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 第三百零四章 重回草原
    第三百零四章任性不想写标题

    我第一次觉得缩写也这么费劲。。目前记录(45/17)

    两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期间我再也没有见到冰回来,是因为任务太过艰难了吗?两个月以来,冰又是音信全无,静流姐姐也没有收到关于冰的信息。雪莉更是将自己埋没在无尽的学习当中。唯有我们三个人,每天在房间学习着荒野法则。一个多月的恢复,我的身体已无大碍。并随着时间推移,我对荒野的知识了解的越来越多。本以为这样就能够在下一次的求生中获得更好的成绩,可没想到,冰回来之后,就给我们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歼灭天使·玲

    “冰。。你怎么。。”两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两个月里我也很好的完成了贝尔摩德委派给我的任务,然而,并不满足于此的我又从瘦狼那里接下了几个任务,为他在群马的根据地扎下了稳固的根基,但是作为代价,当我回到基地的时候是带着一身的伤痛回来的。这也是静流见到我就是一脸惊恐样子的原因。

    “没事,任务的时候被偷袭的子弹咬了。”躺在手术台上,我对静流惨惨一笑。“还好不致命,只是伤到了皮***合了就好。”

    “是不严重。。那问题是单说一处不严重,你这全身上下加起来,就算不严重也变得严重了!”静流黛眉紧拧,迅速换好手术用的衣物然后拿着医疗用具开始忙碌了起来。两个月的连续任务,身上大大小小全是伤,而我也都是做了紧急处理后就继续着任务。所以在静流的眼里我才是如此之惨吧。

    “没事。。我连麻醉药都不用。。。唔!!!!好吧,打吧,我也想休息一会儿。”没有反抗静流那略带气愤的眼眸,我轻轻闭上了眼睛。“玲他们还好吗?”

    “两个月来他们一直都在为下一次的荒野训练做准备。一刻都没有停下,看来你的激将起到作用了呢。”静流一边帮我做伤口处理一边说道。“不过你这个样子,估计又要一个月不能出行了吧?”

    “不。”我否定道。“相反的。我打算过两天就带他们去。”

    “诶?”静流手下的动作一滞,“可你现在的样子。。。”

    “就是要带伤去才行。”我挑了挑眉道。“这样,才能让他们的压力直接濒临极限。也才能最深层的榨干他们的潜力。”

    “可是这样一来,万一真的遇到了危险,你又行动不便,连反击的机会岂不是都没有了。不行,我不同意。”静流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了解。”我对静流笑笑。“有点快失去意识了,静流姐姐,接下来的安排就拜托了。明天我会好好的修整一天,后天,我们就出发。”

    “。。。唉。”静流微微叹息一声。“我拗不过你,你自己小心就是了。”说着。静流轻抚我的额头,合上了我的眼睛。在我失去意识后,静流才喃喃的说出口。“真是令人心疼的小冤家,竟然用自己的伤和信任去挖掘玲他们的潜力。你这样子拼。。。唉。”话后,静流心疼的吻在了这个孩子的额间,然后继续了自己手头的工作。

    第二天,术后的我悠悠转醒,睁开眼就看到一抹茶色的短发少女正坐在我的身边,手里正削着一个苹果。而在旁边的桌上,已经摆好了一盘切成块的苹果了。

    “醒了?”见到我有动静,志保手中的苹果停了一下,然后放在了一边。拿起了杯子倒起水来。

    “嗯。”我轻轻应了一声。“很新鲜的苹果,志保,时间算的很准嘛。”

    “是你在五分钟前就有了苏醒的迹象了。”志保倒好水放在了一旁。然后将我慢慢扶坐了起来,将枕头垫在了我的背后才把水递给了我。“感觉怎么样?”

    “疼。”我接过水杯。“可能要亲一下才能好。”

    “又不正经。”志保嗔怪了我一句。“不过看你的样子倒是精神多了。”

    “皮外伤而已,不碍的。”我喝了口水。“你呢?小三个月不见了,还好吗?”

