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826 圣宗宗主
    袅袅白云之中,有仙山隐与其中,山峰之上,有仙禽瑞兽行走,灵光穿梭不定,好一副传闻中的仙家气象。

    山峰顶端的山岩已被削平,换而为之的则是一栋飞檐重重的庞大殿堂。

    在那殿堂之内,重重帷幕之后,有一道人影盘膝而坐,透过遥远虚空,静静注视着遥远大地上的一幕幕。

    大殿之上,还有几道人影遥遥而立,人影相貌各异,气势也自有不同。甚至,虽然他们站在一起,乃是同门师兄弟,但所修功法却也各不相同,甚至大相迥异。

    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一个地方,那就是讲究因人而异、万法归一的圣宗!

    圣宗独门心法圣心决,讲究以己心替天心,化万法为己用,习之可有万般变化,被门人弟子称之为天地间第一玄妙秘法。

    这门秘法乃是圣宗宗主一千年前独创而来,蕴含三界万法之奥妙,又融汇归一,时至今日,已是趋于完善,共分三十六重天,三十三重天之上,就是理论上的元神境界。

    之所以是理论上的,自是因为圣宗宗主据说还未成就元神。

    当然,也有人说圣宗宗主吕问天其实早已经成就了元神,只是未曾展露过罢了。

    说起这位吕问天和他一手创建的圣宗,那可都是大周的奇迹。

    吕问天寿数还不足两千载,却凭一己之力成立圣宗,而且凭着有教无类、不分贵贱的宗规,快速发展壮大,现今已成大周仅次于太一道的庞然大物。

    甚至因为太一道一贯而来的超脱,影响力远远超越,势力更是遍及朝堂、百姓、江湖之中。

    出生于西方佛庭地域的吕问天,自来聪慧,佛心通透,被誉为万年来唯一一位可以得证佛果菩提的佛子。

    可惜,修佛不足三十年,吕问天就破寺而出,踏入道门,此后百年在各处游历,遍访名师大贤,不足二百岁,就踏入金丹宗师之境,丹成一品!

    举国震动!

    而吕问天也非单纯的修道天才,更是通达四方,借机创办圣宗,广招门徒,一步步的走到了今日。

    “宗主,祭天台已经封锁,就算是陛下亲自下旨,也会被御史台否决,一时半会无法再次打开。”

    下方的人影之中,有人躬身开口。

    此时的圣宗仙山大殿,正在议事。

    “太一道现在什么情况?”

    平和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回荡,如同天籁,让人闻之就欲翩翩起舞,心神振奋,甚至就连此地的天地灵气,都变的分外活跃起来。

    圣心决,就是把自己变为此方天地,一旦修成,自有种种神妙不可揣测的奇异能力。

    言出法随,就是其中的一种,而且不必单独修炼,而是只要进阶金丹,就会自然而来的从体内诞生。

    神通自足,可是佛家的顶尖修身法门。

    “朝廷的三位说客已经常驻太一道,与一些反对萧宗成的道士联合,一起上观天涯质问萧宗成,目前还没有其他消息传来。”

    下方一位身材微胖的男子回道。

    “嗯……”

    上方的层层帷幕泛起涟漪,显示着内里人影的沉思。

    “看来他在等。”

    “宗主,萧道主在等什么?”

    “自然是等天命之子的到来,等他自己道心清醒!”

    吕问天的声音似乎带着笑意,大殿之中也随之绽放出五彩奇光,

    “萧宗成是一个纯粹的修士,为了大道,他甚至可以舍弃一切!就如当初,他能够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仙门名额,舍家弃子,抛弃荣华富贵,只为寻得那一个仙缘。”

    “而现在,阻挡他追寻大道的,不是妖族,而是传闻中的人族救星,那位天命之子!”

    “说起来,我们其实是同一类人!”

    “可是,天命之子一直被太一道誉为拯救人族的唯一希望,他身为太一道当代道主,真的能够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执意而为?”

