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349章:李连亭绝望忏悔!杜变逆天出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身后的大太监赶紧扶住了太子,他的内心也在颤栗。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啊?什么天大的事啊?使得太子竟然吐血了。

    “噗……”

    太子又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顿时雪地上一片嫣红。

    连着吐了两大口血之后,太子反而好受了一些,脑子也稍稍清醒了一些。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李元根本没有任何投降的可能性,这一场大战马上就要赢了,李元马上就要登上人生的巅峰了,怎么可能投降?

    这肯定是女真帝国的阴谋。

    离间计!

    对,肯定是离间计!

    顿时太子稍稍振作,道:“来人,派遣东厂高手,用最快的速度前往沈阳,查探战况。”

    “是!”

    一名太监冲了出去。

    其实,太子根本完全没有必要派人去沈阳城。

    这是一场命运决战,动用的银子,粮食,民夫无数。

    可以这么说,从京城到辽东的路上,每天都有人奔赴。

    仅仅一个时辰后。

    第二份战报就来了。

    然后第三份,第四份,第五份。

    战报越来越清晰详尽。

    最后的实锤来了!

    宁雪公主的一名嫡系武士,日夜兼程,不眠不休,不断换马狂奔进京。

    他跪在太子的面前,浑身鲜血,目光悲愤,语气悲愤。

    “五天之前,京城钦差进入大营册封李元为辽东副督,并册封为辽阳子爵。同日,奴酋金太极派遣使者来我军大营恳请和谈停战。当日士气高涨,所有人都觉得大战很快就要结束,不日就要攻克沈阳城。”

    “当天晚上,李元以感谢天恩为由,邀请全军中高级将领喝酒,总共一百二十三名。”

    “宴席中,众多将领都在吹捧李元,贬低杜变侯爵。宁雪公主不快,提前离席。”

    “宴席过半,李元悄无声息地换了毒酒,将两位公爵和一百多名将领全部毒倒。除了两位公爵之外,剩下将领全部杀死。”

    “与此同时,李元借用他在军中高层的机会,派遣心腹党羽将十几万斤火药埋在十几个关键之处。其中几处是士兵最秘籍之处,其中几处是战马密集之处,剩下的埋在七个粮库之下。”

    “火药精准爆炸,我军士兵被炸死无数。战马受惊,疯狂踏营,我军大营炸营。而且所有的粮库全部爆炸,熊熊燃烧,将黑夜照的如同白昼。沈阳城内的女真大军趁机杀出。我们几十万大军所有的将领全部被杀死,完全失去了指挥,兵败如山倒,宁雪公主率领三四万大军与敌人厮杀半个时辰战败撤退,付出一万多人代价断后,宁雪公主率领几千骑兵成功突围南撤。”

    “李元应该很早就已经暗中投降了女真帝国,因为在辽东战场上,女真帝国大军一直都在配合他。李元率军夺回辽阳城,从辽阳到沈阳城接连三场大战,李元每战必胜,攻打沈阳之战,李元威风八面将女真帝队打得抬不起头来。这一切都是阴谋,都是为了拼命抬高李元的身份和荣耀,这样他才有绝对的权威和权力,这样他才可以将全军将领一网打尽,才可以一次性将四十万大军彻底葬送!”

    这下子清清楚楚了。

    彻底的实锤了。

    太子失去了任何幻想!

    一切都是假的,李元早就暗中投降了,而且他战无不胜的辉煌奇迹也是假的,只是和女真帝国合演的一次阴谋而已,惊天的阴谋。

    而这一场阴谋,其中一个最大的推手,就是他,太子殿下。

    也就是说,这四十万大军被葬送,有一半是他太子殿下的原因。

    太子已经吐不出血来。

    此时的他,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耳朵内轰鸣直响,整个脑袋是彻底麻木的,仿佛停止了思考。

    “啪啪啪啪啪……”

    他清晰地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耳光,狠狠打在自己的脸上。

    可耻,可悲啊!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幻想着沈阳城大捷,幻想着灭掉女真帝国带来的辉煌和荣耀,幻想着帝国中兴。

    而此时,彻底从天堂坠落到地狱了。

    李元,李元……

    太子甚至已经无法咬牙切齿了。

    他待李元何等之好啊?

    把二百火炮,几千个炮兵全部给他了。

    大战还没有结束,就直接封了子爵,封了辽东副总督。

    舆论上,拼命吹捧他,甚至不惜贬低杜变来衬托他。

    这是何等天高地厚之恩啊?