    “被学习淹没了疲惫。”志保轻声道,然后将苹果拿在了手里,用牙签戳了一小块送到了我的嘴边。“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

    “哈哈,怪我怪我。”我听出了志保的怪罪,打着哈哈笑道。“这不是一直都没有能够腾出时间嘛。。我保证,等这次训练回来就好好陪陪你。”

    “说起来,你真的要以这样的身体带玲他们去肯尼亚吗?”志保淡雅一笑坐到我的身边。“你这个样子,静流姐姐很不放心呢。”

    “哦?这么说你很放心?”我抓过志保的柔夷在手里轻轻把玩着。

    “你总是说不会做令我们担心的事情,可是却每一件都是那么令人心惊胆战。”志保手下用力的捏了我一把。“我放不放心你也会去做的。与其担心,我倒不如快点成长起来。”

    “喂喂,不要用这种方式惩罚我啊。”我哑然道。“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你倒是多注意休息啊,你现在已经超过组织给你的预期很多了,不需要那么累嘛。。。”

    “确实,我的成长比组织想象的要快的多,但是。。。”说着,志保幽怨的瞪了我一眼,“但是,你的速度更快。”

    “我。。。”对此,我表示无奈,别说八年训练了。就算从一开始我拿到IceWine代号的时候开始,我就不输给组织的任何一个正式成员。换句话说,要不是我这些年一直藏着掖着,估计从进组织的第一天就能跟着贝尔摩德东奔西跑了。

    “那你也不要太累了,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你这样难道我会不心疼吗?”志保黛眉一紧。“各自努力就是了,好吗?我会量力而行的。你也。。。要小心。我可不想下次再见你的时候你有缺胳膊少腿的情况!”

    “嘿。诶嘿嘿。。。”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难得的休息一天,我跟志保双双翘了课,在房间里聊了很久。说是聊天,其实只是志保在照顾我这个病人。当然,在静流回来之后就变成了三个人聊天,我也和她们说了孩子们的情况,两人虽不同意我带伤参加训练,却没能把我强行留在家里。于是在第三天的正午,我带着孩子们再一次坐上了前往非洲的飞机。

    “冰,你的伤。。。”玲看着满身绷带的我有些蹙眉。“为什么伤的这么重?”

    “都是皮外伤,没关系。”我解释道。“我这样子来的原因是为了给你们增加难度的。”

    “增加难度?”三个孩子齐齐看向了我。

    “是的。”我的胳膊艰难的挪了一下,按在了玲的头上。“上次的耻辱,这次要由你们自己洗刷。而你们的难度。。。就是这次要带上我这个伤兵。”

    “就是说。。。”玲的面色严峻了起来。

    “是,这一次除了一把匕首外,我不会再提供任何东西给你们。同时,你们要负责自己的水源,食物,火种,以及。。。我的生命安全。”我的嘴角带起了一丝笑容。“我是个伤兵,是个血腥散播的源体,我不会对你们提供任何帮助,反而会连累你们的所有行动,而你们的任务就是将我带出这个荒野地带,找到人烟,这样你们这次的荒野求生就算是成功。”

    “这。。。”三个孩子面面相觑。

    “我不同意!”玲打开了我的手。“你想训练我们,我能理解,但是我不同意你去冒险!我们的命可以丢,你不能!”

    “哦?”看着玲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我的心里一暖。“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但是。。。你对自己不信任吗?”

    “我。。。”玲的目光不在注视我,仿佛是怕我看见他眼中的那份自卑。

    “但是,我相信你哦。”我的手再次放在了玲的头上。

    “冰。。。”玲的目光闪烁。

    “嗯,相信你自己,这段时间我相信你已经准备好面对这次的难关了。你曾说过,你是要成为我可以依托自己的后背的人,所以现在,我将自己的生命和后背都托付给你,别让我失望。”

    “可是。。。”

    “没有可是。”我用眼神制止了玲的话语。“我说了,相信你自己,我也相信你。如果这次我们的训练失败了,那我会陪着你一起死。”

    “那。。雪莉怎么办?”玲想了想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如果我选的人连这一关都过不了,就证明我的眼力还是不行。就算更够苟活,也无法保护我爱的人。况且,你,太一和玛丽也都是我的家人。我不可能舍弃任何一个!”我严肃道。“你和雪莉不同,你的存在是与我一起并肩作战。我需要你。”

    “冰。。。”玲的目光不在动摇,那抹坚定直逼我的视线。或许是从没有听过那一句我需要你,玲的大脑好像被过了电一般,整个人轻轻一抖,在之后,那颤抖的身体恢复了平静。一抹睿智和冷静出现在了她那双紫色的眼眸当中。“我知道了,这次的训练我一定会好好完成的!”

