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叶哥的传奇人生 > 第564章 嚣张的本钱
    方淑英大惊,到嘴的狠话如鲠在喉,既没胆一吐为快,又不甘心咽回肚子里,眉眼间透出一股浓浓的躁意,暴露了她无比挣扎的内心。

    几天来,林氏集团持续遭到狂风暴雨的侵袭,早已成了圈子里的焦点,各种言论猜测,小道消息如同雪片般纷纷飘落,无一不是对林家的前景看忧看淡。

    方淑英心高气傲不假,却不代表真没脑子,相比于林家来说,处于区域级中下游的方家还是要弱了不少,眼下,叶宁一语道出林家的下场,话外之音太过明显,难道林家的“劫难”,或直接或间接地拜叶宁所赐?若真如此,这一次,方家就不是一脚踢在普通的钢板上了,而是一块带高压电的钢板。

    从本心来说,方淑英觉得叶宁是在虚张声势,就算之前,叶宁已经展现出了足以让她震惊的实力,她依旧不信叶宁有着与方家抗衡的资本,尤其是在龙城,可不知为何,当见到叶宁一副气定神闲,尽在掌控的模样,她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发虚,一个简简单单的“不”字,任是难以启齿。

    远端,欧阳鹏飞眸光跳动不止,用眼角余光瞄着身边的欧阳夏青,后者正用一对沉静美眸专注地望着那道淡然而立的身影,略显削瘦,却透着山峦般的伟岸。

    稍顷,欧阳鹏飞莫名地摇了摇头,退后两步,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酒店大厅陷入绝对安静之中,犹如滴水成冰。

    “哎,你不过就是个马前卒,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想打电话就先打吧。”最后,还是叶宁打破了沉默,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方淑英没有动,就这样目光含怒地瞪着叶宁,倔强的个性让她不甘被呼来喝去。

    叶宁瞅瞅她:“你一个豪门大小姐,我让你走就走,让你停就停,是不是觉得很没面子?”

    方淑英的脸绷得更紧了一些,脸上的潮红更深了一些,冷然道:“我不会任你羞辱,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羞辱你。”叶宁嗤笑一声:“我让你跪下道歉,自己掌嘴,那是你咎由自取,辱人者人恒辱之。”遥遥一指远处的欧阳夏青:“你对我泼脏水不要紧,可我决不允许你把脏水泼到欧阳的身上,哪怕一滴也不行。”

    众人不约而同地随着叶宁所指转动视线,片刻间,欧阳夏青成了焦点,她下意识地低头看着脚尖,小脸微微泛红,眼中却是悄然流淌过一抹发自内心的喜色。

    “你们别愣着了,方小姐不打电话,你们谁赶紧打一个,通知方家派个能做主的过来,半个小时内不到,后果自负。”叶宁扫了众人一眼,大咧咧地吩咐道。

    最后,还是瘦个去一边拨打了电话,然后在得到叶宁的许可的情况下,让几人先把昏迷的高个送去医院,叶宁抽空去了一趟卫生间,一刻钟后出来,就见到酒店大厅内多了几个生面孔,一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坐在休息区沙发里,神情中依稀有着几分与方淑英相似之处,正是方家家主,方淑英的父亲,方德海。

    方德海的身边还坐了一名男子,五十上下,皮肤略黑,衣着随意,留了一头艺术家般的中长发,双目却是炯炯有神,从他与方德海平起平坐的架势看来,在方家的地位必然是极高,而事实上,此人并非方家嫡系,乃是方家内保队的队长,曹度,凝丹小成强者。

    欧阳鹏飞与欧阳夏青坐在方德海的侧方,对面空了一个位置,俨然是留个叶宁的。

    方淑英老老实实地站在父亲身后,脸上虽然傲气犹存,但明显收敛了许多,其余众人则是离得较远,三三两两地分布开来。

    叶宁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视线从方德海的脸上划过,又在曹度的身上顿了顿,微微一点头,坦然坐下。

    “你能代表方家做主?”叶宁看着方德海,不避讳地问道。

    方德海双眼一眯,打量了叶宁几眼,不答反问:“年轻人,打伤了我方家人,有没有考虑清楚后果?”

    叶宁无趣地摇了摇头,再问一遍:“回答我的问题,你能不能代表方家做主?”

    方德海面色微变,他久居高位,见识不凡,还是第一次碰上一个晚辈敢在自己面前那么刺头,一点面子都不给。

    “你们别愣着了,方小姐不打电话,你们谁赶紧打一个,通知方家派个能做主的过来,半个小时内不到,后果自负。”叶宁扫了众人一眼,大咧咧地吩咐道。

    最后,还是瘦个去一边拨打了电话,然后在得到叶宁的许可的情况下,让几人先把昏迷的高个送去医院,叶宁抽空去了一趟卫生间,一刻钟后出来,就见到酒店大厅内多了几个生面孔,一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坐在休息区沙发里,神情中依稀有着几分与方淑英相似之处,正是方家家主,方淑英的父亲,方德海。

    方德海的身边还坐了一名男子,五十上下,皮肤略黑,衣着随意,留了一头艺术家般的中长发,双目却是炯炯有神,从他与方德海平起平坐的架势看来,在方家的地位必然是极高,而事实上,此人并非方家嫡系,乃是方家内保队的队长,曹度,凝丹小成强者。

    欧阳鹏飞与欧阳夏青坐在方德海的侧方,对面空了一个位置,俨然是留个叶宁的。

    方淑英老老实实地站在父亲身后,脸上虽然傲气犹存,但明显收敛了许多,其余众人则是离得较远,三三两两地分布开来。

    叶宁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视线从方德海的脸上划过,又在曹度的身上顿了顿,微微一点头,坦然坐下。

    “你能代表方家做主?”叶宁看着方德海,不避讳地问道。

    方德海双眼一眯,打量了叶宁几眼,不答反问:“年轻人,打伤了我方家人,有没有考虑清楚后果?”

    叶宁无趣地摇了摇头,再问一遍:“回答我的问题,你能不能代表方家做主?”

    方德海面色微变,他久居高位,见识不凡,还是第一次碰上一个晚辈敢在自己面前那么刺头,一点面子都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