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司礼监 > 第四百零六章 天塌下来,咱家顶着
    听着,像是官府来查暂住证了。

    户贴即这个时代的身份证明,良臣打梨树村出来时就随身带着户贴。也就赶上这会,往前倒个一百多年,光有户贴还不行,必须另外得有路引。要不然,别说走四方了,就是县里都出不去。当然,你要是有功名在身,则是另一说了。

    南城兵马司是五城兵马司负责京师南城这一块的分支衙门,抓盗贼啊,防火乃至疏理街道沟渠、市场管理都归五城兵马司管。具体职责方面大概就是公安局、消防队和城管的联合执法体。不过按明制,五城兵马司是归兵部管的,和顺天府没有关系。

    另外,兵马司在业务上同时还接受锦衣卫的指导,这一点良臣听李维和田刚说起过。大意要是遇上江湖大盗,那种手狠艺高的,兵马司就会求助锦衣卫协同办案。必要时,东厂也会参与进来。要形象的说,就是派出所的人遇上了持枪劫匪,紧急呼叫特警前来抓捕。

    良臣没跟五城兵马司的人有过交道,倒是那日在湖广会馆听说过左光斗抓假官、假太监、假印的事,而左光斗当时动用的人手就是五城兵马司的。职责上,巡城御史和兵马司有直接联系。

    外面闹哄哄的,显然是良臣的人和兵马司的人在争吵。隐约听见小田用夹生的汉话在那大咧咧的骂什么。动静很大,郑铎他们也赶了过来。你骂一声我吼一声的,可是把四周的居民给惊动了。也幸好这里是外城,左安门一带又没有显贵人家,要不然这么大动静,指不定明儿御史就会上奏弹劾。

    就事论事,良臣没觉得南城兵马司的人做的有什么不对,这是人家的本职工作。负责地盘里突然挂了个好大单位,还有帮不明身份的人员出没,管事的要不派人来看看,一个渎职肯定是逃不脱的。换他是兵马司的领导,也得这样做。哪怕走个过过场,事后总能交待。

    只是这样一来,事情就麻烦了一点。

    郑铎手下那帮人和降倭们没有明朝的身份证明。本质上,他们都是黑户。所以要是兵马司的人秉公执法,内官监驻外办事处上下除了魏良臣这个领导外,其他人都得叫铐走。甚至于瓜尔佳洛洛儿,都得叫当成女真蛮娘到牢中走上一圈,问个明白才行。

    良臣有些头疼的放下笔,没急着出去。

    降倭这边还好办些,良臣是通过正儿八经的手续把他们给征调的。哪怕他已经从魏舍人变成了魏公公,只要事主辽东巡抚衙门不来跟自己要人,他就理直气壮的可以把人留下差遣。

    便宜老师杨镐才刚上任,这一年时间内辽东方面肯定不可能来跟他魏公公要降倭。一年之后,魏公公指不定在哪呆着。

    良臣这也是打着刘备借荆州的念头,还人是不可能还人的,管你继任的辽抚是哪个。到了我魏公公手心里的人,天王老子来要都不行。

    当然,他魏公公也是实诚人,降倭们肯死心塌地跟着他走,除了魏公公这边的日子比工矿苦役强的太多,也是魏公公给他们画了回家的大饼。

    因而,魏公公一直是准备兑现诺言的,前提是这些降倭得把他魏公公捧成东亚海霸王才行。

    到时魏公公投桃报李,带着他们一起衣锦回日本,也是佳话不是,顺便再和德川比一比谁活得久。

    干涉它国内政这种事,其实也挺不错的。

    辽东巡抚衙门的招牌,想来小小的兵马司是惹不起的。就算要查证,一来一回也要个把月时间,有的他们折腾。

    郑铎这边,是真不好弄。

    矿监税使们是可以随意招募人手,可不管是良家子弟还是市井无赖们,人家都有个户贴,是大明朝黄册上核定的国民。

    郑铎他们算什么?