    两天之后,我们重新回到了肯尼亚大草原。不同的是,这一次玲整个人就像变了一样。完全没有了上次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是绝对的冷静。那双眼眸里充满了对周围事物的观察与辨认。在我们落地开始,玲就进入了状态。

    “冰,这一次,你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我。”玲的语气异常平静。“太一,去那边砍两根粗树枝,我们先给冰做个担架。”

    “好的。”太一点了点头。

    “玛丽,去定位上次我们找到的那座山。我们还继续朝那里走。”

    “是。”玛丽点了点头跑了出去。

    “嗯,很专业。”我站在一旁看着指挥孩子们行动的玲。

    “病人就不要说话了,保存体力,一但遇到危险,我们不一定能完全顾上你哦。或许要你自己跑路。”玲回头对我轻轻一笑,眼中在没有对我的依赖,因为或许从这一刻开始。玲就已经有了与我并肩作战的决心了。

    “好,这次你是队长。我听你的。”我耸了耸肩,乖乖的闭上了嘴。这一次就全都交给玲去完成吧。我就做一次旁观者好了。

    很快太一就扛着两根一米五左右的粗壮树枝回来了。同时还带回了一些枯草,之后太一和玛丽两人将外套脱掉绑在了树枝上,铺上了枯草,让我躺在了上面。而后太一和玛丽一前一后的将我架了起来抬着我跟上了玲的脚步。一路上,玲也不再说话。整个人都将精神集中在了自己的工作中。勘测路面,寻找水源,搜索脚印。以及注意地下的蛇。整个人就像一个雷达一般的在工作。

    “呵。。。弦绷得太紧了。”我笑着摇了摇头心念道。“不过第一次,就让她放手去做吧。不给她太多的限制,我也想知道她能做到什么地步。”想了想,我重新躺了下去。同时将自己的外套盖在身上,就这么躺在太阳下晒着,不出两小时我就非得脱水不可。

    于是,我就这样在两个孩子摇摇晃晃的支撑下,躺在担架上渐渐的睡了过去。这一觉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我们是下午三点多从组织的直升机上降落在草原深处,当我醒来时,天空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颜色。变得昏暗无光。一睁眼就看到了那漫天的星斗和明媚的月光。

    “我去。。我竟然睡了这么久?”蹙眉的爬起身,我感觉喉咙一阵干渴。

    “醒了?”闻声望去,只见在我身边不远。玲正坐在火架旁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拨弄着篝火,同时在火上还烤着一条像是羚羊腿一般的食物。“渴了吧?不过我们没有弄到水,只有这个了,凑合一下吧。”说着玲丢过了一个瓶子,里面充满了红色的液体。

    “这是。。。血?”

    “是这只羚羊的血。”玲指了指火架上的肉。“在你睡着的时候,临近黄昏,我们捕捉到了这只羚羊。因为只有瓶子没有水,所以我就放了这只羚羊的血。当做是备用饮水吧。给,刚烤熟的。”说着,玲丢了一块烤好的羚羊腿肉。

    “呵。。看来我这一觉错过了许多事情啊。”我看着手中的瓶子还有烤肉淡笑道。“怎么,你们不怕再引来鬣狗了?”

    “我们把多余的部分留在了草原,只带了今天的量和明早的。”玲回答道。“而且今晚我们要住在那里。”说着,玲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丘陵。“是兽穴,虽然不是和上次那个一样的,但是也是个休息的好地方,这一夜我们选择正常休息。”

    “嗯,都行。你安排。”我笑道。“一切都交给你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