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点道为止 > 640 狂妄至极 跋扈无双世罕见
    其实,苏劫的这个团队之中,都是非常善于做人的社交家,不说唐云签,张晋川这种善于钻营的小辈,那罗麻二位大师,本身就是人精,联络感情,拉拢关系,无人能及。

    苏劫自己本身虽然不怎么社交,但团队中有人会社交就可以了。

    他如果要一心社交的话,那也绝对可以翻云覆雨。只是没有这个必要,一个团队各自有分工,每个人都要干好自己的事情。

    比如苏劫的团队中,唐云签做好联络b市诸多势力的感情,张晋川负责和外面很多商家做谈判,张曼曼则是在海外扩张市场,苏劫是主打科研项目。

    大家都有明确的分工,就不至于混乱。

    对于苏劫这个团队来说,在唐云签的长期经营之下,和许多b市的家族关系都处理得还算不错,至少在感情上,很多b市的元老,都已经认可了。

    否则如果关系一味敌对,苏劫哪怕是有三头六臂,也很难在b市混得下去。

    现在神岳人是一条过江强龙,来到这里镇压苏劫,或多或少,b市这些元老都感觉到了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不过,他们也不会为了这个不舒服,去硬撼神岳人,毕竟神岳人还没有伤害到他们自己的利益,而且客客气气,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当下,诸多家族的老头子都相互谈笑着进入了会客大厅,看见了和商老对坐的神岳人。

    商老在b市诸多老头子之中地位极高,几乎是一言九鼎的人物,比起傅老,武家都要高得多,哪怕是各个家族势力派系的人,都不敢对他进行有所得罪。

    这样的元老,在b市也就那么两三个而已。

    就在大家都入座的时候,外面又进来了一个老者。

    “鹤老,你怎么也来了?”商老看见了这个老者,站起来迎接。

    “不敢不敢,怎敢劳您大驾。”鹤老连忙摆手,他的地位和商老旗鼓相当,双方都非常尊重,部分高下,不过下面的小字辈也相互争斗,不过这种争斗都是良性的。

    “鹤老,我这次冒昧,不要见怪。”神岳人虽然是过江强龙,但也不得不和鹤老打招呼,以示尊重。

    “阿人,我们多年未见,当年你还是二十岁的小伙子,想不到居然现在如此成就,但也在我的预料之中。”鹤老也能够察觉出来神岳人身上那种如浩瀚星空,悬空神山一般不可抗拒,不可测量的气息,话虽然这么说,但鹤老的内心却也暗暗心惊。

    无论是他,还是商老都是人精中的人精,看得出来,神岳人的厉害之处,几乎是天下无敌的那种睥睨神态。

    这两老虽然这辈子没有怕过什么,但这辈子也没有见过如此强大,如此气势的人。

    别的老者看不出来,但两老可以看出,这神岳人随随便便站在这里,几乎是可以以一人之力,镇压住整个b市的气运。

    b市是什么地方?

    一国之京,气数远远不是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媲美得了的,就算是再厉害的人物,到了b市,也得藏着掖着,泯然于众人。

    就如古代,再有名的贤者大儒,被皇帝召入京城之后,远远没有那种一代宗师的风采了。

    可神岳人身上浩浩荡荡的气势,如苍穹,都几乎要把b市全部覆盖起来,b市的气数居然都压制不住神岳人的气息。

    “此人来到这里,看似礼数周全,但实际上却是在示威。”鹤老心中如明镜一般,“别人看不出来这种气势,但我却能够看得出来,此人就是示威而来,他的组织想要扩张,b市是一个必须要进入的地方,现在进行试探。以后的扩张过程中,难免要触动到我们的利益,但我已经无能为力,压制不住此人,现在看来,苏劫似乎也很难,毕竟太年轻了。而且,苏劫似乎没有压制整个b市气运的能力。真是草莽之中,也可出龙蛇,此人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武心宇在观察鹤老的神态,心中也是一惊。

    他和鹤老关系还算不错,而且在数十年前还有过合作,那个时候他还年轻,但也功夫极为高明,在鹤老的遥控指挥之下,对该隐先生进行抓捕,最后虽然让该尹先生逃走了,但却重伤了此人,使得西方的暗世界出现了巨大震动,也间接的导致了提丰的崛起,该隐组织的衰落,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西方暗世界都觉得东方有神秘力量,暗世界的许多高手都不敢踏入东方的土地上。