    下方有人提出质疑。

    “如果他不愿意困死此地,他就一定会的。”

    吕问天淡然开口。

    “现在他在迟疑,是数万年守护人族的经历让他习惯了把人族放在第一位。但他终究会醒悟,他所追寻的大道,是不可能受他人的牵连的。”

    “所谓的人族大义,在天命之子出现在大周之时,就已经开始被他慢慢舍弃。”

    “如此一来,那我们胜算就会大增。”

    长久以来,圣宗宗主的话就从未错过,他们这次的怀疑,不过是因为萧宗成太过强大和神秘,但吕问天信心十足的语气,也打消了他们心中的担忧。

    太一道道主萧宗成,不仅修为深不可测,而且还执掌无形剑、龙雀环两件纯阳法宝,其中龙雀环更是诞生了元灵,本身就不亚于一位二劫元神,在萧宗成的手中,更是能够发挥出恐怖的威力。

    更何况,大周的混元禁法,阵眼就有太一道提供的纯阳法宝,他们也能凭此在阵法中得到加持!

    有他出面阻拦天命之子,就算是皇室朝廷,也会心中筹措的。

    毕竟,天命之子可以拯救人族,就是太一道说的,现在太一道的当代道主都反对天命之子,其他人又怎会不生质疑?

    “宗主,还有斩妖剑周逸,他也已经进京了。”

    殿下又有人开口。

    斩妖剑周逸,二品金丹修士,金丹圆满修为。

    修炼的七杀剑术狠辣凶残,传自上古三劫元神七杀真人,以掠夺万物生机为根基,乃是一门纯粹的杀伐剑法!

    更是号称天地间第一杀伐秘术!

    此剑法杀的越多,所杀之人越强,这门秘术的威力也就越强!

    甚至,周逸曾经创下过剑斩妖神的壮举,虽然此后他重伤催死,但七杀剑法的强悍,却也震撼了所有人。

    “周逸?”

    对于这个人,吕问天的声音却透着股不屑。

    “他不过是一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疯子罢了,早晚有一天,他会被自己的仇恨杀死,不足为意。”

    “可是,周逸身怀八大道派的印记,可引动混元禁法,再加上他那一贯的做派,我怕他会一时冲动,坏了宗主的计划。”

    殿下有人皱起眉头,躬身开口。

    确实,这位斩妖剑周逸,不知是因为修行法术的原因,还是其他的原因,行事往往出人意料,若是他一时起意,就算是做出强闯祭天台的事情,也非不可能。

    “无妨,有我在,他翻不了天!”

    吕问天的声音带着满满的自信。

    似乎对付一位曾经斩杀过妖神的强者,他也拥有绝对的把握。

    或许,就如世人的猜测,圣宗宗主吕问天,早就已经成就了元神!

    “是,宗主!”

    殿下众人,对此也是毫无质疑。

    “此外,御史台已经上表,陛下最近体虚力弱,请求太子暂代监国,接下来就看皇帝陛下的反应了。”

    “太子李长平,他自己什么看法?”

    上首的吕问天沉默片刻,再次开口。

    “太子有些不满我们的决定,他似乎不想与皇帝李恒世彻底撕破脸皮。毕竟,若是李恒世事后报复,他也很难办。”

    回禀朝廷之事的又换了一人,却是位相貌平平无奇的儒衫老者。

    太子李长平乃是圣宗弟子,他之所以击败诸多候选,能够登上太子之位,也是多亏了圣宗在背后的多方发力。

    不过听言语,圣宗竟然能够把持朝廷皇位更替,其对朝堂的渗透,可谓是惊人至极,怕是也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呵呵……,李长平可不是这种人,他只是想要的更多。”

    吕问天摇头轻笑。

    “告诉他,不必担心李恒世的报复,既然皇帝已经无力持政,只能让太子监国,过段时间太子登基,不也是情理之中?”

    “这……,弟子怕那些朝中官员会不答应。”

    下方的儒衫老者身躯微微一顿。

    “无外乎利益交换罢了,到时候让李长安自己去和他们谈,拖得越久,我们的胜算也就越大!”

    吕问天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宗主。”

    “那么,天命之子,还没有找到?”

