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保卫国师大人 > 第636章 寻到
    她抓着鼹妖跳下树来,对女魃道:“我先过去,你莫要离我太近。”说罢抓着鼹妖的大脑袋,上上下下打量个不停。

    ……

    不久之后,燕军营地以西三十七里处的榕树林迎来一个鬼祟的人影。

    这林子里布满大大小小的榕树,地面更是盘根错结,很不好走。不过细看之下,几乎所有榕树的根须都是连在一起的

    一木成林。

    最中央的老树已有千年寿命,身围要十余人合抱,枝叶参天,郁郁葱葱。

    那个矮小身影就在树前停下,左右观顾,确定附近没人才嗖嗖两下爬了上去。

    老榕的树冠极美,层次跌宕,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叶片的掩映当中。

    往上再爬十余丈,拂开浓密的枝叶,眼前赫然出现一个树洞!

    洞口宽达五尺,边缘黑黝黝地有烟焦痕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树从前被雷轰过,是标准的雷击木。不过它的生命力也真顽强,被劈过之后又继续生长,如今洞口被繁枝茂叶全部掩盖,除非这样爬上来细细搜寻,否则无论站在地面还是飞在空中,都不可能发现这个隐蔽的洞口。

    人影正想一头扎进去,边上忽然传来“沙沙”声,紧接着一头豹子从树冠跳下来,朝它咧开满嘴獠牙,低沉的咆哮像锯子锯木:

    “宴青!你死哪去了?”

    声音里是饱满的怒气。

    这矮胖的身影,就是鼹妖晏青。他缩了缩脑袋:“我去燕人营地,炸掉一些物资。”

    “东边的爆炸,是你搞的鬼?”豹子吃了一惊。燕人营地的爆炸惊天动地,三十里开外都能清晰感知,“大人只让你去监视营地!”

    “是。”晏青眯着眼得意洋洋,“你不知道他们多可恨……”

    豹子却一把按住他的脑袋,眼冒绿光:“给你爆破蛊是保命用的,不是让你去挑事!”

    晏青有些畏它,把身子都缩了起来:“可、可是新夏给燕人送物资。我寻思燕军要是得了,我们可就……干脆瞅准机会,把物资全给炸了。”

    豹子声音中都流露几分气急败坏:“你要害死大伙儿吗!营地爆炸,燕人很快就会搜到这里来!”

    “呃……”晏青呆住,“大、大人呢?”

    “方才听到爆炸声,大人就说,九成是你干的好事!陆茗随大人先转移了,着我留下来等你。”豹子当先跳下大树,“燕国的禽妖刚从天上飞过,半刻钟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他们要趁着对方巡逻的间隙溜走。

    晏青看了看树洞,有点可惜,还是跟着它走了。

    洞口很窄,里面却是越走越宽敞。当年被雷劈中以后,树心就空了,后面又遭虫蛀水蚀,树心的空洞越来越大,可是树皮却出奇完整,从外头根本看不出端倪。

    晏青曾在这里筑巢,它将树洞重新修整过,分作几个洞室,至少可以容纳十余人。

    过去两天,这里面只住了区区四人而已。

    显龙山大战横生波折,只有三名修行者跟在云崕身边。燕军占据了显龙山再往前推进,这里就变成了燕人的大后方。燕王全力搜捕云崕,后者重伤未愈,只能避其锋芒,与主力部队的联系又被切断,很是麻烦。

    晏青小声道:“大人什么时候能康复啊?”

    “再有两三天就差不多了,燕王这一路上撵得太紧,大人且战且退又添新伤,否则早该恢复了。”豹子随口骂它一句,“你这蠢货!”

    燕军既然在风暴岛扎营,当然要将附近地形都勘探几遍,甚至连大小山洞都做了编号,定时派人巡检。看似荒野,然而想在这里找个栖身之所其实很不容易。

    众人已经在这里呆了两天,终有机会调息疗养,云崕才有空料理自己的伤势。若不是晏青手欠,一时起念去炸掉燕军营地,他们也不用挪地方了。

    晏青陪笑道:“我们现在去哪?”

    “先走远再说。”豹妖没好气道,“至少要西挪五十里,中间还隔着一个燕军驻守的卡哨。”

    两人就在夜间掩映下,飞快往西而去。

    太阳还未落山,林间的白雾就迫不及待弥漫开来。湖边多水汽,只待气温降低就开始结雾。

    这样的天气,无疑对他们撤退有利。

    再走几十步就是一片河谷,不过旱季缺水,河变成了溪。

    前方突然一阵爆炸声传来,惊天动地。

    脚下的地面同样蓦地大震,让人立不住脚。

    晏青干巴巴道:“爆破蛊!这是爆破蛊的威力。”

    什么人会在这种荒山郊野用上爆破蛊?

    答案呼之欲出。

    爆炸声从水边传来,其实还有些儿远。前方景象被浓雾遮挡,看不清楚。

    两人足下一顿,均变了脸色。

    紧接着眼前的雾汽被扰动,有两个身影冒了出来。他们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奔到两人面前,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埋伏,走!”

    冲过来的,是云崕和陆茗。

    两人跟着一起转身就跑。

    他们识破了燕人的埋伏,很干脆地放了个爆破蛊转移对手注意,借机突围而出。

    浓雾中传出一声长笑,声若洪钟,带着满满的傲气和自得:“云大国师,我看这回你往哪里逃!”

    豹妖和晏青的脸色一起变了。

    燕王!

    燕王居然这么快就追过来了?

    云崕衣衫整齐,不见半点血渍,要不是他脸色苍白,晏青都看不出他负了伤,但是离得这么些,就能嗅到很淡很淡的血腥气味。

    他往云崕腹部看了一眼,知道他伤在那里。这么发力奔跑,伤口又裂开了吧?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燕王就死死缀在他们后头,想尽一切办法迫得国师没有时间调息愈合。若非他体质特殊,这会儿早就溃烂出洞了。

    云崕一边奔跑,一边还有空问他们:“燕人营地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问话时,目光落在晏青身上。他的眼神在昏暗的光线下看来,有些晦暗不明。

    晏青挠了挠头:“新夏给燕国送物资,我气不过,用爆破蛊炸掉了他们的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