一说而已,知道杨婉仪心中抗拒他,根本就没指望前者会和索尔斯说话,但杨广没想到的是,杨婉仪在闻言后,竟真歪着脑袋,好奇的看向索尔斯,“听说西域黄沙遍地,尽是荒凉,这是真的吗?”

    “公主殿下误会了,西域环境,虽不如中土江南那般温润养人,但也算是得天独厚。”索尔斯呵呵一笑,神色便说不出温柔道:“比如伊犁,那里蓝天白云,花海遍地,夜里席地而坐,嗅着花香守望星河,当真令人心旷神怡。再比如天山,那里终年积雪,却蕴生着清澈天池……”

    索尔斯不愧是真理教先贤的关门弟子,别的不说,单这口才就能秒杀后世无数导游。在他的阐述下,西域风光被描绘的如诗如画如同仙境,以至于不少侍女太监,都忍不住目光闪烁,生出向往之色。

    “听你这么一说,本公主到是觉得有些意思了。”

    杨婉仪忽闪着明亮大眼:“只不过还有一点,听说那里吃食很不好啊。本公主最爱吃了,若是吃得不舒心,便会睡不着觉,心情暴躁……”

    “殿下过虑了。西域物产丰饶,无论牛羊水果,青色蔬菜均是应有尽有,即便有所缺失,某也能以快马走丝绸之路,将殿下所思之物带回。”

    “这样啊,那本公主就放心了。”

    杨婉仪娇憨的拍拍胸口,似乎终于松了口大气。然而,就在索尔斯轻笑着准备说话时,杨婉仪却突然从怀中摸出把精致小刀,在众目睽睽下,沿着小拇指切了下去。

    虽然众人距离有些远,但还是清楚看到一股股鲜血,从杨婉仪葱白手指上流出,再然后,锋利的小刀很快就将整根手指咯嘣切成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