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情商低
    云扬也不是老被虐,虽然他短期内已经注定拿计灵犀无法,但对别人还是可以的,被打的实在太难受了,他也会找软的打回来滴。

    首先是冬天冷等四个人加上他们所有护卫,并肩子联袂一起上围殴云扬,可这阵容就只是打了一天,这四个人就齐齐挂起免了战牌,躺床上装死不起来了。

    “受不了这虐!”

    对于云扬所谓的“将来你等都是要跟我做大事业的人,怎么能如此惫懒?起来!”的说法云云,四大公子直接嗤之以鼻,全然的不予理会。

    “我们从来都没有这么大的志向!从一开始就是对在这世上混吃等死最为感兴趣!能够高高兴兴舒舒服服的还能升级,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最大追求极限……”

    “纨绔?纨绔有什么不好?”

    “环顾当世纨绔,除了老大您之外,还有谁敢说能够跟我们四人比肩,我们知足了,知足者常乐!”

    “老大,求求您饶了我们吧……我们实在不是那块巅峰的料子啊……”

    面对四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告,外加职业装死的德行,云扬也是一时无语,无可奈何。面对这么不求上进的家伙,云扬纵使有千条妙计,也是无从着力。

    “难道你们说跟随我做一番事业都是吹牛的不成?”

    “我们是想做一番事业,但那是有先决条件的……辛苦程度至少得在我们能够负荷的范畴之内,铁骨关这把就已经把我们的志气义气精神气全部都耗光了,之后的事业……得建立在完全不辛苦,若是还能够舒舒服服的才最好呢。”

    “对啊,要是既能舒舒服服让人羡慕,还能顺手完成一番让人仰望的大事业,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面对这种论调,云扬忍了好几忍才忍住了想要杀人的冲动。

    其实四个人还有一句话没敢直说:我们就算有必要练功成为强者,可以循序渐进,不求一口吃个胖子,更谢绝受虐,大哥您的实力比我们高出来那么多,美其名曰找我们切磋实则根本是为了发泄郁闷,当谁不知道啊,真以为我们傻啊?!

    你天天被人揍,貌似上瘾了,天天不歇,可是我们没有这种瘾头子。

    再说了……你那可是被美人打,我们……却是被你打!

    我们不是受虐狂,肯定不会再当你的发泄对象!

    几个家伙这一不配合,云扬登时就没有了合适的宣泄渠道,无奈之下转而开始调教灵兽,于是乎五头白白瞬时沦为受气包,倒足了大霉。

    “你的猴呢?”云扬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将计灵犀问得愣了一下。

    计灵犀的爱宠千幻灵猴乃是实打实的八品玄兽,位阶仅比吞天豹略低,然而千幻灵猴乃是天地灵种,其进阶几率却要高于吞天兽,若是两者处于同一阶位,则前者威能还要更甚一筹,尤其千幻灵猴之特异天赋具有化身万相之能,端的神奇至极。

    “我没告诉你吗?”计灵犀道:“我派猴儿出去找点东西去了。这种东西,只有猴儿能找到。”

    “找东西?找什么东西?”云扬皱起眉头。

    “嗯,是天颜草啦……咳咳,就是酒中逸品猴儿酒的主要材料之一……”计灵犀言辞闪烁,后续的补充解释明显就是欲盖弥彰。

    “天颜草……”云扬呵呵怪笑两声。

    计灵犀恼羞成怒:“你笑什么?身子又痒痒了?”

    “没什么没什么。”云扬很识相地闭住了嘴。

    天颜草,到底是不是猴儿酒的主要材料,这个云扬还不知道;但啊却知道这天颜草的另一功效,就是可以洗去外力加注在面容上的易容药物!

    很显然,计灵犀这样想要消掉自己给她涂上去的哪一层药膏。

    当日之所以要以那药膏易容,主因乃是因为来自雷动天的威胁,然而以计灵犀现如今的修为实力而论,对付雷动天只怕就跟玩似得也差不多,随便挥挥手就能将其拍死,自然再无须顾忌,那易容药膏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那药膏有效时限将至,顶多再有几个月也就消失了,何必浪费功夫找寻天颜草呢。”云扬的情商实在太低,径自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计灵犀登时雷霆震怒,又跟云扬切磋了一顿。

    一旁的上官灵秀则是直接笑坏了,她现在算是彻底感受到云扬这家伙真真是不懂女儿心事,这情商低得令人发指,简直丧心病狂。

    计灵犀分明就是想要早点恢复本来面目,而恢复本来面貌干啥?

    俗话说得好,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计灵犀想要早些恢复花容月貌,自然是要给云扬看的。但这家伙不知道领情不说,居然还将人家的女儿心事当众挑破了,岂不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你不挨揍……谁挨揍?”上官灵秀对此表示很欢乐。

    而今天云扬似乎是认定了一件事: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你的那头小狼呢?”

    计灵犀脸色登时一黑,眼圈更是直接就红了:“上次……被那雷动天打死了……”

    云扬闻言也是脸色一黑。

    再闻雷动天这个名字,云扬也是唉声叹气连连。

    我特么巴巴的等着你送资源,送药材,送丹药,送伤药来呢,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消失了?说好的来报仇嗯?

    自从上次从这里离开,结果是一鸟干了个兔子,跑没影了……

    “难道是死在半路上了不成?”云扬嘀咕。

    ……

    相比较起天唐城的风平浪静,波澜不兴,江湖上的大浪,正值方兴未艾。

    从天唐城开始,一路延伸往江湖各处,又是数万里方圆的追来杀去。

    两张宝图被云扬扔出去的时候,卷成了一团,是以在这段时间里,不管落到谁的手里,都是完整的在一起——没有人傻到得到之后再将之分开。

    而这短短的时间里,这打包的两份秘图已经易手了数十次。

    一路走来,沿途无数山峰被打得稀烂。

    无数的江湖人,参与到了这一场争夺战之中,漫漫人潮,从南打到北,再从北打到南;直接就是打疯了。

    森罗十王秘密潜行在江湖之中,跟随着人潮奔来跑去,近距离掌握秘图走向,了解第一线情报,