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镇墓兽 > 第366章 秦北洋与小皇子(二)
    仿佛照着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只存在于梦幻中。

    他看到了自己,少年时代的自己,十五岁,最多十六岁。

    苍白的肤色底下,可见青色的毛细孔,仿佛一片枯叶的茎脉,在脸上若有若无地生长和流动。没有冠冕,只有一头茂盛的黑发,在头顶束着发髻,一根锋利的金簪子穿过。少年的眉眼、睫毛、鼻梁,还有嘴唇,都是如此完好,没有一丝一毫的腐烂迹象。尤其嘴唇,还有几分鲜艳,恍若刚刚睡去……这是秦北洋第一次看到唐朝小皇子的真容。

    这张脸,以往只在盗墓贼小木的描述中。这一回却是面对面,光子在时间与空间中来回穿梭,穿透他的瞳孔和大脑。

    四年前起,秦北洋从上海返回北京,就是要找到躺在棺椁中的那个人。

    其实,跨越万水千山乃至整个世界,他要找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啊!

    你好吗?

    秦北洋对自己说,也是对他说。

    我很好!

    某种错觉,仿佛小皇子轻启红唇,用盛唐的音韵吐出这三个字,从耳膜从手心从膝盖传递到秦北洋的五脏六肺……他不敢呼吸,害怕口中呼出的热气与湿气,改变棺椁内冰凉干燥的环境,让唐朝小皇子的尸身瞬间变质——原本饱满紧致的少年皮肤会起满褶子,嘴唇如耄耋老人收缩乃至剥落。从前盗墓贼打开保存完好的棺椁,不是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儿,墓主人从栩栩如生到化为腐朽不过顷刻间。

    身处一千二百年前的棺椁之中,像在北极冰海深处憋气潜水,秦北洋的肺叶快要爆炸了!

    告辞!

    小皇子殿下,你必定很想回到白鹿原,回到唐朝地宫之中,与镇墓兽九色永远在一起,共享万年之安宁。但这一日,绝不在如今之乱世!二十世纪,任何陵墓,哪怕秦始皇与武则天的陵寝,都未必能逃脱诺贝尔发明的炸药、全副武装的工程兵,西洋与东洋的列强,甚至挖掘机与推土机的魔掌……不能让小皇子殿下再遭受第二次磨难甚至羞辱。

    唯有在这太白山顶,人迹罕至的天上墓穴,秦始皇地宫的复制品,银行保险箱般的黄肠题凑之中才是安全的。敬请小皇子殿下避祸于高山,犹如建文帝避难于海岛,暂且将此作为行宫,耐心等候数年。

    “皇天后土在上,秦北洋立此存照——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舍生忘死,驱逐外侮,复兴中华。待到天下太平,四海晏然,百姓安居乐业,再无窃国窃民之大盗横行,地下古人皆可高枕无忧,我定会送你还家乡!”

    肺叶中最后一口气耗尽时,秦北洋退出棺椁,坐倒在黄心柏木枋头间喘息,仿佛刚从深海底浮出水面,等着进入高压氧舱减压。

    九色把脑袋凑过来,琉璃色的眼眶中有些浑浊。秦北洋搂着赤色鬃毛说:“去吧!你的主人在等着你!”

    小镇墓兽收起鹿角与鳞甲,变成柔软的猎犬身体,钻入棺椁——这是属于他俩的秘密,九色与小皇子的两人世界。

    秦北洋的后脑勺靠着唐朝棺椁的木板,竟有一种家的感觉!自从九岁离开天津,进入地宫颠沛流离,他已不知道家为何物?但在小皇子的棺椁前,黄肠题凑环绕之中,心里分外舒服,甚至不肯离去。

    他不可抗拒地躺下,迷迷糊糊睡着了……

    九色出来了,它用脑袋将秦北洋拱醒。小镇墓兽放射琉璃色目光,有些哀伤,也有些感激,感激秦北洋给自己与主人久别重逢的机会。

    秦北洋忍不住,人与兽抱头痛哭,一千二百年的悲戚……“九色啊九色,早晚有一天,我会送你们回家的!”

