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荒野巅峰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冷库大作战
    江子涯一走进冷库,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热量在急速的流失。

    零下十来度,即便是穿着棉袄,若是不活动的情况下,也能在两三个小时把人冻僵。

    江子涯没有棉袄,体恤衫都被他包在右手上。

    因为他刚才需要拿那根铁条,若是没有这层棉布保护,冰冷的铁条会直接粘掉他手上的皮肉。而且,在寒冷的环境下,保护双手的灵活,是重中之重。

    好在那两个椅套被他带了进来,此刻好像披风一样裹在身上,抵御着无边寒冷。

    在这样的环境下,时间就是一切。他不敢耽搁,马上让自己跑动起来,同时呼喊着壬晴儿的名字。

    他不担心这里变成一片漆黑,因为若是外面的人敢断电,就会导致冷库里面的制冷设备一样会停止工作,那么便无法冻死自己。

    而且很显然,在中心国没人愿意开枪杀人,因为那样做,会遭到中心国安全部门追查到底。

    江子涯跑的很快,虽然到处都是冰霜,滑不留脚,但是江子涯常年站桩,保证了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可以稳定快速的奔跑。

    他不得不急,视频上壬晴儿只穿着一件宽松的连衣裙,露着小腿和胳膊,脚下穿着凉鞋。

    就那一身装备,在这样的环境下,根本不可能活过两个小时。

    身上头上包着厚厚的椅套,倒是还好。但是下半身就一条五分裤和运动鞋,可真心受不了的凉飕飕。

    “咣当”

    脚下一个打滑,撞到了几个纸箱子,江子涯看到里面散落出来的东西,如获至宝。

    竟然是几箱子锯末,想来是制造这些垫底木架的时候,留下的垃圾,还没来得及运出去,亦或是这些锯末还有其他用途。

    管不了那么多,在货架上随手拿过来一卷保鲜膜,重新穿好体恤衫,把下摆扎进五分裤的腰带里,掖好。

    然后把纸壳塞进前胸后背如内甲,再把锯末顺着纸壳和皮肤的夹层扔进去。

    纸壳的硬度可以把锯末尽可能均匀的压制在原来的位置,让锯末可以起到更好的保暖作用。

    如果不放纸壳,那么锯末就会直接堆在衣服下面,只能保护到肚子一块。

    放好了锯末,再用保鲜膜绕着全身缠了几圈,这样锯末就完全保持均匀,不担心散落变形,同时保鲜膜也能起到很好地保暖作用,锁住身体的热量。

    人体的热量有百分之四十是脑部散发出去,这个时候,对于头部的保暖不可忽视。

    椅垫盖着脑袋,虽然保暖,但是总要用手护着,耽误速度。

    这个时候,江子涯一发收拾好,用手把椅套撕下来一长条宽布,然后带着耳朵一起,把脑袋和头顶缠住,再撕下来一块布当成口罩围住嘴巴,这就算完成了任务。

    至于大腿,只能用纸壳和保鲜膜合作缠绕一下,膝盖的位置不能缠,否则影响动作的灵活。

    这间冷库的面积很大,甚至不止一层。

    江子涯循着壬晴儿留下的脚印一路跟跑过去,在最里面的墙前面,失去了脚印的踪迹。

    看看四周,有着几圈凌乱的脚印。

    江子涯循着脚印辨别片刻,最终确定壬晴儿就在这里转动了一会,并没有向着其他地方去。

    江子涯喊了几声壬晴儿的名字,没有回应,在凌乱的脚印周围的货架上看了看,她也没有藏身在那些箱子中间。

    他不由得抬起头,看着足有五六米高的货架,江子涯知道,壬晴儿肯定是顺着货架爬到上面去了。

    看来小丫头应该已经是冷的不行,实在没时间寻找上去的楼梯,于是选择这种方式,利用冷气孔进入到上一层的建筑内。

    江子涯没犹豫,扯下剩下的保鲜膜缠住两只手,这些货架都是金属焊制,在这样的气温下,若是直接用手掌抓住这些铁栏杆攀爬,只需要几下,就保准手掌上露骨头,连肉带皮全都被冰冷的金属粘下去。

    缠好了双手,他快速的握拳伸掌,因为江子涯已经感觉到自己手指的触觉有些麻木,是低温造成的微血循环不畅。

    这也是最可怕的事情,因为这个时候,你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握紧了攀爬的铁架,而且麻木严重以后,你的手指将不再听从大脑的指挥。

    这么高的货架,下面是坚硬冰冷的石地,一旦摔下来,绝对是有死无活。

    感觉到指尖麻酥酥犹如过电,江子涯使劲甩了甩双臂,让血液流通到臂膀处多一些,这才奋力一跳,抓着铁栏杆,开始向上攀爬。

    五六米的高度,片刻就到。

    但是货架和顶棚的距离实在太近,江子涯只能尽量的弯着腰,贴在上面行走。

    没有任何出口,冷气喉并不在这里,但是壬晴儿也不见影踪。

    他趴在货架上,看向另一侧的地面,并没有壬晴儿的脚印,那么证明小丫头并没有再下去,而是就在上面移动到其它地方。

    江子涯坐在货架上四处瞭望,突然在他的右侧,看到了一个货架顶端横着四方的通风口。

    通风口上面的铁网已经不见,很显然壬晴儿是顺着通风口去到了上一层的空间内。

    江子涯不敢犹豫,时间就是一切。

    能够过去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棚顶加固层面的金属横梁。

    这玩意都是工字钢,上面挂满了白霜,难以想象,壬晴儿是怎么在这横梁上挪移七八米的距离,去到那冷气喉旁边的。

    江子涯深呼吸几口气,嘴里学着野兽嘶吼了几声,也不知是给自己打气还是给自己壮胆,总之大吼之后,身上暖和了不少。

    随后,他纵身跃起,双手抓住工字钢的横梁,完全靠着双臂向前挪动。

    大约三分钟,他才到达对面的货架。

    不是别的,主要是钢梁上面太滑,每挪一下都要万分小心,确定自己的指尖可以感觉到钢梁的温度,保证自己的触觉不是麻木的。

    来到冷气喉下面,这玩意伸出货架七八十厘米,江子涯顺着钢梁来到货架上,想要进入冷气喉,则必须在货架上跳出去,并且保证自己能抓住冷气喉的下沿。

    “特么的!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厉害!”

    江子涯嘟囔着骂了一句。

    这样跳跃,在空中转体,靠着手抓住冷气喉,改变身体行进方向,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这动作,和奥运会的体操运动员玩单杠飘逸差不多。

    骑虎难下,没啥好说的。

    江子涯咬牙大吼一声,身形蹭的一下跳跃出去。

    在来到冷气喉边沿的时候,他先抓住侧面,让自己的身形斜飞,然后一躬身缩腿,以腰部为轴,转了一个圈,双腿插进冷气喉的出口内。

    而上半身则挂在外面。

    “咚!”

    上半身比下半身沉重,身体就好像失衡的天平一样,往下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