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点道为止 > 623 极大危害 千辛万苦失之易
    “你看看他是怎么死的?”刺蝶语气之中杀意深深。

    苏劫上前观看着,也没有用手触碰尸体,看了一会儿,他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问:“法医怎么说?”

    “我想听听你的判断。”刺蝶问。

    “此人是因为情绪突然爆发,多种情绪一起共振,造成了身体严重超负荷,大脑神经胶质细胞无法保护神经元,突触之中生物电流刺激过大,然后刹那之间死亡。此人的实力非常之强大,甚至还在你之上,境界极其高深莫测,否则不可能在瞬间产生如此强大的情绪波动,他的肌肉,心肺功能,乃至于大脑,都绝非一般人。”苏劫道:“堪称当世绝顶高手也是可以的。”

    “那么他是自杀还是他杀?”刺蝶再问。

    “如果按照法医的鉴定,此人当然是自杀,瞬间不知道遭到了什么强烈刺激,情绪波动超负荷,体内的大量化学反应破坏了身体组织许多精密的结构,在一瞬间崩溃,这倒是和鲁伯特之泪有些相似,非常坚固,连子弹都无法打穿,但只要抓住尾巴,稍微一抖,就会四分五裂。其实人的精神境界强大之后,看似坚不可摧,但在某个点上,却非常脆弱,只要是抓住了精神世界之中的某个弱点,那崩溃起来就会非常快。所以才有一念成魔之说。”苏劫道。

    “我不是在这里听你说学术理论,而是想问你他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刺蝶问。

    苏劫也没有生气,而是道:“当然是他杀。”

    “谁杀的?”刺蝶问。

    “一位真正的绝世高手。可以说是用精神入侵了他的大脑,造成他情绪上的波动,使得他自己死亡,这原理就是黑客入侵计算机,突然之间加大占用率,造成瞬息之间电流扩大,烧毁了硬件。”苏劫道。

    “这个高手是谁?”刺蝶再问。

    “天下能够有这种能力的,不超过五个人。”苏劫道:“具体是谁,我倒并不知道。我也不是神仙,还真的认为我有看穿过去,预知未来的能力?”

    “你说天下能够有这种能力的人不超过五个人,那么你是不是其中之一?”刺蝶问,似乎把苏劫当成了凶手。

    “我当然是其中之一。”苏劫并不是很谦虚:“你难道把我当凶手?”

    “整个世界只有五个人有这种能力的话,你说你是其中一个,那么你是不是有嫌疑?”刺蝶道。

    “我觉得你应该不至于这么蠢。”苏劫道:“说吧,你想要我帮你些什么?是不是查出来凶手是谁,抓捕这个真凶?不过我可要告诉你,就算是抓捕住了这个真凶,也无法对他进行审判,因为根本没有任何证据,你如何证明是他杀人了?”

    “所以,我不需要抓捕对他进行审判,直接杀了他,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用这方法杀了他。”刺蝶道。

    “不好意思,我从来不杀人。还有,这种高手,我未必可以战胜它,更别说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苏劫摆摆手:“他的境界起码和我在伯仲之间。”

    “这么说你真的不愿意帮忙了?”刺蝶道。

    “嗯?”

    苏劫听见刺蝶的这个语气,猛的发出来了一个音符。

    这个音符落到刺蝶的耳朵里面,整个人都好像产生了脑震荡,嗡嗡嗡作响,似乎是被人盖在了大钟下面,然后猛烈撞击,音波都会把她给活活震死。

    刺蝶连连后退,没有料到苏劫简单的一个声音,居然会有杀人的效果,她凭借本能的感觉到,苏劫如果要杀她,真的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了。

    “这种人物,实在是太可怕了。”刺蝶内心深处一个想法越来越坚定。

    “苏老弟,何必和小姑娘一般见识。”就在此时,一个老头走了进来。正是商老。和苏劫进行过一次对话的那个境界极高的老者。

    “她可不是小姑娘,年龄比我大一圈。”苏劫一句话说得刺蝶再次不高兴起来。

    不过苏劫说的是实在话,他现在才20岁刚刚出头,大学还没有毕业,现在是大三,明年大四,按照一般的规律,现在就要开始准备找工作,或者是开始考研了。不过他对自己的将来也有一些安排,还是要去高端的大学和一些生命科学的顶尖教授交流学习一下。