    土匪。

    官方层面上,飞虎军这支兵马是从来不存在的,既和兵部没关系,和辽东指挥使衙门也没有关系。

    这就是一支私兵,之所以能够耀武扬威,能在辽东有那么大的名声,原因不是飞虎军有多能打,而是建立者高淮简在帝心。

    有万历的撑腰,高淮才能肆无忌惮,飞扬跋扈和李成梁对峙,和朝中大员们较劲,以致叫东哥蛊惑的把手伸进了建州这一李成梁最忌讳的地方,导致老虎发威,一个关门军变就将他高太监置于死地。

    现在高淮倒了,继任辽东矿监张烨压根不打算替高淮擦屁股,对飞虎军的存在置之不理,摆明了是想飞虎军自生自灭。要不是良臣在杨镐那里进了言,请对方帮忙,窝在双山台的张虎他们肯定藏不了多久。

    杨镐那头是答应给飞虎军暂时一个安置,回头立了军功后再作安排。但那是关外张虎他们的事,郑铎他们依旧是黑户。

    郑铎带人跟着良臣,主要就是指望跟着魏公公有个编制。

    世上事,没有什么是编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给个官做。

    任你再凶再横,在编制面前都要低头。毕竟,没有哪个人是真心希望提心吊胆过一生的。纵使你手底下扎实,也难保没有失手的时候。

    打家劫舍久了,郑铎他们原以为加入高淮的飞虎军,能摇身一变成为大明朝的天子亲军,从此安生养老,运气好立个功劳还能荫妻封子。结果事与愿违,高公公倒了台,变成了魏公公来接手他们。

    但不管是高公公还是魏公公,都给他们做了帮助解决编制的保证。

    要不然,郑铎他们也不可能跟良臣入关的。

    现在编制这事还没解决,查身份证的倒来了。

    良臣要不把南城兵马司的人解决了,他就得当光杆公公。

    思虑了一番后,他从屋中走出来到院外,发现门口站着十多个兵马司的人,领头的那个是个吏目。附近不少居民都在朝这边张望,显是看热闹来着。

    吏目是兵部司一线的直接指挥者,八品的官。上面则是七品的副指挥,再上面是六品的指挥。

    品级都不高,可以说是芝麻绿头官,但因为直接管理京城治安,于普通百姓而言,这些个兵马司的官员比起朝廷的那些大官们可能更具有威摄力。

    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便是这般道理。

    于小民而言,天子之威不及胥吏之酷。

    小民可不知府尊县尊是哪位,但却知六房里正是哪些。

    县官不如现管。

    兵马司的指挥使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得亲王妃或郡王妃的父亲才能干。不过他们只是署名,不实际办事。太子妃郭氏的父亲听说就在中城兵马司挂着指挥使的衔头。按明制,等太子即位后,这位国丈封伯是板上钉钉的。

    良臣出来时,兵马司的人正在耍威风,嚷着要将人锁走。只是他们只有十来个人,而降倭和飞虎军有几十人,且都不是好料理的角色,看着就凶狠,所以兵马司的人包括那个吏目,只是叫嚷居多,未敢真的动手。

    良臣扫了一眼,有些明白兵马司的人怕是来打他魏公公秋风的,想着若是要的不多,就给些打发了事。

    但转念一想,自己也乐了。

    好歹他魏公公也是堂堂的太监,这么干未免太怂了吧。

    打万历派矿监税使以来,北京城开门营业、挂号称大王的太监们没有上千,也有八百。哪个不是个顶个的横,名头一报身边就聚了一大帮人,休说五城兵马司的人了,就是顺天府、厂卫那边也不见得有人敢来打太监的秋风。

    到他魏公公这边倒好,直接叫人欺上门来了。

    事有反常,必有蹊跷。

    西李是好心叮嘱良臣,不要仗势欺人,免得跟那些被打死的太监们一样倒霉。

    可人都欺上门来了,良臣想做好太监也不行啊。

    先前还叫郑铎把匾额刷个金漆,弄出档次和逼格来,这还没营业,却是叫兵马司的人敲了竹杠,往后北京城还有他魏公公的立足之地么。

    树要皮,人要脸,良臣是要大展手脚干一番事业的。

    可打铁还需自身硬,魏公公的名号若是不响亮,又如何吸引四方志士来投呢。

    念及此处,良臣便知道今儿这事,不管兵马司的人是昏了头,还是背后有人指使,都不能善了了。

    也罢,要想当左安门的扛把子,打出魏公公的名头,总得砍几个不开眼的东西。

    “公公,这些人自称是南城兵马司的,要锁咱们的人走!我和他们说尽好话,可这帮人却不肯…”

    郑铎现在是一肚子火,若不是这些年一心想走正路,怕性子起来坏了魏公公的事,早他娘的就抄家伙砍这帮人了。

    想他郑铎虽然是朝鲜逃人,可在关外砍那帮蒙古和女真蛮子时,不知道多风光!

