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点道为止 > 646 决不认输 鸭子死了嘴还硬
    不光是武心宇,就算是许多元老也一样没有想到。

    唐南山也回过神来,心里刹那之间就开了花,感叹自己运气好,压对了宝,今天一战之后,只怕是自己唐家地位再度要蹭蹭蹭往上升,止都止不住。

    “神岳人输了,十分彻底,几乎没有换手的能力,苏劫在和他玩。而且全世界的绝顶高手,又陨落了一个。死神组织的那个幕后人物也栽在了苏劫手里,就算是他乘机偷袭,也没有任何用处,被苏劫一招就秒掉了。”

    在山顶上,喝酒老头和白文永都在观察气数。

    不过,随后白文永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这信息,介绍了当时的情况,甚至还配有视频。

    这是其中有个元老和白文永交好,把现场的视频拍摄下来。

    实际上,苏劫和神岳人这场旷世大战,都想要录制下来,获得第一手资料,作为观摩和研究。

    “我也感觉到了神岳人气息衰落下去,一蹶不振了。真是感慨万千啊,他就好像是眼前要席卷天下,称霸天下的枭雄,突然失败,兵败身死。这倒是和关羽水淹七军,威震华夏,使得曹操都惧怕,想要迁都。但几个月之后,就急转直下,兵败麦城被杀。”喝酒老头道。

    “我觉得他倒是可以和李自成相比,李自成攻破京城,眼前就要夺取天下,但属下却骄横跋扈,大失人心,在最巅峰的时候,就是他即将失败的时候,没过多久,就仓皇逃窜,最后死于农民之手。”白文永道。

    “这么说倒有一些道理。”喝酒老头点点头,“不过我们都看走眼了,其实神岳人的失败,并不是自己的因素,他已经可以把能够做的都做好了,甚至是老天爷都帮助他,在他和苏劫战斗的时候,死神组织背后的那个人出现,对苏劫进行偷袭击杀,这不是老天爷帮他是什么?可他还是失败了,这就是遇到了真正的硬茬子。我们没有料到,一个年轻人,居然如此硬。如此头铁。”

    “太硬了,神岳人是碰得头破血流,可叹一世枭雄,刚刚找到机会,准备君临天下,就被当头一棒。”白文永道:“话说,苏劫到底是怎么炼成的?神岳人的攻击在他身上,居然没有造成丝毫伤害?”

    “我也不能够理解,除非他的身体结构已经不是人类。”喝酒老头道:“但也不应该,哪怕是他身体结构是大象,甚至是机器人,纯粹的铁人,都会被打扁,神岳人的拳劲,绝对可以让人魂飞魄散。”

    “想不到,以你我二人的认识,居然都不能够看穿苏劫到底是什么取胜的,我们都看不懂战斗了。是不是我们落伍了,要逐渐被淘汰?”白文永道:“年轻人实在是太过厉害。”

    “他不像是年轻人,倒像是活了几千年的老鬼。”喝酒老头道:“我能够感觉到他的内心精神,绝对不是一个年轻人,他似乎经历了无数的搏杀,无数的战争年代,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民国,甚至是清朝的气息,但却又有暗世界最深的气质,我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了。”

    “不清楚。”白文永苦笑了一下:“不过接下来,我们的负担倒是减轻了,神岳人这次会消停很久了,甚至都不敢扩张。你说苏劫会不会废了他,打落此人的境界?”

    “应该不会,苏劫此子十分宽容,还是能容物的。”喝酒老头道:“不过,神岳人此人极为危险,这次吃亏之后,他如果要疯狂报复,倒也十分麻烦。苏劫如果不彻底废了他的话,恐怕也是自找麻烦,做宋襄公的妇人之仁。”

    “如果苏劫废了他,倒是说明苏劫的实力高明程度也有限。还是忌惮神岳人会报复,那就做不到真正智珠在握的程度。如果放了神岳仁,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苏劫的实力远远超过此人,认为就算是他折腾,也根本翻不起来什么大浪,倒也不是什么妇人之仁。”白文永有不同的见解:“我觉得到达了苏劫这样的境界,也不存在什么妇人之仁了。”

    “总之,此子可以接纳。”喝酒老头点点头:“也许,可以从他的身上获得一些好处,只要心怀善意,他也很容易相处,至少他赢了,比起神岳人赢了,我们轻松很多,我倒是希望他对神岳人下狠辣手段,要不然留着此人,指不定以后还会掀起什么巨浪来,我们可没有苏劫的本事,被大浪淹了,也未尝可知。”

