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点道为止 > 592 神秘老者 国之师道说商君
    此地大势已成,逐渐厚重起来,开始沉淀。

    苏劫观察地气,暗暗点头,心中十分高兴,这里就是他的家乡。他甚至愿意长时间留在这里修行。

    “你又来了?”

    就在苏劫在这里散步的时候,一个很普通的老头朝着苏劫走了过来。

    这个老头身穿一件亚麻衣服,颇有先秦和汉朝风格,十分古老,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普通老头,但在苏劫看来,这老头高深莫测,身上的气息飘逸潇洒,携带着滚滚国运,甚至和自身的气数联系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不可抗拒的大势。

    人能够和国运结合,精神世界承载了一个族群前进的方向,这种气数非同小可。

    苏劫在这个老头的身上就感觉到了两个字“国师”。

    所谓国师,是古代帝王给德高望重之人的尊称,本身代表了极高的荣誉和气数,因为此人代表了一国之师表,举国之人,都应该以他为模范。

    到达了现代,自然不会有国师这个称呼,但也有德行高深,看穿大势,人生修养得到了高层认可,参赞决策都要垂询的真正高人,这种人,实际上,虽然没有国师的名头,但也有国师的本质。

    下棋有国手,踢球有国足,功夫称为国术,凡此种种,不足以言。

    “你是刺蝶的师父吧。”苏劫看着这老头,心中一惊猜测出来了十八九。

    当今天下,精神境界如此之高,能够把国家气数大运和自身气数大运结合起来修行的高人是寥寥无几。

    “不亏是真正的绝顶高手,武力值我不看重,但你的这份精神境界实在是出类拔萃,为常人所不能及。”老者赞叹道:“咱们去那边说说话如何?”

    老者指着不远处河边的小公园,里面有石桌石凳。

    苏劫点点头,随着老者走了过去,两人坐下,看着潺潺小河流水,苏劫并没有开口,等待老者说话。

    “我姓商,你可以叫我老商就好。”老者道:“如果不嫌弃,尊称我一句商老也可以。”

    “可是商鞅的商?”苏劫问。

    “正是。”老者点头。

    “那就只能够叫你老商了。”苏劫摇摇头。

    “何以故?”老者问。

    “刺蝶是你徒弟,在思想上深得你精髓。”苏劫道:“她口口声声大谈宋朝儒家理学,但却跟我说姜太公诛齐国二贤的故事,这其实是法家之道,不能容纳物。而商鞅之道记载在商君书之中,其中全部都是害民,残民,疲民,弱民之术,正因如此,商鞅才有五马分尸之祸,而韩非则被赐死。可见其中自有报应。”

    “报应?你年纪轻轻,居然还相信这个?”姓商的老者笑了:“我辈修行中人,本身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而且若无商鞅,哪里有秦皇一统天下之本钱?”

    “秦二世而亡。实是因为严刑峻法过于苛刻。”苏劫道:“不过,我们的角色似乎已经互换了,按照道理,年轻人应该不信报应,不信鬼神,和天地斗命,而老来始觉世事艰,才知道一切不由人,皆为命中定。”

    “这是普通人的规律。”商姓老者道:“你我都非普通人,你年少已知世事之艰,而我年迈却仍信只手可补天。可见我们的修行之道都为逆反,所谓是顺为人,逆为仙,就是如此了。不过,你如果相信有报应,绝对不会修炼到达如此境界。”

    “所谓报应,乃是一个族群形成的准则,这个准则,寄托了这个族群大多数个体所向往的生活方式,而谁破坏了这个准则,就要受到这个准则的反噬,当然这个准则并不是真正明察秋毫,有的会应验,有的则不会应验。正如人去玩火,有的会被人烧死,但更多的人却是没有被烧死,但你不能够说玩火根本烧不死人,鼓励大家去玩火。”苏劫道:“我这个比喻如何?”

    “看来你是彻底参悟了某种道理。”商姓老者感叹道:“但我来问你,人的修行强大,其实自古以来,都是为了自由,自由是脱离族群,也能够独立生活,而且生活得更好的能力,古代神仙,飞天遁地,服气食露,无病无灾,逍遥快活,没有人世的纷争。这是族群大多数个体向往的生活方式。起码你的教练欧德利也是这种人,难道你不是传承他的道理么?”