    万历三十四年,高公公说浑河那带有个蛮子部落不服管,不肯交钱,他二话不说就带兄弟们去把那群蛮子搞定。事后论功行赏,才坐了飞虎军的二把交椅。

    这要不是在京师天子脚下,魏公公又有大事要办,他郑铎能忍心吞声对着帮娘们似的玩意赔笑脸?

    不光郑铎憋着一肚子火,手下那帮飞虎兵也一个个眼珠子瞪多大,小田那帮降倭们也是不甘示弱,气势一个比一个凶狠。

    “我知道了。”

    良臣点了点头,示意郑铎别急,走到那吏目面前,打量了对方一眼,开口同对方道:“咱家是内官监的魏良臣,这些都是咱家的人,没有不法之徒。咱家且给你们兵马司一个面子,今日这事就当没有发生,你们散了吧。”

    “散了?”那吏目见出来的太监是个不大的小子,顿时笑了起来,“魏公公,这怕不合规矩吧?”

    “什么规矩?”良臣拿眼看他,露出些许不解。

    吏目嘿嘿一声,朝郑铎和降倭他们扫了下,对良臣道:“魏公公,这些人看着可不像是良民,我等也是按规矩办事,只要魏公公容我等验了这些人的户贴,我等自是不敢叨扰。”

    “这样啊,”良臣顿了顿,摇了摇头,“你有你的规矩,咱家也有咱家的规矩。来人啊,叫他们知道咱家的规矩。”

    说完,手里忽的多了把折扇,径直朝那吏目一指。

    小田那帮降倭见了,本能的就哇哇大叫着冲向了兵马司的人。

    “你们干什么?!”

    那吏目大吃一惊,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刚才和他对骂的那个人就一下将他扑倒在地,挥拳便揍。

    余下兵马司的人反应再慢,也明白发生什么事。手脚快的知道上前去抢头,手脚慢的却傻站着没动。等到反应过来时,却是庆幸没上前,因为那几个去抢头的同伴已然叫那魏公公的手下打翻在地。

    降倭动手,飞虎军们也立时加入。几十人对十几个,虽然兵马司的人手里有刀棍,可就跟西华门外赵进朝手下那帮伙者一样,哪里经得起这些虎狼。

    不一会,就全部叫打翻了。兵马司的人也聪明,手里有刀,可就是不敢抽出来。这些人都是老油条,京里械斗的事屡见不鲜,但要是动了刀出来,谁知道会不会擦刀走火,弄出人命来。

    四周围观的居民瞅见一向横着走的兵马司竟被人群殴,有大感痛快解气的,也有胆小的立时拉着婆娘回屋,生怕引来什么横祸。

    “快,快去叫人!”

    那吏目倒是经验十足,被围殴之时抱头之余不忘对手下发出搬救兵信号。一个矮个子听到后,连忙挣扎着往街上奔去。这小子腿脚十分快,三个飞虎兵竟然没拽住他。

    见状,郑铎便要去亲自将那报讯的家伙截住,良臣却拉住他,示意让那人走。郑铎虽不知为何,但还是依言放他走了。

    很快,十来个兵马司的人就被打的在地上不能动弹,哀号起来一个比一个凶。那吏目的脸更是被揍得跟猪头似的,话都不能说。

    “公公,会不会有麻烦?”郑铎担心放走了一个,对方会搬来大队救兵。毕竟是兵马司的人,魏公公这里恐怕压力很大。

    “天塌下来,咱家顶着。”

    良臣神色平常,一脸不在乎。

    ……

    推一本南明新书。

    崇祯十七年,一个现代灵魂附身在太子朱慈烺身上——《振南明》,一袖乾坤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