    钻出黄肠题凑棺椁,阿幽仍在等待他俩,给了一个灿烂的笑:“嘿!哥哥,我还以为你睡在棺材里了呢!”

    秦北洋尴尬地皱起眉头:“阿幽妹妹,你都会开玩笑了。”

    “因为哥哥在我身边啊。从前不开心的事,一件件都会慢慢淡忘,剩下的就是跟哥哥在一起的时光了。”

    “在一起的时光?”

    阿幽牵住他的手说:“小皇子没有腐烂的尸身中,藏着打开乾陵的秘密。但是,谁都不知道如何打开这个秘密?也许,哥哥,你才是这把钥匙的钥匙,还有九色哦!”

    她也搂着九色的鬃毛,小镇墓兽却厌恶地走开了。

    秦北洋点评一句:“它不愿被当作一把钥匙。”

    “哥哥,乱世之中,身不由己,你我谁都逃不了!”

    二人一兽,穿过镇墓兽大角斗场,经过绵长的甬道,终于回到太白山顶的西峰之上。

    后半夜,月光清冽,阿幽面朝狂野的山风说:“哥哥!我可以说出我的心愿了吗?”

    “嗯,君子一诺千金,尽管说吧!”

    “我想嫁给你!”

    阿幽瞪着一双乌幽幽的大眼睛,像个布偶娃娃,仿佛在十二年前的光绪地宫。

    “妹妹……你说什么?”

    “哥哥,阿幽的心愿是——嫁给你。”

    秦北洋站立不稳,差点从悬崖掉下去:“你这唱的是哪出戏啊……”

    “阿幽没有唱戏,阿幽也没有阴谋诡计,这是阿幽掏心窝子的话——我要做你的女人。”

    “这个……哎呀……你从何时起有了这念头?”

    “六岁。”阿幽让秦北洋无处可退,背后是万丈深渊,“当你从老太监手里救了我。否则,我就要给光绪帝殉葬,变成千年不腐的童男童女。那一夜,我已暗暗打定主意,长大后必要嫁给你。”

    “冤家。”秦北洋叹出一口气,低头撞上九色的琉璃色目光,仿佛欧阳安娜的双眼,“你也是冤家。”

    阿幽拽着他离开危险的悬崖,回到绿草芬芳的山顶高原,双手从背后环抱秦北洋,下巴磕在他肩上:“哥!你答应过我的,无论我提出任何请求,你都会无条件地满足。”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秦北洋绝不抵赖!”

    “那就好!你也见过棺椁了,还进去摸了他的真身,心满意足了吧?为何不能满足阿幽的心愿呢?你可不要做言而无信的男人。”

    “可……”秦北洋的嘴唇皮在发抖,“阿幽,你可要想清楚了!我秦北洋在地宫里出生的那天起,就克死了亲娘,九岁又克死了养父母,注定要孤苦伶仃,天煞孤星,任何人跟我在一起,都会遭遇厄运,不是死于非命,就是生不如死。”

    “不对,哥哥,这只是你的借口。你还在想着安娜姐姐?”

    秦北洋闭上双眼:“我对安娜已无所想,都是过去的事了。”

    “安娜已是齐远山的媳妇,还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哥哥你早该知道了吧?”

    “不错!”秦北洋鼻头酸涩,必须换个话题,“两年前,我身患绝症,华佗再世,扁鹊重生,也无法治愈顽疾。若非我接连不断深入古墓,呼吸吐纳幽冥世界的气场,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但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癌细胞从未真正消失,只要我脱离古墓,早晚必死无疑。”

    阿幽伸手抓住他鼓鼓的胸大肌:“我不在乎。”

    “身体健康的小伙子有的是,你不在乎嫁给一个活死人?”

    “你若今夜死,我从明日起为你守节!”

    她斩钉截铁地回答,秦北洋张口结舌不知如何是好?太平天国并不讲究寡妇守节,但他相信阿幽真做的出这种事儿!

    事已至此,别无选择,既是男人的“信”,也是他的“命”。

    “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仰望太白山上的月亮,秦北洋抓了抓九色的鬃毛,盯着她乌幽幽的双眼,“阿幽妹妹,我答应你,我们做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