    鹤老的神态,看出来对神岳人有很大戒心,他也就凝聚精神,猛的做精神感应。

    果然他感觉到了整个b市的气数,居然隐隐约约被此人给压制住。

    “这.....”武心宇内心深处有了极大震撼:“此人有通天彻地之威能,我原本以为苏劫乃是所向无敌了,但现在看来,恐怕面对此人,还要逊色一筹?人是不可能修炼到达此等境界的,此人已经是仙佛一流人物,陆地神仙。古往今来,也未必会出现此人如此强横之存在。”

    武心宇原本看上去,觉得神岳人虽然强,可也并没有太过离谱,但现在真正用心去看,居然可以见到,此人在压制b市气数,那就真可谓是不可思议了。

    还从来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此时此刻,就在商老的宅子里面,即将要发生大事,而在整个b市郊区的燕山余脉的一座山峰之上,有两个人正在观看整个b市气数。

    其中一个,赫然就是引发了q大文运之气的白文永,此人吸收了b市大学联合起来的文运龙脉,虽然被苏劫临时截取了一半,但他已经获得了巨大好处。

    而另外一个人,也是一个老头,居然随身带着一个酒葫芦,这葫芦里面的美酒极为纯香,散发出去,令人垂涎欲滴。

    这老头一面饮酒,一面看着山下的灯火,夜晚极寒,北风呼啸,但这两人都没有丝毫寒意。

    “强龙入京,镇压气数,现在的人真是了不得。古时候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强人。”喝酒的老头对白文永道:“时代变了,人的进入了一种超人时代,说不定以后神话之中飞天遁地,长生不死,服气辟谷的人还真的能够存在。”

    “神岳人的确是强大,但我也没有料到,他进入b市,居然运用自己的气势,来压制b市气数,他也不怕一个不好不被反噬。”白文永啧啧赞叹:“这次他和苏劫此子对上了,我原本以为两人能够龙争虎斗一番,但现在看来,恐怕神岳人的气势要更足一些,上次我费尽心思,获得了文运龙脉,被生生的抢夺走了一半,不过我对苏劫此子倒没有什么恶感,因为他没有什么野心,是个科学家,但神岳人就不同了,霸气外露,有强龙吞天之势,此人得势,绝非什么好事。”

    “苏劫此子我也留意过,的确恬淡,没有名利之心,实在是难得。神岳人其实一直都在经营,早就有囊括天下,并吞四海之野心。”喝酒的老头道:“甚至,他嘴上不说,其实已经把暗世界都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这次他直接出山,其实是认为自己可以战胜提丰大首领了。你看,他的气势之足,敢压制b市气数,这是只手翻天之势,其实你认为他狂妄,但他是在试探,同时磨炼自己的修为,在这种压制的过程中,可以使得他的精神世界更加浩瀚,更有无坚不摧的信心,他已经做好了镇压一切的准备。”

    “我是不敢这么磨炼自己的。”白文永叹道:“b市气数,非常小可,举国大运聚集,一旦对抗失败,自身气数大损,甚至是精神世界都会遭到巨大损伤,永久性退步。人不可和国争,这是自古以来的至理名言。”

    “自古以来是民不与官斗,官就是国的一部分。”喝酒老头道:“不过,时代变了,在将来,恐怕真的会出现一剑横挡百万师的人。现在,此人只不过是率先试探气数而已,此人的确是胆大包天。”

    “就看他今天和苏劫谁胜谁负,起码在气势上,他已经胜过了苏劫。据说在提丰的研究所之中,有新人类一说,这个人是不是已经真的到了新人类的层次,那还真的是不得而知。”白文永道:“苏劫其实还是个少年,经验和气势其实都有所欠缺,应该会被这个神岳人压制住。真是太可惜了。”

    “看看吧。”喝酒老头道:“你我境界虽高,但也没有这种本事,这种神仙打架,我们也很难掺和进去,但神岳人如果借助压制苏劫的机会,震慑住了b市的许多元老,我们也难逃他的掌控。”

    “是啊,此人野心极大,席卷天下,我早就看出来了,他想把天下的有能力者,都纳入麾下,他曾经派人传话,邀请我加入他的组织,被我拒绝了。”白文永道:“此人那个时候,应该大势已成,所以对我都不是客气起来。你看他组织之中的一些,其实都对他奉若天神,在精神世界之中,已经把他当成了主,这些人的修为,其实不在我之下,比如那个铁昆仑,精神境界不说,实战功夫还在我之上。总而言之,我可不想沦落到这些人这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