    “他有他的想法,我有我的见解。”苏劫道:“我认为,人的个体,想要不断进化,只有依靠族群,而不可能脱离族群,脱离族群的个体,已经失去了进化的可能性。这一点,是我的心得,我要在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族群越是庞大,文明就越是鼎盛,没有族群为基石,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从来没有一个单独的个体会持续进化的,单独的个体,只能够消亡在历史长河之中。”

    “你的这个想法是对的。”商姓老者道:“我也是在为族群的壮大而探索,而努力,希望能够有好的规矩,使得族群的个体联合起来,发挥出最大的能动性。不过你对我之道似乎有不同的看法。不知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和看法?”

    “并没有。”苏劫摆摆手。

    商姓老者愕然,本来他以为苏劫会说出一番长篇大论来,没想到他直接拒绝。

    “是不想说还是没有?”商姓老者询问。

    “真没有,我不是研究这个的。如果说功夫,论进化,心理医学,我都能够和你畅所欲言,但此事不是我的研究范围,我的能力有限。”苏劫道。

    “能力有限?这是我这辈子所听到的最大笑话,如果你的能力还是有限的话,那这个世界的所有人不都是蠢货?”商姓老者笑了。

    “每个人都是族群的一份子,各司其职。”苏劫道:“你我也是一样,并没有什么优越感和了不起的。”

    “刺蝶说你这种人危险性极大,其破坏性不亚于一尊行走的人形核弹。”商姓老者道:“当然,不是说你的战斗力,而是说你如果一门心思搞破坏,恐怕在短时间内,就可以控制不少人,造成灾难。”

    苏劫摆摆手:“这是老生常谈,任何人都想要把强大的东西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上,这在心理层面上是一种极为不良的掌控欲望,当然也是法家思想的极端表现。其实李朝历代的雄才大略皇帝,都能够好名而尊重隐士,如光武帝与严子陵,不是千古佳话?”

    “我和你一番谈论,就知道你的真正想法了。”商姓老者道:“不过还是个老问题,你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如何是好?”

    “那就自己也成为这种人,比如我们国家看别的国家有了核武器,第一念头是自己去造,而不是去阻止。”苏劫道。

    “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商姓老者点头:“不过,这种人培养起来极为困难,你有大能,有经验,我请你作为教练,学欧德利造神如何?”

    “这个可以。”苏劫并没有拒绝:“你是想刺蝶跟着我学习,我很乐意。因为这也是我的研究资料。”

    “你就不怕以后有人超过你,然后对你不利?”商姓老者问。

    “天下超过我的人多了去了。”苏劫笑了:“而且以后超过我的人多起来是必然性,如果忧心忡忡这个,怕是日夜不得安生。”

    “人是要有这样的想法。”商姓老者道:“不过国家千万不能够有这样的想法,否则就是亡国灭种之因,国家落后,若不奋起直追,立刻大难临头,如果遥遥领先,别的国家要追赶上来,也要想尽千方百计的打压,保持自己的优势,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个体的生存空间大一些,而族群的生存空间要小一些。”苏劫道:“这其实是环境来影响的,现在的星球面积狭小,而族群庞大,各自要抢夺生存空间,所以就必须要加强竞争。而人之个体对于整个星球来说,是非常小的,个人非常自由化,所以生存的空间就要大很多,个体和族群的地位所处不同,就要有不同的生存思维,这也是影响寿命的道理之一。”

    “厉害。”

    听到这里,商姓老者站立起来赞叹:“你是真正的厉害人物,洞彻了为人处世之道,稍后,我会让一些人才前来接受你的训练,希望你能够让他们更进一步,成为国之栋梁。”

    “乐意。”苏劫看着商姓老者离开,点点头。

    这老者只是问话,并没有显现出来自己的特殊能力,从头到尾都是在闲谈。不像是梅奕,还要施展下自己的能力。

    刺蝶也是如此,一定要苏劫出手她才心服口服。

    这样一比起来,老者的境界就非常之高,他已经熄了争斗之心,在内心深处,以探寻道理为目标,这种人才算是真正的恐怖。难怪就算是刺蝶也只能够做他的徒弟。

    “这个老头境界之高,简直恐怖。”就在商姓老者走后,苏师临出现,坐在刚才他做的位置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