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1705章 塑料小人(2)
    这一刻,王阎是恐惧的。

    她以为自己又被什么变态给盯上了。自己的手办变得可以行动。

    我从手办上没有感觉到恶意,没有感觉到诅咒的气息,因此而警惕。

    王阎却是恐惧到发抖,甚至不敢将手办扔掉。

    “不要哭了,主人。”手办发出了声音。那个手办的嘴巴是画上去的,根本不能张合。声音是从手办内部发出来的。它说话的时候还有动作,而且声音、声线并非是动画配音,是一个王阎全然陌生的声音。

    王阎愣住了。

    “不要哭,不要伤心了。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保护你的。”那个小人说着,小手按在了王阎的手指上,传递出了很轻微的力道。

    王阎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恐惧感消失,她选择相信这个东西的话,将它紧紧抱住。

    梦境场景变化着。房子被收拾好了。王阎没有将所有手办拿出来。她只是将那个熊猫套装的小人放在了桌子上。有时候在家里走动,她会将它放到口袋里。

    快速掠过的画面中,我看到了王阎的笑容。

    好景不长。

    王阎的父母找到了她的公司,指责她、哀求她。王阎提到的那个相亲男也出现在了她的公司门口,还是和她的父母一起出现。

    她不堪其扰,更觉得整件事正在变得非常可怕。

    转瞬,我看到她辞去了工作,换了一家新公司就职。

    可是,在下一秒的场景中,我看到了警察带着她父母堵在了她新公司的门口。

    没有多少人理解她。理解她的人也都是不相干的陌生人,根本无法给她提供帮助。

    我看到王阎对着那个东西说话。

    “……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投简历到了外地,这两天应该就有回音了吧。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为什么……那个人渣给他们灌汤了吗?”王阎愤怒控诉起来,眼泪扑簌簌地落下。

    那个小人抱住了王阎的手指。

    它应该是灵。可能就是某个手办变成的灵。可能载体就是现在这个手办。

    我有些不确定。

    换一种情况,这种心爱之物有了生命,我应该会感到高兴吧。

    就像是吕巧岚的那些玩具熊,因为吕巧岚的爱而有了生命。

    我想到此,突然愣住了。

    吕巧岚的玩具熊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玩具。王阎买的这些塑料小人也是玩具。

    我过去没有这样思考过。

    第一次知道吕巧岚的熊有生命的时候,我恐怕还没有“灵”这个概念。我以为那只是一种奇迹。就像是鬼。可能用“奇迹”来形容不太准确,但总归是这个世界允许出现的某种特殊存在。

    现在,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已经改变了,再想想吕巧岚的那些熊……

    那些应该是灵吧?

    只是吕巧岚的意识让她的玩具熊变成了灵?还是说,吕巧岚不过是个契机,那是世界上所有人对玩具投入的爱一起作用,形成的灵?

    我再看那个塑料小人,想法变得不同起来。

    吕巧岚的那些玩具熊已经被国外的驱魔师给处理了。处理掉的或许只有一部分载体,或许是那些熊意识到了危险,刻意“装死”。它们会不会还在活动?用另一种方式活动……

    我有很久没有联系吕巧岚了。

    她说要想办法找回自己的熊。当时的她非常坚定。之后就再没联系过我。

    她是放弃了,还是根本就已经找到了,知道了真相?

    此时此刻出现在王阎面前的熊……

    不对不对,时间不对。

    现在的日期是2020年,早在吕巧岚那些事情发生之前。

    在那之前……那些熊就做了什么吗?

    我的脑子有些糊涂,实在是无法确定眼前这一情况的真相是什么。

    我的怀疑无法抹消。都是玩具,还都没有特殊的形体,依靠玩具来行动,也是它们之间的共同点,是其他灵身上没有出现过的状况。

    “我害怕。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做什么……”王阎说道。

    “把我带在身边吧。”那个塑料小人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王阎和塑料小人对视,扑哧一笑,点点头,“好的,我就靠你保护了。”

    她心中有感动,但更多的还是担忧,不觉得这个手掌大小的东西能做什么。

    梦境改变,王阎将那个塑料小人放进了包中,带着她上下班。

    当梦境稳定下来,我看到了正在上楼回家的王阎。

    王阎从包里掏出了钥匙,也顺手将那个小人取了出来,对着它露出了笑容。

    我看到她站定在房门口,将钥匙插入了门锁,旋转后,打开了防盗门。

    她推门而入,身体放松下来,一边准备脱鞋,一边打开了门边的电灯开关。

    下一秒,我和她都听到了脚步声。

    王阎回了一下头。

    那个相亲认识的人渣从楼下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来,一把推过了王阎,将她推入房间,自己也跟着进去,还将房门给关上了。

    王阎发出了一声尖叫,摔倒在地,手中的手办也扔了出去。

    “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王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只会这样叫喊着,双脚都像是灌了铅,根本无法移动。

    “嘘嘘嘘……”男人神经质地捂住了王阎的嘴巴,“别叫。别叫了。我就是想要和你谈谈。你一直不同意,你连你父母都不见。阿姨、叔叔很伤心,你知道吗?你姑姑他们也很担心好。我看到他们一直哭。他们吃不下、睡不着。我给他们送了点我妈炖的汤……你知道吗?我妈那样的才是好媳妇。她嫁给我爸之后,所有人都说她好。你嫁给我就知道了。我妈妈会好好教你的……”

    王阎眼睛圆睁,身体都有些瘫软。泪水从她的眼角流淌出来。

    男人还捂着她的嘴巴,自顾自地说着,脸上的表情也不断变化。

    看得出来,他的精神状态真的很有问题。

    我听他叙述,更是想起了自己刚才被打断的思绪。

    进入拆迁办后,我也算是碰到不少这样的事情了。

    藕断丝连,结果就是拖累自己。

    王阎放弃了和父母沟通,也无法做到远走高飞,让这个男人趁虚而入了。

    那个东西除了安慰王阎之外……

    我刚想起来那个东西,就看到男人身后出现了一个影子。

    巨大的人影投射在大门上,像是一只狰狞的怪物。

    刹那间,屋子内的灯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