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杂家宗师 > 一百九十八章
    忘了写标题

    马晋之前决定写说岳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因为历史发生了改变,南宋又多了近百年的国祚,但这不代表着南宋就一直平安无事,蒙古建立的元朝,一直对南宋虎视眈眈。

    虽然双方之间没有爆发大战役,但两国一直小摩擦不段,彼此仇视。

    而南宋向来文臣当道,军备相对蒙古来说有些积弱,为了鼓舞国人士气,南宋官方开始宣传了已经平冤昭雪的抗金名将岳飞,以此激励国民。

    至于为什么南宋朝廷宣传岳飞,一来岳武穆战绩惊人,且是南宋朝起来的名将,二来岳飞名声大,在民间威望高。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岳飞已经死了几十年了,且岳家后人没什么争气的,宣传岳飞不涉及各方利益。

    而后来岳飞的事迹传到了北方的元朝,草原民族素来尊重勇士,所以多忠勇的岳飞很有好感,更因为岳飞是抗金名将,而蒙古受了金朝那么多年的欺压,对其自有一种亲切感。

    虽然元朝官方对岳飞是个宋人有些芥蒂,后来做出禁止,但岳飞的名声已经传遍天下。

    ……

    而后宋元国灭,经过几十年的军阀混战,颜氏笑到了最后,大乾立国。

    几百年的过去,岳飞的的名声不但没有泯灭,反而愈加响亮,大乾朝的很多老百姓都对这个前朝大将有印象。

    可以说马晋的新书说岳主角是岳飞,先天上就有很多受众。

    ……

    八月二十九日下午

    大柳酒馆

    马家水军首领付孔,已经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大本营了,几乎每天都要在店里待一会,而且每次只喝酒,饭菜自备,让酒馆掌柜柳央恨的牙痒痒。

    今天付孔来这,并没有什么宣传的任务,前几天新书还没有发售时,为了配合安逸,付孔带着手下水军已经把京城的酒楼、茶馆、青楼都逛了个遍。

    其中天天光顾的大柳酒馆更是重中之重,早以轰炸了无数遍。

    该做的早就做完了,付孔今天也没心思加班,捧着一本崭新的说岳,喝着小酒,惬意的细细品读。

    说起来,他也是马晋的书迷,还是铁杆的,从隋唐中部入的坑……

    付孔自己看书,不想啰嗦,其他人却不想放过他,付孔天天来酒馆,早和里面的熟客混熟了。

    ……

    一个身材高胖,敞胸露怀,满脸横肉的大汉,抓着酒壶坐到了付孔面前,指着他手里的说岳,大大咧咧的问道。

    “付快嘴,这就是你前些天天提的晋马的新书,好看吗。”

    因为付孔经常在酒馆里面做宣传,口才了得,谁都辩不过他,所以酒馆的客人都给他起了个快嘴的外号。

    当然,付孔对这个外号非常抵制,一听到大汉叫他快嘴,把书放下,气急败坏道。

    “杀猪的,你要是再叫我快嘴,老子就给你拼了。

    大汉姓陈,是屠夫出身,在附近开了个肉铺,所以大家都称他陈屠夫,像付孔这样急了的,就直呼他杀猪的,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动手了。

    陈屠夫虽然长的一副恶霸模样,但其实脾气很好,人缘也不错,他和付孔也算老熟人,所以对付孔损称也不是很在意。

    陈屠夫摆了摆肥厚的手:“不叫就不叫,老付,你还没回我的话呢。”

    他虽是个屠夫出身,但也识得一些字,马晋隋唐他也看过,当然,是盗版。

    用他的话说,新华书店的一本书顶他卖半头猪,太黑!

    有那个钱,他还不如给媳妇买匹布做衣服……

    ……

    见陈屠夫改了口,付孔气哼哼的坐下,喝了一口酒,然后道。

    “当然好看,也不看看是谁写的,那可是晋马先生,就冲晋马这两个字,就差不了。”

    和王东一样,付孔也是个实力马吹,不过两者不同的是,一个是业余爱好,一个是职业,靠吹捧马晋吃饭。

    ……

    马晋的英明事迹,早让付孔这个马吹说了无数遍,陈屠夫早就听腻了,他一把拦住即要开吹的付孔,板着脸问道。

    “说正事,这本书讲的啥,听说是写岳爷爷的。”

    因为岳飞的名声高,民间老百姓多尊称一句岳爷爷,或者岳老爷。

    付孔被陈屠夫强行打断,心里有些不爽,但作为一个职业的水军,他还是很快收拾心情,给陈屠夫安利起了说岳。

    当然,付孔不仅是职业的水军,还是一个合格的书迷。

    “老陈,我给你说,晋马先生这本新书绝对是上乘之作,据我个人来看,说岳要比隋唐好看许多。”

    陈屠夫有些惊异,而二人的说话的声音也落到其他客人的耳朵里,这里面也有买了说岳的书迷。

    比如付孔隔壁桌一个络腮胡闻言,就开口附和道。

    “俺和这个兄弟想的一样,觉得新书好看。”

    ……

    陈屠夫让两个人说的头懵,都说书好看,可到底书好看在哪啊?

    他将这话问出,络腮胡摇了摇,感慨道:“俺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觉得看着舒服,心里也放不下它,吃饭睡觉都想着。”

    陈屠夫:“……”

    ……

    接着,付孔和络腮胡把陈屠夫撇到一边,两个人讨论起了剧情。

    比如岳飞的师父周侗到底是何方神圣,书里说之前还收过三个半徒弟都是谁,后面会出现吗。

    还有岳飞到底和杨再兴谁厉害,如果不是岳飞使诈,能不能收服在小商河杀了那么多金兵,力战而死的杨再兴。

    两个人讨论的热烈,可馋坏了一旁的陈屠夫,越是听二人口里说岳的情节,陈屠越是对说岳兴趣浓厚。

    原来岳爷爷使的兵器是沥泉枪,还有一个儿子叫岳云,武艺很厉害,用两个银锤。

    哦,原来是岳爷爷手下还有一个背嵬军,是天下无敌的精锐。

    ……

    陈屠夫和大乾的很多百姓一样,自幼就听过岳飞的大名,但对岳飞的事迹就知之甚少了,只知道是个打仗很厉害的将军。

    他们不是读书人,没兴趣去看那些玄奥晦涩的史书,他们甚至不知道岳飞是怎么死的。

    别说大乾,就是后世,也有很多历史盲,连朝代都数不清,就像慈禧,她的名字谁都知道,也知道她是个丧权辱国的老妖婆,但又有多少人感兴趣去研究她是怎么辱的国。

    连在资讯发达的后世,还有人连抗日打了几年都不知道,又何况在消息闭锁的古代呢。

    ……

    陈屠夫越听,越是忍不住,晚上回去憋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到新华书店里买了一本说岳。

    世上又少了一个盗版读者……

    ……

    ps:心情不好,状态极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