    “这是我儿子。”商老看着尸体,语气平淡,“是我最小的一个儿子,我对他的期望也最大,想不到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节哀。”苏劫道。

    他已经感觉出来了,商老的心灵修为没有半点波动,认为生死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

    “你觉得这件事情是提丰先生做的还是另有其人嫁祸?”商老问苏劫:“其实刺蝶把梅奕解救了出来,对于提丰的研究有重大打击,提丰先生展开报复性的行为,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其中就越是蕴含阴谋。而且,根据我的推测,提丰先生就算是下手,第一个也不会冲着我儿子,而是直接冲我来。他的性格没有这么阴暗,做事还是枭雄气概。”

    “那你认为是谁呢?”苏劫问。

    “我知道,你和暗世界最新崛起的一位巨头交过手,这个人也是个年轻人,手段毒辣,做事没有任何底线。你觉得是不是他?因为这个世界,能够有这个境界的人,的确是少之又少。你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商老道。

    “没错。”苏劫点点头:“此人倒是也有嫌疑,不过我击败了他,按照道理他要报复,应该是来找我,或者是找我的家人,不过我的心中没有警兆,应该他没有动一些念头。”

    “你的精神境界极为高明,而且不为利益所诱惑,才某个方面来看,你应该是所有巨头之中,最为清醒的一个人。所以我希望你给我看看,到底是谁杀了我儿子,倒不是给我儿子报仇的事情,而是此人如此手段,又没有底线,更出现在b市之中,会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如果可能,必须要抓捕围杀。”商老道:“不过这种人,杀人于无形。想要抓捕他,几乎是一件难于登天的事情。必须要真正的高手出马。我思前想后,也只有你最为合适了。”

    “可以。”苏劫答应了下来。

    “你有什么条件?”商老也没有料到苏劫答应得如此的快,几乎是不假思索,倒是愣了一下。

    “没有什么条件。”苏劫摆摆手:“此人敢在b市杀人,那危险性极大,可见是个无法无天的人物,我早就说过,哪怕是修为到了肆无忌惮的境界,也要遵守现实世界顶游戏规则,否则的话,会对整个族群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甚至会破坏族群的发展。哪怕是以后真的出现了超凡者,也不能够破坏整个族群的根基。”

    这就是苏劫的理念。

    其实现在苏劫等人包括提丰大首领,虽然号称自己是“新人类”,但还算不上什么“超凡者”,没有真正呼风唤雨,来去如风,日行万里的能力。

    每天还是要吃喝拉撒睡。

    最多就是比普通人的体能要强大一些,思想境界高一些。甚至大多数的高手,都没有对普通人的思维进行干涉的能力。

    不过,如果放长了来看,在几百年后,超过现在苏劫的人很可能大有人在。其实就拿体育运动来比就可以看得出来,百年前的百米短跑冠军看到了现在的百米冠军,恐怕都觉得惊为天人,绝对不可能。

    “我听到了一些消息,据说你和老神的那个协会有些矛盾。我可以帮你斡旋一下。”商老道。

    “不用。”苏劫一听就知道商老说的什么事情,他口中的“老神”,就是一个姓神的强者,这个强者也就是铁昆仑和步烈口中的大哥:“这种小事要什么斡旋?这个世界上其实有的人就是不知道厉害,总把别人的容忍当成是软弱可欺。”

    “你把步烈打落了境界?”商老知道了很多事情,他的消息之灵通,也的确是令人叹为观止。

    “没错。”苏劫也不抵赖。

    “步烈我知道,他苦苦修行数十年,非常不容易,为了磨炼坚强的意志,我都知道他曾经在大夏天,把自己置身于火炉房中,甚至赤身裸体,在炼钢车间看着烧红的熔炉钢水锻炼意志,不知道晕死过多少次,最后才终于突破,而且他还近距离去火山口观察熔岩,很多次把全身衣服都烧了。他只拳法刚猛,炽烈无双,意境如烈日熔炉,你就这样把他的境界打落,实在是太可惜了。”商老似乎在给步烈求情。

    “咎由自取。”苏劫笑了笑:“商老,这不关你的事。你也别掺和这件事情,我打落步烈的境界,其实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人救得了他。你认为你的那朋友,能不能解救他?”

    “很难。”商老摇摇头。

    “没错,境界一落,万劫不复。其实普通人也是如此,生活上的跌落没有什么,最怕就是自身意志的消沉,意志一消沉,神仙也难救。”苏劫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