    而现在李元的叛变何止是在扇他的耳光,简直是拿着匕首削他的脸皮啊,在他的五脏六腑狂刺啊。

    ……

    而真正五脏俱焚的人是李连亭。

    太子虽然提拔了李元,但是并没有太深的私人情感。

    然而老祖宗李连亭对李元的情感是任何人都不能相比的,甚至义子李文虺都比不了。

    从九岁带到了二十来岁,整整在身边带了十几年。

    就算放到了外面去,李连亭也拼命把自己的一切给了李元,真正的倾尽所有了。

    这一次和女真帝国的命运决战,太子把军队给李元,李连亭也把侍卫军的精锐拨给了李元,甚至太子殿下把属于宁雪公主的一万五千大军拨给李元。

    虽然不是亲孙子,但胜似亲孙子啊。

    李连亭虽然说过,在他心中李元和杜变是一样的,手心手背都是肉。

    他也拼命想要这样做,要这样想。

    但人就是偏心的,年纪越大了越是偏心。

    怎么可能一视同仁,李连亭几乎把自己所有的希望,所有的资源都给了李元。

    因为杜变崛起得太快,他当然不想李元落后,所以拼命想要将李元推上去,至少能够和杜变平起平坐。

    而现在,一切都成为天大的笑话。

    所有的资源,都养出了一个最大的叛徒,一个巨大的白眼狼。

    李连亭没有吐血。

    甚至他都已经感觉不到痛苦了,只觉得一阵阵荒谬和不真实。

    人……怎么可以坏到这个地步?

    将心比心啊。

    人的心怎么可以冷酷到这个地步?

    十几二十年了啊,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啊。

    而更加让人痛不欲生的是,杜变曾经隐晦提醒过他李连亭,问李连亭是几岁来到身边的?而且不要让李元一个人集中太多的资源,分一部分给宁雪公主。

    结果当时的李连亭勃然大怒,呵斥杜变狼心狗肺妒忌李元,见不得李元立功。

    幻想他当日对杜变说的那些话语,何等之诛心啊?

    李连亭感觉到心脏深处一阵冰冷,四肢也冰凉,眼前一阵阵发黑。

    深深吸一口气,李连亭来到太子面前道:“殿下,老奴想要去一趟辽东。”

    太子一愕,然后挥手道:“去吧,去吧……”

    ……

    老祖宗李连亭没有带任何人,单人单骑离开京城,前往辽东。

    迎着大雪,李连亭不眠不休,拼命在冰天雪地中驰骋。

    他感觉不到寒冷,甚至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就只是麻木的赶路。

    他现在就只想做一件事情,冲到李元的面前问他为什么?

    过了山海关后!

    已经是乱世之模样。

    因为常年和女真帝国对峙,辽东的民众虽然不如关内的多,但也有不少百姓的。

    此时大宁帝国战败,无数平民百姓纷纷逃难。

    冰天雪地中,拖儿带女的逃难人群,哭声震天。

    而且大宁帝国战败,也没有军队组织这些逃难的民众,一路上流氓地痞抢劫杀人,甚至一群一群的溃兵也开始抢劫作乱。

    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

    之后的辽东,会变成人间地狱的。

    罪孽!

    天大的罪孽!

    这是李元的罪孽,也是他李连亭的罪孽。

    此时,麻木的老祖宗李连亭才感觉到无边无尽的痛苦袭来。

    “啊……啊……”

    李连亭没有狂吼出声,但是他的内心在狂吼。

    疯狂驰骋,驰骋!

    从京城到沈阳两千多里的路程,李连亭仅仅两天两夜就赶到了。

    来到沈阳城外。

    几天以来的大雪已经将战场彻底掩盖了。

    但是第一眼印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巨大的京观。

    十万颗人头堆成的京观!

    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而且这些人头都已经被冰冻了,狰狞和恐惧犹在。

    这些都是大宁帝国的军队,帝国北方最后的力量。

    现在,全部变成了冰冻的人头。

    而沈阳城头,已经挂着崭新的龙旗,女真帝国已经改名为大金了。

    所以,飘扬的龙旗上都绣着大大的“金”字。

    不仅如此,二百门火炮已经全部架在了城墙之上。

    李元不但投降了,而且把仅有的二百门火炮也献给了大金帝国。

    无耻!该千刀万剐!

    李连亭用尽所有的内力大吼道:“李元,出来!”

    老祖宗李连亭是大宗师级强者,这一声爆吼如同雷霆。

    城内静寂无声。

    城墙上,女真帝国的士兵冷漠地盯着他,弯弓搭箭瞄准。

    “李元,出来!”

    “李元,出来!”

    李连亭呼喊第三遍的时候,李元终于出来了。

    此时的李元,已经穿着女真帝国的公爵服侍,头发也剪了,留下了一条金钱鼠尾鞭。

    城头之上的李元,望着下面苍老枯瘦的李连亭,目光微微一颤,然后道:“李连亭公公,别来无恙。”

    李连亭望着城头上的李元。

    何等的熟悉,他从小养到大的,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和希望。不但是他的孙子,更是他的继承人。

    何等的陌生,现在的衣服,鞭子,表情都何等之陌生。

    “为什么?”李连亭嘶声吼道。

    “什么为什么?”李元道。

    李连亭道:“大宁帝国对你恩重如山,太子殿下对你恩重如山,我对你……,为什么要叛变?”