    “宗主,这几日京城南边的天河剑派表现异常,我怀疑他们已经有了发现。”

    一位劲装打扮的汉子双手抱拳。

    “哦!天河剑派?”

    帷幕之后的吕问天眼眸转换,元神已经连接混元禁法。

    身为当朝国师,也是佛庭和诸多道派在朝廷的代表人物,他也拥有混元禁法的一部分操纵之权。

    “天河剑派的传送阵……,那是摩云崖。”

    “找到了……”

    幽幽一叹,几个身影已是悄然出现在他的双眸之中。

    “年不过百,竟然已经结成了金丹!不愧是数万年来唯一一位出现在大周核心之地的天命之子,搅动此方天地的存在。”

    “宗主,可是天命之子已经现身?”

    下方的门人之中,有人开口。

    “嗯,他们刚到天河剑派。”

    大殿之中光晕起伏,一连串的影像不停变换,最后化作一处巨大的高山平台之上,其中几道人影清晰浮现。

    “他就是张百忍,天命之子。他身边的就是那两头传说中的妖物了吧?”

    “竟然和妖族混在一起,他真是人族的救星?”

    “这两头妖族也是大胆,竟敢进入大周境内。”

    大殿之上,接连响起几道声音,其中的情绪也是极为复杂。长久以来,人族修士都把天命之子当做人族的救星,而近日,他们却要对他下手!

    同时,得益于妖族有意传递过来的情报,关于张百忍和他身边之人的情况,大周的人也有不少了解。

    就如那妖神高手黄牛,一头强悍的飞禽妖物,当然,还有一头可有可无的蛇妖。

    “这是那头飞禽……,他真的是妖族?”

    有人发出质疑。

    此时的眼前的景象虽然是虚幻,但却因为吕问天的缘故,如真实无异,但在场众人,竟是无法分辨上官无命的身份。

    至于陈子昂,妖气内敛,看不透很正常,但上官无命一身气息昂扬外露,可是实打实的纯正法力来着。

    “他确实是妖族,应该说是半妖!体内的血脉是人族,但元神却是妖族,妖气法力竟然也能随意转换。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吕问天也是饶有兴致的开口。

    而此时,那头黄牛猛然转身,眉头紧皱,双眸中光芒一闪,场中的虚影陡然崩散,化作道道流光,消失不见。

    “咦……,好个黄牛!”

    这下,就连吕问天,也不由的在心中带上了一股惊疑。

    刚才的那一下,他竟然没能看清楚,那黄牛是如何做到的?

    “这下好了,私通妖物,证据确凿,天命之子能否站在人族这一面,还是两说,我们又多了一个说法。”

    其他人却以为是自家的宗主自动散去的幻影。

    “宗主,弟子这就申请出兵,擒拿妖物!”

    有人更是抱拳出声。

    “师弟,最好不要,那妖族可以被他们以自身圈养的坐骑、战兽为名保住,而且会激发矛盾。”

    “没错,依我看,我们应该申请接过天命之子的招待资格。毕竟事关重大,天命之子不能呆在天河剑派,必须有朝廷重点关照才对。”

    “此计甚好。拿下天命之子,岂不是任由我们说了算?”

    “师弟想多了。既然人已经到了,怕是皇帝也得了消息,现在肯定已经派了人,把人保护了起来,我们还是看好祭天台,免得他们强闯为妙!”

    殿中众人声音纷杂,接连响起。

    “好了!”

    帷幕之后吕问天微微皱眉,轻声开口,声音一出,场中当即陷入一片寂静。

    “天命之子,不管能不能挣得到,到要去争一争,再不济,也要与他们扯皮,阻碍他们的行动。”

    “至于妖族,告诉周逸即可,他会帮我们解决掉麻烦的。”

    “嗯……?”

    “怎么了?宗主。”

    听到吕问天声音的古怪,有人当即开口询问。

    “太一道去人了,那头黄牛跟着人前往太一道,奇怪?”

    “那头黄牛?不过就算它是一位妖神强者,在我们大周京城,也不是一个一品大员的对手!”

    “嗯!”

    吕问天点了点头,心中却是闪过一丝疑惑。

    “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