    在院子里面,赵犼已经上来,第一个回过神,把那个被苏劫打得晕死过去的神秘黑衣人提起来,同时叫了一辆车,把此人送走了。

    这个人,就是和苏劫交手的死神组织那个大人物,却再一次栽倒在了苏劫的手中。

    这个时候,神博和步之轩仍旧好像梦游一样,不敢相信,但神博还是最先反应过来,猛的跑到了墙根之下,扶住神岳人。

    神岳人猛一甩手,没有让自己儿子扶,而是自己站立起来,在他站立的时候,身体里面骨骼还在不停的发出咔嚓咔嚓声音,是断裂的错位。

    这让人触目心惊,但他丝毫不在乎,而且也不会感觉到任何疼痛,从气势上来看,他似乎还有一战之力,但是身体状态告诉他,他想要剧烈运动,怕是比较困难了。

    “你为何如此之强。”站立起来,看着苏劫,神岳人的语气有些沙哑。

    “我不是告诉你了么。在意识重新编辑组合之后,身体的控制和许多结构都会发生一些微小的调整,虽然是很微小的调整,但在生理上却是跨越出了一大步,我的身体结构和控制程度,你还是不能够理解,因为你还没有学习到这个方面。”苏劫道:“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兴风作浪,野心小一些。”

    “你如果不杀我,恐怕会后悔。”神岳人继续道。

    “你和我差距非常之大。”苏劫道:“只是为了研究,我没有第一时间把你击溃,而且你修行的那些东西,实在是效率太低,太古老,太落后了。而且,你其实对我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你太自大了。”神岳人的内心深处绝对不甘心。

    “师弟,你终于输了一次,这辈子你都没有输过,但你说得不错,你进入b市的一刹那,用自身气数压制b市气数,这本身就是亵渎国运的行为,你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和气数,你压制不了国运,你心中的想法,也不能够实现。所以你的失败是必然就。”商老道。

    “岳人。”鹤老一直在旁观这一切,现在也站立起来,走到了神岳人面前,拍拍他的肩膀:“你纵横一世,是应该要吃点亏了,如果你能够回头,我们的土地上回多出来一个了不得的强者。在将来,国与国之间的冲突,终究会转为强者之间的冲突,希望你能够站稳。”

    “没事了,我们也走吧。”苏劫对梅奕道,今天他拿了不少数据,还要急着回去研究。

    “等我,我向上面申请一下,给被你打伤的那个人做手术,起码要让他恢复,这才好研究,而且他恢复之后,我也很难制止他,只怕是你才有这个能力,这种人,就算是他全身瘫痪,但大脑意识还是可以对人进行精神控制,极端危险。你有什么办法,打落他的境界?”梅奕道。

    “打落境界了,那他就失去了研究价值,他的意识还在,对于身体的恢复力,控制能力,都还在,这才有研究的价值,可以对他做很多实验,这样你就会得到新人类的第一手资料。”苏劫道:“当然,只有我在旁边,才可以压制他。否则他的确就算是瘫痪了,也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好,这件事情我可以搞定。”梅奕道:“我们研究要紧,立刻出发。”

    说话之间,两人就这么离开了这里。

    在走的时候,苏劫什么都没有看上神岳人一眼,也没有和他说什么话。

    反正,苏劫已经让他知道了厉害,如果他冥顽不灵,那就没有办法了。

    “我们走。”神岳人知道在这里在呆下去,恐怕是自取其辱,他的内心深处,还没有彻底接受自己失败的结果。

    而且,更令他不能够接受的是,如果他和苏劫战斗,是堂堂正正的败了,他内心深处还好接受一些。

    可是现在,苏劫在神秘人的偷袭之下,还能够把他打伤,让他没有还手的能力,这岂不是比他高出了几个档次?

    人家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为了要采集数据,和你玩玩,结果你当真了。

    这才是真正的奇耻大辱。

    如此耻辱,怕是一辈子都难以洗刷干净。

    此时此刻,神岳人都觉得,自己进来的时候,用自身气数压制b市气运,是多么的愚蠢,b市有这种人,又岂是他能够压制得住的?

    诸多家族的元老就看见神博扶着神岳人离开了,也没有劝说和阻止,只是唏嘘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