    李元道:“大宁帝国毫无希望了,我大金才是早上升起的太阳,汹涌勃发,势不可挡。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我投降大金皇帝陛下,那是大势所趋,那是拨乱反正,还能有为什么?”

    李连亭千里迢迢跑来,就是为了一个答案。

    哪怕这个答案再荒谬,再无耻,他也认了。

    比如李元说我怕死,又比如李元说我恨杜变等等。

    然而,这位大金帝国(女真帝国)的李元公爵,嘴里冠冕堂皇,套话连篇,没有半句真话。

    接着,李元大笑道:“李连亭公公,我大金皇帝陛下还却一个宦官,不如您也弃暗投明如何?陛下定封您一个大总管。只不过我大金帝国皇帝英明神武,比不得你们大宁帝国腐朽,太监是不许干政的,所以什么东厂,御马监之类统统都是没有的。”

    这话一出,老祖宗李连亭完全是哀莫大于心死。

    “啊……”

    李连亭一阵爆吼。

    然后,整个人如同猛虎一般,疯狂地冲上了城墙。

    “畜生,我杀了你,杀了你!”

    顿时,李元大惊。

    城墙上的所有的弓箭手疯狂射箭。

    箭如雨下,但是还没有靠近李连亭的身体,全部粉碎。

    十几米高的城墙根本挡不住李连亭,他轻而易举就冲到了城头之上。

    凝聚所有玄气内力,对准李元猛地一掌击下。

    这一掌,凝聚了李连亭所有的悲愤,所有的力量。

    “轰……”

    一声巨响,如同火药爆炸一般。

    一阵强大的冲击波席卷而过。

    顿时,周围的几十名士兵飞了出去,甚至一门火炮也翻了。

    李元安然无恙。

    李连亭直接飞了出去,鲜血狂喷。

    城头上多了一个人。

    曾经女真帝国的大汗,也是大金帝国即将要登基的皇帝,金太极。

    大宗师李连亭倾尽全力的一掌,被他挡了下来。

    李连亭吐血飞了出去,而他依旧安然无恙。

    可见这位金太极的武功是何等之惊人,李连亭都不是他的对手。

    李连亭落下了城墙,又吐了一口鲜血,然后身形飞快爆退。

    他杀不了李元这个孽畜了。

    “孽畜,你给我记住,我大宁帝国还要杜变侯爵。”李连亭爆吼道:“你所造下的罪孽,很快都要偿还的。”

    “哈哈哈……”李元大笑道:“李连亭公公,你们现在记起来杜变了啊。之前干嘛去了啊?害怕他立功,不让他踏入辽东一步,甚至他的几万大军也一个不用。”

    这话一出,李连亭更加痛不欲生,后悔到恨不得捶地而死。

    李元接着道:“朝鲜王国的那点叛军已经被消灭了,瓦那汗国的十几万大军也彻底败了。我大金帝国刚刚得到二十万俘虏,袁腾公爵降了,兰敖公爵也降了。我大金帝国拥有雄师百万,杜变在北边才多少军队,五万都不到啊。他靠什么力挽狂澜啊?”

    所谓的雄狮百万当然是说起来好听,女真帝国此时怎么也没有百万大军,但一半还是有的,比起明末时候的满清帝国是要强大得多了。

    “李连亭公公,你回去告诉杜变,别以为在西南立了一些功劳就如此骄狂。厉如海和我大金皇帝比起来什么都不是,所谓的大炎王国和我大金帝国比起来也什么都不是。”李元道:“杜变要么就乖乖呆在西南做缩头乌龟。若是敢来辽东,我一定亲自斩下他的头颅,用他的颅骨给吾皇陛下做尿壶,拆下他的腿骨给吾皇陛下做手杖,拆下他的臂骨给吾皇做笔杆,割下他的肉喂吾皇陛下的狮虎兽。”

    李连亭擦拭嘴角的鲜血,最后望了一眼城头上的李元,然后运转轻功离去。

    所有人望着金太极。

    金太极没有出声,只是望着李连亭远去的背影一直到消失。

    ……

    随着大宁帝国四十万大军的覆灭,辽阳和沈阳的陷落,

    大金帝国(女真帝国)在辽东完全势如破竹,几十万大军四出。

    短短几日,盖州卫,海州卫,复州卫,金州卫,全部沦陷。

    离开沈阳战场后,宁雪公主一路收拢溃军,然后进入了广宁城,直接夺了城中军队的指挥权,试图在广宁城组织防线,阻挡大金帝国的南下。

    紧接着,完颜英图,李元率领二十五万大军攻打辽东最后的一个重镇,广宁。

    宁雪公主收拢溃兵,加上广宁守军,加上自己的几千骑兵,总共六万人镇守广宁。

    双方兵力极度悬殊,加上宁雪公主麾下大多是溃兵,毫无斗志,士气低落。

    仅仅两日!

    广宁城沦陷。

    又过了两日,广宁右卫沦陷。

    又过了两日,广宁中卫沦陷。

    至此,大宁帝国在辽东最后的一个重镇彻底沦陷。

    这几乎意味着大宁帝国已经彻底失去了辽东,大金帝国(女真帝国)已经占据了这几千里河山。

    ……

    宁雪公主率领一万多残军不断南下。

    驻守连山驿,不到一日,沦陷。

    进入宁远卫,却发现这里的守军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不足一日,李英图和李元率二十几万大军杀到。

    几个时辰,宁远卫沦陷。

    大金帝国的军队,完全是一日千里,势如破竹。

    宁雪公主率领一万残军继续难逃,逃往最后一道屏障,山海关。

    这是辽东和京城唯一的屏障。

    一旦山海关沦陷,大金帝国(女真帝国)的大军将直接兵临京城之下。

    而此时大宁帝国京城空虚,驻军不超过五万。

    山海关内有杜变的三万大军,傅红冰将军统帅的三万绝世地下城武士。

    ……

    宁雪公主此时麾下的一万多残军,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军队只有几百骑兵剩下,剩下的都是杜变的第三军团士兵。

    得知辽东战败之后,傅红冰将军立刻派遣了两万大军北上支援接应宁雪公主。

    一路经过了广宁卫之战,宁远卫之战,属于杜变的这两万大军也只剩下一万多了。

    宁雪公主不但是大宁帝国的长公主,更是杜变的妻子,是第三军团的主母。

    所以一路上,第三军团奋力拼杀,换成大宁帝国的军队,早就彻底溃散了。

    但此时!

    宁雪公主和杜变的这一万多军队,也已经陷入了绝境!

    在宁远卫南部一百里处,被大金帝国(女真帝国)的十几万大军团团包围。

    这一万多大军,几天时间跑了近千里,打了三四战,而且弹尽粮绝。

    宁雪公主站在雪地中,发现这一万多士兵正在吃雪。

    断粮两日了。

    然而这一万多人,依旧静静无声,只是坐在地上,默默地将白雪往嘴里塞。

    山穷水尽了!

    外面,李元的军队,李英图的军队,将他们一万多人包围了一圈又一圈。

    而且还有三十门六磅的小炮。

    只要一声令下,宁雪公主和杜变第三军团的这一万多士兵,一两个时辰内就会全军覆灭。

    真是可笑!

    大宁帝国的公主,此时被大宁帝国最大的两个叛徒包围了。

    李元在十几名高手的保护下排众而出。

    “公主殿下,投降吧!”

    “反正杜变也是一个太监,你嫁给他也是假的,又不能成为真正的夫妻。你投降我们,嫁给完颜英图亲王,正好前缘再续,为他生儿育女,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比起和杜变的假凤虚凰,岂不美事?”

    “当然,完颜英图亲王殿下已经有正妻了,您再嫁过来只能是侧福晋了,也就是如夫人了。”

    “给您两个时辰考虑,两个时辰后,我们火炮轰鸣,万箭齐发,将你们彻底斩尽杀绝!”

    “公主殿下,只给你两个时辰,两个时辰!”

    宁雪公主仰望着苍天,淡淡道:“大宁帝国只有战死的长公主,没有投降的长公主。”

    接着,又望着地上一万多饥饿疲倦之极的一万多士兵,这都是杜变麾下的军队,从山海关来救主母的。

    接着,宁雪公主又道:“大宁帝国也只有战死的镇西侯爵夫人,没有投降的镇西夫人。”

    “夫君,宁雪得知你未死的消息,真是喜不自胜,而且听闻你果然恢复了男人雄风。”

    “真是可惜,宁雪没能为你剩下一个儿女就死了。”

    ……

    与此同时!

    辽东某海域深处。

    巨大的章鱼异兽张开了所有的触手。

    杜变猛地睁开双眼,爆射出金黄色的光芒。

    “嗷……”

    猛地一阵咆哮。

    从身体内,迸发出惊天之力量。

    灭龙诀力量!

    与此同时!

    “轰轰轰……”

    这片海底猛地裂开一道道缝隙,可怕的海底地震。

    海面上,猛地掀起了惊涛骇浪,海啸!

    灭龙诀,也就是所谓的降龙十八掌,引发天地之力,逆天神技!

    ……

    注:第一更六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